【自嘲殺人兇手】何志恩深水埗賣咖啡兼搞環保時裝 助基層就業

更新時間 (HKT): 2020.04.27 06:00

深水埗貧窮人口一直高居不下,不過這舊區因一間綠色懷舊旋轉樓梯咖啡店成為不少文青在社交平台的打卡熱點,原來這間是時裝平台PHVLO HATCH與本地咖啡店Colour Brown聯乘店,主持人是香港本地著名設計師何志恩(Johanna Ho),這座樓高三層的舊建築物更是她近年時裝轉營的總部,除了地下樓層的咖啡店,二樓及三樓是她新時裝品牌的工作坊及文化項目的展覽場地。

提到Johanna,她是千禧世代揚名亞洲的香港時裝設計師,生於香港,在英國時裝名府Central Saint Martins畢業回流,出道獲日本公司注資在當地開舖,曾在日本有11間以她名字開的時裝店,當中包括六本木山、表參道等甲級地段,正如她自己所言,可以用「快樂美滿」、「我可以死得」來形容當時的階段。到2011年,她結束與日本投資者的合作關係,加上碰上當地海嘯災難,才將基地搬回香港,作品賣到本地連卡佛、英國倫敦的Selfridges、美國紐約的Barneys等,亦有不錯的發展,她自言上帝為她安排了更好的下一步。

數年前,她忽然間再遇上了一個時裝「覺醒」,再改變她的時裝路,皆因當時與日本同事閒談時得知時裝賣不到的終點站是焚化爐,她頓覺自己是「殺人兇手」:「嗰一下對我有所改變,做咗時裝咁耐,好多嘢唔係直接或間接影響到我哋成個世界運作同氣候變化,加上自己有兩個女,就決定向環保方面睇。」Johanna希望可以用環保及可持續的角度重整她的時裝路,就毅然結束了她自家的時裝品牌,她表示:「就算做Johanna Ho環保brand都好唔make sense,成日覺得做環保,你就唔好賣衫,成個industry好有問題,以前係兩季,跟住變四季,而家變六季,跟住加couture,個節奏係唞唔到氣,每個月都要迫啲嘢出嚟,為咩呢?為錢?又唔係好搵到錢,又喺度燒緊銀紙,除咗燒緊銀紙,又燒緊衫,好唔對路,返到英國同好多環保戰士傾咗好耐偈。嗰時都諗住唔做自己brand,唔係狠心,好多人問我係唔係唔開心?可能係唔開心10秒,之後覺得膊頭如釋重負。」

在香港講環保時裝,Johanna自言是被人當發噏風,於是她返回英國母校取經,與老師及舊同學聯絡起來,最後就合作搞了一個以環保物料為素材的時裝比賽,之後更成功為獲獎的西班牙設計組合的作品投產,再配對到去連卡佛賣,獲得不錯的銷售成績,加強她轉營到現在以一個一站式時裝品牌平台業務的信心。Johanna現在有自家的新品牌PHVLO,有與Gore-Tex、林俊傑等合作聯乘系列、有為其他品牌進行生產,亦有用她多年在時裝行業的脈絡,提供中介式的服務:「我成日想西方同香港串埋一齊,香港遺失係競爭力,我哋團隊係老練嘅,有70幾歲老師傅,有designer、用我哋經驗帶返有競爭力。我哋mainly係做craft、精緻啲同couture啲嘅嘢。而家年輕人畫圖案就掟去深圳生產,但件事點做?個袖點做已經係lost in translation,所以我哋有自己一個辦房,自己亦可以係以一個designer同對市場有經驗嘅人同人交流,攞個平衡,有少少湊仔,有少少做埋agent。」

以前,她的時裝總部在日本,現在她揀了深水埗為工作基地,她笑言此區對時裝人來說不是一個赤貧區,因區內有不少時裝布料及原材料店舖,她笑言此區對她及外國時裝人是一個Aladdin’s cave,加上她機緣巧合地識到一個支持本地創作的業主,就以一個好完美的租金租下這樓高3層的工作坊,以「香港故事」為出發點,如樓下就與本地咖啡烘焙師合作的café,樓上就是她的時裝工作坊,她表示:「我係香港出世外國大,但我有一個心點樣想幫返香港,同炫耀返香港,我自己由一個香港品牌開始,好感恩去到日本有人欣賞我,想做啲嘢,點去幫佢呢一代,下一代繼續落去係點,係一個ripple effect,唔係話拯救地球。」

Johanna自言她的工作坊係正正式式的生意,亦不是一個慈善機構,不過她想用自己的時裝專長為這區的基層出一點力,如聘請失業的車衣女工:「佢哋以前喺香港嘅廠房已經閂咗,搬咗去內地,好多無咗份工,迫住去做麥記、捧餐,流失咗一技之長無得用,我mainly係請兩個full time,接到定單就會請啲part time,去唔同區社區中心同青年中心搵呢啲姐姐,亦會搵啲青少年做學徒,佢哋嚟自基層,或者對呢個社會脫咗節或迷失方向,畀個機會佢哋嚟實習,原來fashion係咁,佢哋有機會接觸到,好似一個訓練營。」

去年,Johanna就與孤兒院合作開班教做環保時裝,對象是一班11至16歲的青少年,她搵了曾合作過的adidas拎了一批舊衫給學員教她們剪裁,疫情過後亦會搞一些裁剪班,會預留免費名額給她們,她更分享之前的開班經驗:「有一個16歲女仔,原本好靜,因朋友鍾意動漫,佢會幫朋友設計啲衫畀佢,聽到好開心,唔係做designer都可以做唔同嘅嘢,好多出路,呢個係正正想做嘅,做設計、做時裝可以有好多方面去睇,唔係淨係做brand。我個人好樂觀,中國人有一句說話,危機危機,即係機會,用住slow down時間去籌備,去準備雨過天晴,湊一啲新嘅人做好啲準備,去迎接新社會來臨。」

-----------------------------

娛聞樂陪你走遍全球追星,即Like「娛果」FB 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