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名人時尚】Cancel Culture網絡文革

更新時間 (HKT): 2020.08.18 02:00
■L'oreal近年積極實踐種族多元,經常錄用不同膚色的模特兒。

全球人類在武肺下,失去往日的自由,只有依賴網絡連繫世界,網絡慢慢出現了網絡文化。近來一連串的暴力、種族、性別等事件,觸發了很多「Cancel Culture」的現象,時裝潮流、美容、名人一同遭殃。Cancel culture在今年成為主流,這些一夜間會令人聲名狼藉的道德批判,究竟是在為時尚界伸張正義,還是一場網絡文革?

Cancel culture中文直譯為「取消文化」,是指因一句話或一件事,遭人抵制和封殺。網絡上的群眾壓力產生很大作用,他們群起追擊同一件事、批鬥同一個人、同一件產品,甚至令其身敗名裂,同時令周遭有關連的都被牽連,產生一連串漣漪效應—割席、自我審查、另一波cancel culture,無限輪迴。

美白有罪

美國非裔男子弗洛伊德(George Floyd)遭白人警察跪頸致死事件,掀起了全球反種族歧視的聲音,時裝、美妝企業個個為了明哲保身,群起聲援,post黑相、反警暴、做多好過做少,免得觸動群眾cancel culture的神經,網絡的影響力多大?大到連美版《Vogue》主編Anna Wintour都跪低,承認公司內部在實現多元文化和提拔黑人人才方面有不足,會承擔責任。

美妝界的反應更誇張,Johnson & Johnson宣佈將在亞洲和中東地區停售Clean & Clear和Neutrogena的美白霜。L’Oreal集團會從護膚產品中刪除所有關於美白的字眼,旗下的Lancome、Shu Uemura等百多個品牌都會受到影響,然而美白產品日後還會否存在,目前未有定案,這統統是cancel culture做的好事,品牌生怕瓜田李下,怕被批鬥而啟動自我審查,要承認美白是歧視的一種,然而歧視美白已經是歧視。試問這樣為反歧視帶來了甚麼好處?借美國前總統奧巴馬對cancel culture的評論為作答:「That is not activism, that is not bringing about change.」

時裝警察

近年紅起來的時裝警察Diet Prada,其對事件所持的立場和理據的充份度令人懷疑,品牌或設計師被公審,這樣又算是道德嗎?偏偏人們最愛做道德判官。還記得被Diet Prada公審的Dolce & Gabbana嗎?品牌年前為中國人拍了一段賀歲短片,意大利人拍中國題材當然east meets west,用筷子食pizza,本身想說中西融合,沒有詆毀的用意,Diet Prada最先帶出辱華的問題,然後辱華含意在網絡上以病毒的形式擴散,其後設計師才真的在Ig發表了辱華的言論。Comme Des Garcons也曾因為用仿黑人辮子的假髮被狙擊,最終道歉收場。

大部份cancel culture都只是帶來沒完沒了的道歉和下架的收場,公眾輿論成為創意的限制。網上甚麼聲音都有,未有真相之前,對資訊作出正確判斷的應該是自己。在人人高呼普世價值的當下,Prada、Gucci藉着包容不同聲音的大前提,成立多元文化諮詢部門,Rihanna的Fenty Beauty將包容多元文化設定成品牌DNA,粉底顏色一出就是40個。接受不同想法,認清是非黑白,cancel culture才有真正的基礎。

更多精采時尚內容,盡在http://add.appledaily.com

娛聞樂陪你走遍全球追星,即Like「娛果」FB 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