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名人時尚】 女權先行者

更新時間 (HKT): 2020.08.07 02:00

近日一場黑白照Challenge 引來不少爭議聲音,不少人質疑一幀幀的黑白相,帶來的依舊都只是一連場虛擬的空談,對於女性所面對的困難和險境均未見實質的行動。人天生就有力量去影響別人,時裝界有很多女性用行動代替attention。由上世紀到21世紀,女性利用破格的思維滲入設計之中,利用智慧影響社會,憑藉創作證明自己的價值和存在意義,她們用自己的人生故事寫下女性主義的篇章。

女性代表創造

在社會還是由男性主導的時候,女性稍為有點不同,就會定義為烈女,上一個世紀的時裝設計師Elsa Schiaparelli、Grabielle Chanel在未有甚麼所謂女性主意、女權意識的時候,她們早已做跟當今女權態度共通的事情,兩個都沒有刻意標韱自己是女權與否,她們的創作和事迹就算過了成百年都為女性主意所推祟,只因二人夠前瞻性,用行動去展現何謂女性力量,這都是今時今日的女性要學習的好榜樣。

Elsa Schiaparelli出身自上流社會一個識份子的家庭,在1910年代,試過以絕食來反抗父母,後來離家出走大膽閃婚,雖然還是離婚收場,要獨力苦養女兒,但她勇於面對一切命運的安排,後來更得到高訂大師Paul Poiret的鼓勵,開創自己的時裝品牌,讓超現實主意與時裝結合,她喜用古怪的剪裁、錯視的設計、鮮豔奪目的色彩,顛覆了當時的傳統美學,她替網球手 Lilí Álvarez設計的裙褲、龍蝦長裙、抽屜套裝,統統皆為概念先行,好像每一套都為博物館收藏而設計。其大膽開放的態度除了啟發了很多後來者,如Yves Saint Laurent和Giorgio Armani,也為同行的Grabielle Chanel眼紅。

Grabielle Chanel同樣為後世封為時裝界的女權先驅,她將自己的見聞帶到設計當中,以男人內衣料做衫,屏棄corset,首先釋放女性身體,爭取女性擁有男性一樣的自由,希望女性為自己而穿衣而不是去取悅男性,帶出女性身體自主的訊息:有了自由的身體

,也就有自由思想的空間,也真正能掌握自己命運的機會。

男人都buy

踏入21世紀Phoebe Philo也有向女性主意帶來實質的貢獻,不用搖旗吶喊,行動證明好過大聲疾呼,12年前Philo從家庭回歸時裝界,將新時代女性的態度放入衣櫃,首個系列以麻質與裸色為重點,看似簡單的裇衫、半截裙、鬆身褲和皮鞋,塑造了21世紀女性的形象,不但保留了女性的特質,同時帶着不拘泥的瀟灑,是一個以當代女性生活處境出發的系列,感覺就是從Chloe 的浪漫不羈party girl成長過來的穩打穩紮更成熟世故的女子。這個獨立摩登的新時代女性的模樣,就連男人都buy,當年Kanye West、Travis Scott 一人一件Celine穿上身,真正做到了「We should be all be feminist 」那種概念。

幸福要自己爭取 時尚為自己而穿

Comme des garcons 的川久保玲曾這樣說:「女性不用為了取悅男性而穿得性感,去刻意凸出身材,渴求從男性的滿意中獲取幸福,而是要用自己的思想去吸引他們。」她的時裝就是這樣誕生,設計清一色是黑色,違反身體線條的剪裁、穿窿……,在80年代,以歐洲為時尚中心的時裝界初次接觸到完全顛覆他們所認個的傳統女性雍容華貴的審美而被嚇呆,他們甚至認為這些衫是給乞衣穿的。設計美與醜是主觀的,背後的意義卻是客觀,Karl Lagerfeld的評價是:「她改變了時裝美的定義。」川久保玲不是純粹的破壞,而是騰出了空間建立了強大的體系,就是叫女生好好認識自己,裝備自己,建立自己的形象,不要做異性的穿衣奴隸,「要做自己!沒有什麼可以定義女人,只要我喜歡,沒有什麼不可以。」Be a punk, 服裝就是為女性自尊和表達自我而存在。 

Wales Bonner 非洲之聲

有一半非洲裔血統的Wales Bonner的設計師,她低調到甚少接受訪問或利用言語來表達想法,時裝成為她主要反映內心思想的媒介。「我認為時裝是最直接的溝通方法,如果用文字,你得要花多點時間去理解,時裝就不同了,你可以瞬間接收到我的想法。」她是一個很沈迷於文學作品、醉心批判性理論和研究歷史人物的設計師,尤其是關於黑人的故事和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一世異於尋常的事迹,亦因為其英非血統的背景,探討「身份」的議題也是品牌的DNA。她的設計靈感來自大量的閱讀和對人物或角色的資料搜集,混合黑人男性的特質、非洲的工藝、歐洲審美,跨越種族界限,展現新生代包容多元文代的思維,開拓當今女性視野。

著名演說家Chimamanda Ngozi Adichie在《We Should All Be Feminists》的演講中有這一番話:「我們來想像一個新世界吧,一個更公平,男人更快樂,女人更忠於自己的世界。」女性力量的來源不是來自「騎住」男性而來,越是依靠攻擊對方而得到頂天立地的機會,越是代表對自己的身份地位缺乏安全感,另外面對着屏幕漫無目的地發表女權宣言是無意思的。真正的feminist 不需要裝出來的,也不是做給別人看,也不要為着討好誰。做好自己,從自身出發,認識自己、欣賞自己、忠於自己的意願,才值得有掌握自己命運的權力,而有意思的創作就有鞭策同路人一起努力和前進的作用,共同為着自己想成為的人進發。

撰文:楊慧珊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

iOS / Android



娛聞樂陪你走遍全球追星,即Like「娛果」FB 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