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人物】功成身未退 麥浚龍

更新時間 (HKT): 2020.10.18 02:00
■麥浚龍私下生活追求簡單平淡,最愛在家玩貓和看小說。

這三年來,麥浚龍多了另一個身份,他也是董折。 有時候其實替他辛苦,不是好地地唱首歌就可以了嗎?偏偏搞得翻天覆地,還要搞足三年,每年總在12月推出專輯(這比《風林火山》準時!),《The Album》今年是最終回,麥浚龍的董折,謝安琪的浦銘心,圓滿了結。

「呢一刻感受係去到一個功成身退時候,三年絕對唔係一個短時間,我覺得係一個好圓滿嘅企劃!」麥浚龍說。

入行18年,麥浚龍當然早已不是當年的金毛小子,歌手、導演、經理人、老闆……他的唱片,他的電影都是大製作,合作的人是黎明、古天樂、謝安琪、林嘉欣……你說有錢就是任性也可以,但起碼他就身體力行做了出來,做點不一樣的,「所以係幾可一不可再,幾夢幻嘅一個實驗囉!」

功成身未退,36歲的麥浚龍說:「反而只係想一路走落去!」有排玩。

撰文:文嘉龍

好少有唔代表唔可行

人做我唔做,的確可以殺出新血路。麥浚龍說:「我覺得每一個企劃都好似一個實驗,前提就係唔想複製以往熟悉做法!我拍完《風林火山》之後開始諗《The Album》呢個企劃,本身超越咗做一張專輯,亦超越咗去做一部電影,透過音樂講故事,想做市場上好少有,好少有唔代表唔可行!」

董折是麥浚龍,謝安琪是浦銘心,還有穿插多位大卡出聲出戲,古天樂、黎明、林嘉欣、韋羅莎等人坐鎮,這個陣容已經是可一不可再,還有幾千幾萬字的文案,全部出自麥浚龍手筆,「首先我對文字係希望大家對閱讀產生返興趣,所以糅合影像、音樂、文字,去做一個超越三年嘅企劃,樂壇上面好少㗎!」

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當然開心,有否擔心香港樂迷和觀眾未必消化得了?「實驗嘅意思就係一定有冒險成份,但我對觀眾嘅消化能力好有信心!其實每一個單位都有佢好獨特長處,譬如Leon(黎明)嘅參與、古仔(古天樂)就係我哋喺《風林火山》拍電影合作嘅時候,相處過一段時間,我邀請佢去參與呢個音樂企劃嘅時候,佢唔止去聲演,佢有一個角色設定,其實係一個電影劇本,我好開心唔同範疇單位加埋喺裏面。」有網友真的為董折和浦銘心的故事整理好整套文案,又分析又解讀,那應該是晚晚看《愛.回家》的人看不懂的。

故事發生在1986年,切爾諾貝爾發生核洩事件,同時間地球的另一端就是17歲的董折和浦銘心相遇。麥浚龍說在13年前已對切爾諾貝爾這個地方念念不忘,「首先對呢個地方已經好好奇,覺得呢個地方好多荒廢嘅色彩,有好多故事,好有一種失落感,我一路都想去進行拍攝,但係以前去唔到,因為未公開畀遊客,就算近年去觀光絕對有,但去進行拍攝相對比較少,我之前嘅認知就係唔可以喺嗰度逗留超過48小時,拍嘢會相對困難。」

悲劇人物就是浪漫,「悲劇往往容易帶有一種浪漫色彩,當然浪漫都分好多種,晏晝嘅浪漫,同夜間嘅浪漫係唔一樣嘅!呢個角色由佢哋17歲講起,每一個時代變遷、年紀進化,佢哋有乜嘢改變呢,所以除咗係一個創作,亦都係一個商業產品,商業裏面其實都有藝術,商業嘅藝術就係一種計算,計算嘅意思就係呢一首歌點樣符合嗰個世代,計算到點樣同觀眾關係嘅建立!」

呢三年謝安琪嘅轉變

女主角謝安琪,同樣在三年前,麥浚龍簽下她成為旗下首個女藝人,兩人緣份始於2015年的《羅生門》,之後謝安琪宣佈暫休樂壇,生完小女兒後再回歸,一切重新出發。這一次,亦是麥浚龍第一次成為經理人的重擔,管理藝人之餘,更重要是重新將謝安琪改造上市。

「因為合作《羅生門》認識,所謂嘅artist management,我覺得作為一個歌手最重要就係唱好歌曲,我覺得Kay(謝安琪)呢一個部份做得好好!我想將以往一個藝人既定或者之前做落,我想全部推翻佢,我想重新打造!當決定咗要喺呢個藝人管理上面去打造阿Kay,以往佢嘅音樂作品,或者佢以前嘅形象,我全部都想擺低晒佢,重新開始,所以大家會見到呢三年嚟謝安琪嘅轉變,同埋對我自己嘅創作都係一個挑戰!」

如何看真實的謝安琪?「佢係一個好需要身邊團隊畀信心佢嘅人,當然佢喺唱歌上有好多好好嘅地方,呢方面從來都唔擔心,但係藝人管理上或者形象打造,我好多謝佢好信任我同我嘅團隊,要打破好多框框,因為我相信每一個藝人都有自己嘅框框,點樣可以擺低呢個包袱再重新出發,再去綻放,我好慶幸能夠有呢一個成績。」

麥浚龍說,其實謝安琪最初並不是浦銘心的唯一選擇,她都要經過一番casting才被選上。以往的謝安琪,是高登女神、是靚媽人妻;但當浦銘心上身之後,是個會食煙的,會出軌的,會爆粗的女人,「佢配合度好高㗎,佢一路未試過新嘗試,呢段長時間裏面大家都會感受到佢同以往係好唔同,我成日都覺得應該喺適當嘅年紀去做適當嘅事情,譬如《The Album》呢個企劃會唔會喺我18歲嘅時候可以做得到呢?係冇咁嘅可能,我覺得呢個係我自身嘅一個路程!」

適當年紀去做適當的事,「因為1986年嘅我,唔係17歲㗎嘛,所以寫作嘅方式要回到過去,但係你慢慢又要諗埋未來喎,我真實年齡同董折唔同,所以佢1986年係17歲,變咗當其時發生緊乜事,進入咗今日呢個年代佢係幾多歲!我係1984年出世,所以呢個寫作係一個幾科幻嘅事情!」

我嘅生活都係幾悶

麥浚龍的17歲,已經簽約環球唱片準備入行,那一年正在日本進修,「17歲我係去咗日本實習,當其時個實習都好奇特,因為嗰個年歲,身邊所有朋友基本上準備去外國讀大學,但係我就反而冇去到讀大學,我去咗日本,雖然都係返學,但就好似開始咗另一個行業、另一個世界嘅訓練,嗰時我有一種唔知呢個世界係會點,但係選擇咗去行,簽咗環球,但我去Avex母公司受訓,當所有朋友都去晒外國,自己就要隻身去展開呢個旅程!」

2002年,18歲的麥浚龍正式出道,一頭金毛個子瘦瘦地唱住《愛上殺手》。真的今時唔同往日,會很介意提起《愛上殺手》時期的自己嗎?「我唔介意㗎,好似時裝咁樣,時裝其實有佢過時嘅時候,如果唔係你唔會稱之為時裝!如果你要拆解一個公式,你必須要接觸過、要經歷過,你先至知道點樣去拆解,拆解咗之後,你要懂得去創造!點解我話我唔會介意,就係如果冇當日嘅路,佢又唔會衍生到我一步一步咁去行自己嗰條路出嚟囉!」

路是人行出來的,真正可以做自己,是離開環球以後,成立自己唱片品牌自己話事,「本土文化其實從來都係依照曾經成功過嘅例子去複製,係咪只係得呢一條路呢?我自己抱有一個問號,除咗有呢個問號之外,你就要去試驗囉,所以先至慢慢自己去摸索,跟住發覺做到自己嘅音樂,講到我自己,或者我同音樂人有一個直接溝通,以前大公司係相對少啲!」

今時今日,麥浚龍多種身份在身,歌手、導演、製作人、經理人、老闆,除了音樂和電影可以接觸他,現實生活麥浚龍都很低調,他說,在幕前已經夠複雜了,現實中,還是簡單一點好,「我覺得創作可以好複雜,創作以外嘅嘢,可以好簡單,所以其實我嘅生活都係幾悶,冇乜咁值得講!首先工作已經佔用咗好多時間,工作以外嘅我,反而最大嘅反差係我好少睇影像上面嘅嘢,我睇文字多,因為工作已經成日遇到要睇片剪片,反而工作以外就係睇書多啲!如果你話刺激到我嘅創作,反而係文字,因為文字每一刻都需要你去幻想。我諗所有虛構fictional嘅書我都鍾意;同埋貓囉,貓都係一種好簡單嘅相處,簡單嘅事情係我工作以外最吸引到我!」

董折17歲就和浦銘心結婚了,今年36歲的麥浚龍,雖然與中英混血模特兒女友Janine(戴庚玲)感情生活穩定,卻完全未有結婚計劃,「反而冇刻意去諗(結婚)!我覺得如果你係好愛嘅話,又唔使在乎一個實際要去簽字各樣,我覺得順其自然,從來都冇話有一個框架幾多歲就要去結婚或者點樣!」不工作的時候,麥浚龍只待在家中,「好悶㗎!想像唔到咁悶。每個年紀都有佢美麗嘅地方,適當年紀做適當嘅事情囉!我學會點樣用一個平淡嘅心處理每一件事情,反而呢個緊要過有冇嘢大起大落嘅事情發生,平淡,我覺得會畀到多時間我去創作,而唔係話我人生有幾複雜!」

真實世界不用轟轟烈烈,平淡是福。

後記:閃電

人在麥浚龍觀塘的舊辦公室,現在人去樓空只作拍攝之需,燈光微弱加上水泥牆鋪出一片灰暗,物似主人形,一看就知是麥浚龍的風格。

三年的大project,終於完了。麥浚龍說靈感總在一觸即發間,「好似閃電,突然之間出現咗,公司同事成日都見到呢啲情況,突然間會寫咗幾千字出嚟啦!我反而覺得唔會因為市場上面冇,而我就要特登去諗,其實我相信有稜角同特色,觀眾應該去享受,如果你要去開發呢一個意念,你必須要有你獨特嘅睇法,呢件事先至有意思!」

現場沒有閃電,昏暗之下完成訪問,鏡頭後的麥浚龍,笑容多了,真實中的麥浚龍,其實不太董折,不複雜不戲劇性,如他說,幾簡單。

化妝:Janice Tao

娛聞樂陪你走遍全球追星,即Like「娛果」FB 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