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人物】悲劇當喜劇演 鄧智堅

更新時間 (HKT): 2020.08.09 02:00

深喉唾液到底要多深?鄧智堅說,其實過程很簡單,拿了樣本樽後,「咳吐」一聲吐下一篤口水搞掂。鄧智堅這個名字,上月中連續數日出現在大小報道,他就是娛圈首位確診藝人施匡翹的戲劇班導師,一同上了兩個鐘頭的戲劇課。

鄧智堅畢業演藝學院更是高材生,下個月38歲了,依然一臉童顏,他說早期演得最多的是小朋友角色,18歲都可以扮小學生。天生不是高大靚仔,鄧智堅開闢另一條喜劇之路,他是自編自導自演的獨腳戲高手。

大師出手,便知有沒有。眼前的小個子,有點像王祖藍,樣子又像陳浩民,有「演藝小王子」之稱的鄧智堅,問他應該以何劇種來歸類眼前的香港?鄧Sir說:「你話係荒誕劇又得,唔止係喜劇,係鬧劇,不停有好多鬧劇上演。好在我自己都係一個喜劇演員,喜劇演員有一面好強嘅悲劇底!」老師再沉思:「我會形容係cult片,突然間今日同聽日嘅嘢,發生得可以截然不同,有驚慄,有悲,有荒謬,有瘋狂……」

鄧智堅說:「要用喜劇心態去面對人生!」只能悲劇當喜劇演。

撰文:文嘉龍

攝影:周樂恒

覺得呢場仗有排打

戲劇班群組名單曝光,鄧智堅沒有想過自己的名字會出現在報道中。教過無數班、演過多少戲也好,眼前這幕戲,很難演。

「一份報紙兩份報紙三份報紙全部都開晒名,列晒匡翹成日行程,見過啲咩人,跟住就收到好多訊息。我通知咗公司,下一步就要自己去check,公司安排去一間私人醫院(養和),公司好多人都會去。我9點半到,已經排到第一百籌,之後見一見醫生,check呼吸同肺、喉嚨有冇問題,做埋深喉唾液,即晚應該會知。我成個晏晝喺屋企好忐忑,之前見到同事許文軒,佢排我前面,佢收到消息冇事,我就更加緊張,我等咗好耐都未有電話!」

傷風感冒不陌生,但遇上武肺疑雲,有誰知道怎樣應付?原來結果已經電郵送出,鄧智堅才放下心來。「嗰兩日不停有人替我擔心,令到我自己嘅擔心更加擔心。咦,我上個禮拜同我爸爸媽媽食過飯喎,佢哋年紀大啲,我又會擔心,所以嗰一下(結果)我係鬆一口氣!但係跟住就會覺得,唉,呢場仗有排打,因為我要起碼十日以上喺屋企,我哋叫做自由身嘅artist,一停工作都會驚一驚。」

演藝學院畢業,鄧智堅一直兼任導師教戲,今次無綫新演員的戲劇班,為期八堂的課程只上了四堂,現在都要停課。鄧智堅第一個圈中明星學生,是剛出道的周秀娜,「我入咗一個劇團做全職演員,同事就係蝦頭(楊詩敏)同泰臣(翟凱泰),嗰時我哋已經有教成人班,成人班裏面有個幾靚嘅女仔,蝦頭就同我講,你嗰班有個靚女身材好好喎,嗰個就係周秀娜!如果大家記得佢初出道,有個廣告喺中環搣開件衫,好好身材好靚嘅一個女仔。我覺得呢個學生好瞓身,佢真係做一啲練習瞓喺地演出,佢初初出道可能行一啲性感路線,或者好多人覺得佢係花瓶,但係我知道呢個學生將來係想做一個演員。」

圈中學生越教越多,除了周秀娜,經他教導的就有梁釗峰、Super Girls、陳嘉寶、廖祉妤、余香凝和湯怡等人。

原來我可以引人笑

名師的經歷是,當年鄧智堅中五畢業後即被演藝學院破例收錄,他說那次的心情,與今次接受檢測的心情很似,「演藝有五科合格嘅要求,我肥咗一科中文,但係我中國文學同中國歷史都合格,我就好嬲又好驚,本身話收咗我,我去註冊就話hold一hold先,因為有啲科未符合要求,其實有啲似等我呢一個報告(今次檢測)!生殺大權喺佢度,跟住我同我戲劇學會嘅一個中學老師傾,我哋有一個結論,就係中學幫我寫一封推薦信,我又有玩沙田話劇團,我又叫話劇團寫封推薦信,然後我自己又寫封自薦信,三封信一齊去,畀演藝學院知道我其實好有熱誠報讀,最後都選擇收我囉破例!」

與他同屆的同學是朱栢康,最近憑《金都》為人認識,「同屆𠵱家最出名就係朱栢康,我同佢可以話係識於微時,18、9歲已經識,我哋未入去演藝已經識,因為喺沙田區一齊玩戲劇,一齊考又一齊入到,一齊做埋同學,所以好開心。」

鄧智堅自言鍾意讀書,但不是考試材料。自小在家中已習慣將看完的卡通片,一人分飾多角扮演出來,他中五畢業後決定投考演藝,當時他的話劇團好友,除了朱栢康,還有已經離開無綫的梁嘉琪。「我識一位師姊,喺中學話劇團認識,嗰個就叫梁嘉琪!我知佢入咗去演藝,佢早我兩屆。我嗰時又矮又瘦,好冇自信,讀書成績又唔係好叻,嘉琪就鼓勵我,佢話反而冇一啲咁有個性嘅演員外形,叫我畀啲信心去考,我就知道原來演藝學院唔係淨係要高大靚仔大隻嘅!」

天生個子不高又一臉童顏的鄧智堅,不是靚仔小生樣,反而為他開了一條喜劇之路,「其實我𠵱家個樣都細過我真實年齡,我點樣可以殺出一條血路呢,我就揀兩種極端,一就係好young嘅角色,二就係做啲好老嘅角色,演藝學院有五年,去到第四年,我中咗一個一百歲嘅國王角色,要鏟光頭,我好認真咁做,老師笑到反艇,因為見到你童顏又扮阿伯,好好笑啦個反差,然後發現原來我可以做喜劇,原來我可以引人笑。」

這條喜劇之路,鄧智堅說:「可以話係我揀,又可以話係喜劇揀咗我!」但他近年在無綫的演出,如前年在《救妻同學會》卻是飾演綁架犯。鄧智堅自嘲:「我呢個身形都唔似消防員或者警察啦,不如做賊仔啦!」2008年,鄧智堅得詹瑞文和甄詠蓓賞識,邀他加入PIP劇場當全職演員,《潮性辦公室》這套經典爆笑舞台劇,鄧智堅就有份參與編劇工作。

𠵱家鬥生存鬥命長

除了被詹瑞文睇中,鄧智堅更獲黃秋生大讚好戲,不過兩人第一次的合作不是在舞台,反而是兩年前FOX的迷你劇《心冤》。說到自己最欣賞的喜劇演員,「我覺得呢個男人好正,大家都覺得佢係男神,佢好有才華,佢亦都係捱返嚟,喺舞台建立到佢嘅觀眾,亦能夠喺電視電影建立到佢嘅觀眾,佢就係黃子華。有一次佢喺棟篤笑裏面要拍一個小電影,佢就搵咗我做演員,我好開心!去到舊年,事隔好多年佢再搵返我,就係拍《乜代宗師》,佢都好關心我𠵱家搞劇團係點,佢拍《乜代宗師》都有受傷,紮住隻手都仲會嚟問候你,所以好warm!」

鄧智堅說,舞台劇出身的人,都有一種奉獻精神,「我哋都慣咗有一種奉獻,長遠其實對個行業唔係太健康,今年好啲,我知道有啲同行搞緊一啲工會,之前其實咁多年係冇工會,好多嘢冇規矩,全部都係講人情味同講嗰團火,你一講人情味同講團火,就少咗計錢同時間。一個演員黃金時期有限,唔可以不停奉獻,其實係剝削緊演員嘅青春,有時會覺得計錢個方法好唔均真,第二就係追唔到個通脹,人工冇升,但係碗飯就睇住出面40蚊,𠵱家午餐50蚊、60蚊,加埋嘢飲70蚊,食碗米線都70蚊𠵱家!」

「冇啖好食」就是香港最新實況。因為疫情,很多表演都被迫延期,「好迷茫亦都有啲挫敗,或者有啲抑鬱,上半年電影都停晒啦,所有event停晒、廣告都停晒,可能有啲私人戲劇導師班,因為疫情我都唔敢教大規模嘅班,直到5、6月TVB問我,開始安排有一個十幾人嘅班,我都覺得OK,咪戴口罩上堂囉,點知7月又發生!我知我唔係最不幸運嗰個,我選擇抱怨,日子又係咁樣過!」

在家中自我隔離的日子,鄧智堅亦有為後路盤算,「我要播種,我要有一個信念就係終有一日我會有一棵樹成長,即使我播嘅種好多都會枯死唔會萌芽,但總有一棵可以萌芽,變一個幼苗都好吖!我呢段時間多咗喺屋企,我仲上緊一個體適能嘅網上課程,有啲人問我,係咪鋪路轉行去做健身教練。」

鄧智堅說,凡事都要作最壞打算,「我唔可以話係轉行,其實你三十幾歲,你有啲乜嘢識?勞動工作?你係咪真係可以日曬雨淋搬嘢呢?送外賣我都有諗過,定係揸Uber呢?我有車牌,揸車應該OK,認路爭啲,但係有Google Map應該OK,仲有乜嘢可以做呢?我只係諗要做多啲副業,我都見好多TVB同事係健身教練喎,我覺得光明磊落,靠自己雙手去搵食,你理我賣魚蛋又好、搬貨又好,都係靠自己雙手,冇嘢唔見得光!呢個時勢,大家失業率高企嘅時候,冇嘢係羞恥㗎,𠵱家係鬥生存鬥命長,唔好諗咁多,冇太多尊嚴限制!可能下次你訪問我嘅時候,我已經係一個私人教練,你可以搵我做PT!哈哈!」健身教練,不一定高大嘅!

【後記】二選一

話說鄧智堅在演藝快將畢業時,曾在一個分半鐘的個人表現內,模仿了謝霆鋒、周華健、張國榮和郭富城等人,因此獲得馬偉豪導演召見的機會。見馬導演當日,同場另一人問了鄧智堅一條選擇題,「如果電影同舞台劇一齊跌咗落海,你會救邊個先?」

當時鄧智堅答:「舞台劇囉!一個識、一個唔識,我梗係救個識。跟住個姐姐就好果斷話,不如你返去再諗吓先啦,如果你覺得你有興趣,我哋再傾!」

今天的鄧智堅會說:「我梗係會問佢,可唔可以兩個都救啦,有冇得同時間救㗎?呢一刻,我想同電影一齊游多啲水,我唔會放棄舞台,但係我想同電影呢個世界一齊嬉水!」

問題是,幾時先可以再游水?

娛聞樂陪你走遍全球追星,即Like「娛果」FB 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