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審查】影意志崔允信嘆黃片乏戲院問津 《十年》成分水嶺

更新時間 (HKT): 2020.07.03 00:30

崔允信學院派導演出身,為影意志機構擔任藝術總監,為行內認識的自然是發行過《地厚天高》、《佔領立法會》、《亂世備忘》、《理大圍城》、《分域大道》等被視為離經叛道的紀錄片。公司座落石硤尾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內有不少不同類型的文宣,崔允信笑笑口話︰「以前富德樓仲多。」

很多人視崔允信為「禁片」白武士,早前他在辦公室接受《蘋果》訪問,講到為發行電影找戲院上映的過程,恍如一場《解碼遊戲》。當中他講了一段跟戲商朋友的有趣對答,院商友人話:「你啲戲一多人睇一揚咗,咁就大件事啦。但係如果冇人睇,冇人知,又放嚟做乜呢?」崔允信笑笑口話︰「你又唔可以話佢錯晒,一向有邀請院商嚟睇試片,佢哋部份有嚟嘅,好似《地厚天高》咁,佢哋都有去張poster影相打卡,其實有啲導演幕後都睇咗,不過唔出得聲。不過講到上映,你都知個答案。」

最新鮮滾熱辣是早前透過中間人找戲院放映《理大圍城》等片,結果自不待言,崔允信一副習以為常的表情︰「噚日覆咗,好多都直接話唔得。佢哋全部知呢套戲,呢個係開心地方。有一兩間係考慮過推,最後全部都唔得。」這個情況由2015年《十年》上映,到此片贏得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電影後,變得更加嚴峻,自我審查達到史無前例,他分享了當年的怪現象︰「《十年》個數咁好,都只係每次由一間戲院轉去另一間戲院,一條院線做完到另一條,頂櫳加兩三間,以一個商業社會,一收得應該好多間院去做,一路都冇。直到贏埋金像獎,好多老闆出聲,之後都冇上返,只係自發搞咗個全港社區放映,完結件事,嗰次都幾明確,戲院好小心。你睇返今年合拍片《少年的你》一贏咗金像獎就喺戲院上返重映。」

崔允信反駁有指紀錄片的質素參差,他話以目前的科技只要稍作後期加工,已經可以適合在戲院放映。其實由2016年陳梓桓套《亂世備忘》開始,已經很難找戲院放映,最叻一趟是找到筲箕灣一間獨立戲院放過幾場,2017年《地厚天高》亦試過在馬鞍山戲院租場,去到後期已經連租場都不成功。到2018年的情況是所有戲院都拒絕,他笑笑口話︰「好多時套戲明明係得嘅,都冇戲院肯做。所以去到《理大圍城》、《佔領立法會》我哋唔想人難做,都係託一啲相熟發行商問吓就算。」崔允信自言明知結果,其實是想觀眾知道情況,願意多花時間同精神,去一些偏遠但肯放映這類電影的地方去欣賞,多過指摘戲院商自我審查︰「唔難理解,香港搞戲院嗰批,喺國內全部都有戲院,有啲又投資電影,就算放映經理想幫我都好,佢知道上頭一定唔肯。」

目前打壓未算赤裸,始終送檢沒有問題,只是戲院自我審查,放映空間越來越細。崔允信表明影意志作為藝發局資助機構,各類型電影都會發行放映,只不過他想講一件事實︰「戲院放映《紅海行動》、《建國大業》唔一定等同愛國。正如做《地厚天高》、《理大圍城》,只係作為獨立電影,就係要做一啲主流以外電影,所以都係好正常。」

後記︰跟崔允信的訪問早在「港版國安法」通過前進行,到惡法通過後再跟他聯絡,面對「變本加厲」的自閹,他的回應卻是雲淡風清︰「商業戲院一路都唔做,已經冇得變本加厲。《地厚天高》已經係咁,戲院連包場都唔敢接。」他認為社區放映未嘗不是一條出路,會積極開拓。他又反問作為促進電影工業發展的電影發展局又或者立法會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功能組別的馬逢國議員︰「係咪需要講吓嘢?雖然對佢哋冇期望。」

娛聞樂陪你走遍全球追星,即Like「娛果」FB 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