棟篤笑玩隱喻 國安立法如進鬼屋 
林日曦不放棄:願頭獎,歸香港

更新時間 (HKT): 2020.07.04 02:20

林日曦去年12月首度舉行棟篤笑後,上月尾他忽然宣佈由前晚開始,於九展舉行合共13場「細聲講:半厭世」,由公佈到舉行前後只有十多日,也是限聚令下首個重開的演出,場內只可以坐一半觀眾,合共只有1,500人。今次是港版國安法實施後舉行的首個talk騷,全晚內容共有8個重點。相對去年加入反修例運動中示威者的抗爭片段,朗讀一封「給林鄭的感謝信」暗寸因她令市民團結一致反對政府的荒謬管治等,前晚林日曦放棄明刀明槍,改玩隱喻嘲實施國安法令香港變成一間鬼屋,但他卻不言棄借用六合彩來祝願港人:「願頭獎,歸香港!」

【六合彩篇】望見希望

林日曦以六合彩比喻抗爭,笑言香港人很奇怪:「你哋係從來都冇放棄過買六合彩……49個號碼,你要揀6個出嚟,6個都中晒,你知唔知個機率係幾多,係1,400萬分之一。你出街被鱷魚咬死嘅機率係300萬分之一,即係話你要中六合彩頭獎,仲難過你出街畀鱷魚咬死。但點解大家都期期買?因為『買個希望吖嘛!』,但你從來都冇聽過買六合彩買到有無力感,買個希望嘛,學乜人有無力感啊?買六合彩時每個人都係馬丁路德金嚟,I have a dream,要中六合彩,下次再買到有無力感,你要記住呢句說話,唔係睇見希望先去買,而係買咗六合彩先見到希望,願頭獎,歸香港。」

【口罩篇】交收贖金

今年初因武肺疫情,全球一度瘋狂搶口罩,林日曦指家中有十多人,「做仔嘅」要幫家人四處撲:「邊個累到我哋咁有孝心,咪就係政府同食蝙蝠嗰個人同埋譚得塞(讀成菜)塞囉,我係咁叫佢,叫佢譚詠麟都得。」林日曦又描述在日本撲口罩的情況,最後撲到兩盒寄回香港,但因怕被人偷去,故只在包裝上寫着很細的「mask」,但結果他回港後口罩仍未寄到。他又形容跟母親交收口罩時,情節如綁架交收贖金。

【隔離篇】鏟頭變型

林日曦早前曾因疫情在家隔離,他在台上分享在家時所拍的相片,包括如用Zoom跟同事開會、自己炮製的晚餐、網上看YouTube、開YouTube channel;但同事cap圖時竟同時cap了「藍絲」華記,他即笑言要追究同事。最後還有林日曦為自己剪skin head的自拍照,他謂因見元斌的skin head靚仔相,故決定一剃。其實他之前已說過剃skin head,網民一直求相但不成功。

【嫲嫲篇】心要乾淨

林日曦回想小時候與嫲嫲相處點滴,他指當時性格反叛,跟嫲嫲關係很差,覺得她又執紙皮又愛乾淨,抹枱時竟然抹埋枱底,感到相當奇怪,直至有天嫲嫲暈低入院,他才會日日到醫院探病跟她說話,後來嫲嫲離世,也是他首次近距離接觸死亡。近日因疫情關係,林日曦自言潔癖越來越嚴重,甚至覺得整個世界都好污糟,他抹枱時,心血來潮開始抹枱底。此時今年金像獎得最佳女配角的區嘉雯,扮演嫲嫲出場說:「知枱底會發霉咩,唔好以為冇人見到就唔理,呢世界好多嘢好污糟,好易搞到樣樣嘢都污糟晒,越見唔到嘅地方越要乾淨,唔止枱底。」區嘉雯此時指着心再說:「睇嘢要睇埋裏面 所以要抹乾淨埋呢度 。」

【鬼屋篇】點都要行

自言很怕死的林日曦幾年前去醫院做身體檢查,醫生忽然指他腎部有陰影,要買plan再做檢查,他稱要出走廊考慮:「其實我係好驚,唔想面對,嗰刻令我諗返去富士急嘅鬼屋時,見有兩個日本學生妹嚇到震晒企喺度唔行,只係咁話:『chotto matte』(等一等),十足我喺醫院咁,企喺度驚,亦似某部份香港人,check到有個陰影,唔知點行落去。其實一個人行咗入鬼屋,想唔好再驚,得兩個方法,一係行落去,一係即刻走,最無補於事嘅,就係企喺度驚。至於香港呢間鬼屋,你係想行落去,定係即刻走?」他還改編王菲的《容易受傷的女人》成為《容易腎虧的男人》即場演唱。

【父母篇】關係好轉

林日曦母親早前離世,他前晚提及自己和父親同樣傷心,但如果以「防禦性悲觀性樂觀性宏觀」去看待母親離世,結果又得出正面訊息:「睇得到我同老竇嘅關係有微妙變化,佢fb仲add咗我,隔咗七年先accept我。以前我忙嘅時候,幾個月都唔見,但𠵱家日日見,以前老竇食大家樂,我𠵱家同佢去食大渣哥。今日佢都有嚟九展睇綵排,笑得好開心,不過大部份時間都瞓咗。」

【熱血動漫篇】偷偷飲水

林日曦指卡通片《足球小將》的「戴志偉」是他偶像,因他每集都向龍門跑,正如人生向目標跑,他邊跑邊說:「好多熱血動漫都唔飲水。有一次我再睇時去飲水,結果諗通,『戴志偉』係趁廣告時段去偷偷飲水。」他指每一場夢想皆是漫長,因此要不停跑不停飲水:「你哋有冇睇《蜘蛛俠》,佢有句話『with great power, comes great water』,中文即係能力越大飲水越快,戴口罩飲唔到水?董建華都係咁啦。」

【黑社會篇】罐頭笑聲

林日曦稱中學時入讀band 3學校,若要安然無恙便要扮黑社會嘅「黑面」,在校中他結識了疑似黑社會的肥獅、矮榮及金毛,三人經常講爛gag搞笑,令他明白為何日本節目一定要加罐頭笑聲:「一聽就不其然會笑,笑可以傳染,可能受到三條友影響,無時無刻想身邊人笑,《100毛》都係想香港人點都笑吓,可以笑的話不會哭,大力笑先可以大力嬲。」他曾想過網上開騷,但會因此不能聽到現場觀眾送給他的「罐頭笑聲」。

娛聞樂陪你走遍全球追星,即Like「娛果」FB 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