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影留情】「寫畫佬」鄭偉強見證戲院大時代:50幾年來我賺到3「憶」

更新時間 (HKT): 2020.05.23 00:30

座落北角英皇道60多年的皇都戲院,前身為1952年開幕的璇宮戲院,雖被評為香港一級歷史建築,是現存戰後最古老戲院建築,但也逃不過時代變遷面臨清拆,只能存留在香港人的回憶中。

70歲的鄭偉強(阿鄭),1965年入行做戲院美術廣告,即行內人所稱的「寫畫佬」,作品曾高掛皇都戲院,這天阿鄭應《蘋果》之約重回皇都話當年,畫電影廣告畫畫足20多年的他,80年代尾仍有為德寶院線做戲院廣告,直至1990年退出,見證過香港戲院行業最輝煌年代。

「50幾年前嘅事,我賺到3憶:回憶、思憶、追憶!」阿鄭風趣地說。

阿鄭從小喜歡畫畫,15歲那年看到招聘美術學徒廣告,於是前往拜師學藝。「70蚊一個月,唔包伙食,當時師傅(張金戈)做緊百老匯戲院(現旺角滙豐大廈)、明星戲院(現為荔聯大廈)、仙樂戲院(現為新寶大廈)同華都戲院(現華都中心),我一入行喺呢4間戲院做先,叫做戲院美術廣告,行內叫寫畫佬。咁係分開兩種,本身戲院嗰啲叫美術部,畫紙嘅人像,另外外牆掛嗰啲木板,一般係電影公司畀錢,另外搵人做,係外判嘅;西片就由美國印過嚟,因為香港以前冇咁大印刷機印到呢啲海報,彩色亦好少,多數黑白,所以只有荷李活西片先至印到過嚟逐張駁,香港冇呢個技術,所以我哋要畫咗一塊塊拼上去。攞相片或者海報,打格仔,假設相片每一格係1分或者2分,我哋畫喺板度1呎或者2呎,放大10倍、20倍,先打咗稿,然之後上色。」

究竟「寫畫佬」跟阮大勇這類「海報師」如何分工?

阿鄭道:「海報有兩個做法,一種係電影公司搵設計師設計海報,例如阮大勇同以前邵氏美術部嘅黃金巴,佢哋設計咗海報之後,放大咗掛外牆就係我哋做。掛上去係判畀人做,一種係搽漿糊外牆,黐上去,一種係用竹棚或者鐵架,一塊塊掛上去,嗰啲叫戲院廣告大牌;一般戲院都有鐵架,但如果臨時要加大宣傳,個鐵架唔足以負荷,就另外加竹棚擴大啲,我記得我做李翰祥套《西施》,成個倫敦戲院由頭到轉彎搭晒竹棚,做晒啲戰車馬車,連埋大堂啲柱都做埋decoration。戰車同馬車都係半立體。」

雖然已是半世紀前封塵往事,但阿鄭對每一個工序都依然記得清清楚楚,包括初入行用粉彩畫在帆布釘落木架,然後掛在戲院騎樓底,落畫後將帆布以清水洗完再畫,相當環保。

阿鄭說,一般掛戲院外牆的廣告畫,由多幅4乘6呎畫組成,最少12幅,最多去到60幅,60、70年代每幅價錢由12蚊到50蚊不等,即一張廣告畫最平百多元去到最貴數千元。「嗰時掛幅畫都係2蚊塊,掛上去連拆落嚟都係2蚊,但最少12塊,因為太細睇唔到冇意思,我印象中最大掛畫係新蒲崗麗宮戲院,佢打橫最闊,因為佢係香港最大戲院。」

要多久完成最大60幅戲院廣告畫?

「3日,因為唔係一個人,我哋有畫畫、寫字、油色,大概3至4個人做,我就乜都做過。我哋攞月薪,通常戲院一個禮拜一套戲,啲戲收得就兩個禮拜,咁我哋就唔使返工,如果勁嗰啲3個禮拜,咁就發達啦!《時光倒流70年》做成大半年,真係唔使返工都有糧出,但如果畫期短唔收得,馬上即刻抽調返工,通宵都要做。」

80年代是香港電影黃金歲月,戲院最輝煌年代,也是寫畫佬最忙、最賺錢的年代,整個行業逾百人,除戲院廣告外,每年中秋商廈外牆的大型月餅廣告,更是寫畫佬們最賺錢外快。

「好似我咁,我最高峯做4間戲院美術部主任,做過恆星戲院(現無限極廣場)、香港大舞台(現合和中心)、明星、仙樂啲戲院做到拆,而電影公司判畀出邊做嗰啲,香港大概有4間最大,係專做廣告畫。」那些年,阿鄭又正職又幫外判,做到冇停手,歷年產量數以千計,畫過《鐵金剛橫掃皇家賭船》、《猛龍過江》和《七彩難兄難弟》等等,港九新界甚至離島戲院也有阿鄭的畫作。

哪一類型電影廣告最難畫?阿鄭笑說:「冇最難畫,有最易畫,最易畫西人,因為西人輪廓同筆觸可以豪放啲、快啲,如果中國演員始終面滑溜溜啲,要嘥啲工夫,同埋觀眾個認知度太高,所以我哋鍾意畫鬼佬。」

寫畫佬生涯中,豈少得畫三級片!

「有!大華戲院我畫過《十命奇冤》,日本恐怖片,我喺外牆紮咗個公仔,20呎高,啲頭髮我搵黑冷嚟做,掛咗之後我畀人拉去差館,對面有間酒店對到正一正,而家永安百貨公司個位,嗰間酒店報警,拉咗我去油麻地差館,話太恐怖,要拆落嚟,經過嗰次之後,香港影視處嗰啲廣告都要censor。」

問到歷年最滿意作品,阿鄭搖頭說:「其實冇,因為每個禮拜每日咁做,我做咗幾十年,無數嘅片做過,你根本冇呢個印象,只係錢多錢少,所以我最記得係李翰祥套《西施》最多錢,係邵氏幾倍。仲有倫敦戲院上映嘅《聊齋誌異續集》最有印象,因為我有份掛上去。」

跟皇都一街之隔的國都廣場,前身是國都戲院,1965年開業,直至1995年結業。曾幾何時,戲院幾乎多過便利店——「總有一間喺左近」。

阿鄭解釋箇中原因:「電視未普及之前,香港人嘅娛樂靠睇戲,1967年無綫開台之後,到1972年轉彩色先至蓬勃,以前唔係個個屋企有電視機,同埋以前冷氣唔普及嘅時候,睇戲係享受冷氣,雙重享受。因為有戲院緣故,導致人流多咗,養活好多小販同商店。」

阿鄭還告訴記者,當年戲院有許多不成文規矩,例如戲院外擺賣的流動小販攤檔,要暗地課金給戲院當交租,電影公司要在戲院掛廣告,也得「識做」;另外,戲院又會在其中一日播舊片,將當天收入作為員工下欄,阿鄭說:「我記得最多係《江山美人》,邵氏揀一日畀你播,唔分賬,收入除咗支出之外就分畀夥計,叫做『夥計畫』;另外夥計收入就係炒戲票啦,有啲夥計攞啲票出去賣,炒黃牛。」可見當年戲院業相當「好世界」。

「80年代做到冇到停手,係我哋最好搵嘅時候,我喺TVB、喺亞視做,仲有秘撈,做緊德寶院線,佢哋每一期有5、6間戲院畀我做,90年我仲做緊。不過,我85、86年左右只係做設計,設計完就交畀人做。而家呢行冇得做㗎啦,因為而家係迷你戲院,冇廣告位,就算有廣告位,而家電腦放出嚟就得,唔使畫。」

望住眼前皇都,阿鄭清楚記得廣告畫曾高高掛在外牆。「我唔記得係藝霞定梅花歌舞團喺度做,嗰時我喺度掛過畫。」皇都戲院大廈被新世界發展收購,整座戲院面臨清拆,阿鄭覺得十分可惜:「呢個係香港歷史建築,應該保留嘅,不過佢個位置咁靚,發展商要發展,都冇辦法。」

後記:

鄭偉強不只是「寫畫佬」,更是超級「秘撈王」,早在60年代開始已歌影視四圍插旗,包括為粵語長片《黃飛鴻》系列寫字幕,阿鄭說:「《黃飛鴻》嗰體字叫『石門頌』,一種字體,冇乜人寫,我入TVB第一份工都係寫字幕,嗰時我寫《民間傳奇》、《朱門怨》。」

年輕時特別好學,阿鄭學滿師後即到香港工業專門學院(理工大學前身)修讀廣告設計,導師陳兆堂正是無綫前總經理陳慶祥胞兄,70年代阿鄭便是獲陳兆堂推薦加盟無綫,由寫字幕做到美術部主管。阿鄭在無綫打工期間,仍繼續「寫畫佬」工作,甚至為許冠傑、鄧麗君、張國榮、梅艷芳等無數天王巨星個唱擔任舞台設計,1993年阿鄭更獲日本邀請出席國際舞台美術展,向日本人展示香港舞台魅力。

阿鄭過去數十年游走亞視、大陸、台灣做製作人,擔任過《康熙來了》總監,2010年尾重返無綫,至去年退休前任職無綫集團行政總裁助理,亦即李寶安左右手。還有鄧麗君、邵逸夫及太太方逸華的追思會,都是阿鄭設計佈置,就因為當年工作狂沒時間陪伴家人,年屆70歲的阿鄭,如今正好向家人彌補,趁退休後好好享受人生和家庭樂。

娛聞樂陪你走遍全球追星,即Like「娛果」FB 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