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人物】世事如浮雲 于洋

更新時間 (HKT): 2020.11.01 02:00

于洋由小生演到甘草,《真情》做到《過街英雄》,9月中約滿離開無綫,老臣子有老臣子的情義,應承了要幫老友監製,完了約仍為《今宵大廈2》開工,他說:「錢另計,同出面開工一樣,冇固定薪水梗係要高啲啦!」講心,都要講金。

這次離開,「唔捨得啲同事,其實冇乜所謂,江湖再見,呢度唔見,出面見囉!」

71歲的于洋做人最冇所謂,生活逍遙愛自由的他,現在朝朝游早水,「去大環山游,泳池靚又有太陽,我哋呢個年紀,要曬吓吸收啲鈣!」也愛打拳,不過早前練踢腿時扭親,現在腰間要敷中藥。「未傷之前keep住有打沙包,上年仲OK,今年覺得好吃力,氣喘呀!」

總會敵不過歲月,于洋對名利生死看得淡,「做人就係咁,『食飯有啲餸,瞓覺有陣風,出街有啲零用,千祈就唔好有病痛』,四大名言!你諗通,個人就會好舒服!閻羅王要搵你就搵你,生又係咁,死又係咁!」

于洋不只是電視上的皇帝、阿爺、富豪,他是現實中笑看江湖的大俠。

撰文:文嘉龍

開心死定係痛死

于洋其實離開過無綫兩次,早在7、80年代,他曾跳槽佳視和為了移民加拿大而解約,這次,是自1998年回歸無綫後留得最耐的一次。22年光陰,于洋很看得開,「我哋關係一路都好好,𠵱家唔知做乜突然之間公司好多人都『一個騷』(一年一騷合約),我有乜所謂啫,你一個騷又係咁,10個騷又係咁,我都冇所謂,唔使再簽囉,唔好綁住自己!」

反正沒有月薪,無謂被張合約綁死,于洋自由慣了,老婆和兩個仔在多倫多,一個人在香港輕輕鬆鬆,「自由啲囉,可以話係冇王管!」二十多年來在無綫劇接劇,于洋自有一套甘草生存法則,以應付攞你命的工廠式製作,「自己爭取休息時間囉,一知道佢打光,自己瞇埋眼瞌一瞌先,瞌10分鐘都好緊要㗎!有啲後生又唔係喎,一打光,吞卜吹水,好多都係咁,我哋年紀大就盡量自己去爭取休息時間,如果唔係你好攰㗎!」

于洋說:「有時真係做到你暈㗎!」不是開玩笑,有一年于洋劇接劇,一年拍足八套劇,結果搞到要「通波仔」,「又古裝又時裝,好似係2008年,古裝突然間去第二組又時裝,嗰時最慘囉,做完就喺枱底挨喺度!」

拍完場戲,于洋覺得唞唔到氣,他和同劇的劉江說:「大鑊,𠵱家真係年紀大,老咗啦,換件衫,氣都喘埋!」第二日,他約了白彪和金童飲茶,出事了,要立即「入廠」,卻是到醫院,不是到無綫入廠。「飲完茶之後唞唔到氣,好彩我醒目,我哋玩慣運動,用個鼻呼吸,呢度就唞唔到氣,有支針係咁拮你(指住心口),白彪同金童嗌我,『喂,于洋,你冇事吖嘛?』突然間臉都青晒,就叫架車去伊利沙伯!」

入到醫院,立即進行「通波仔」手術,「佢(醫生)問我,你有冇屋企人呀?我話冇喎,我唔想嚇親老婆,我話總之我『釘咗』,你就打呢個電話,佢話乜你咁睇得開,我話有乜所謂,人生就係咁,𠵱家都係等死,睇吓你係開心死,定係痛死?我話梗係開心死好過啦,最唔好就係有病痛,開開心心最好!做人好簡單,好似我哋諗返幾廿年前,嘩,以前又打又傷,啲車撞你又翻低,又打觔斗又盛,𠵱家我跳上嚟都唔得,以前,竄一聲就跳咗上嚟,𠵱家一下都唔得!」

我人生平平穩穩

很多人不記得,于洋是拍打片出身的,早在70年代已經成為香港動作特技演員公會會員,他20歲學泰拳,最愛打沙包和踢腿。于洋這個藝名,是他在1972年第一次拍電影當上男主角,在《蕩寇灘》中的角色名字,于洋本名叫龔子超。當年上映的《蕩寇灘》大收170多萬,是全港票房冠軍。

于洋是台山人,1972年全家移民加拿大,到了1977年再和妻兒到當地定居,是最早期移民加國的一代人,「第一批,七幾年,可能因為我哋係台山人,台山人屋企個個喺晒金山、紐約、羅省、溫哥華、多倫多,全部都係台山人,嗰時你唔識講台山話,你冇得撈㗎!我第一次去嘅時候未結婚,我去睇吓個環境先,後尾結咗婚,為咗啲𡃁仔又帶埋佢哋過去,又再過多次,因為呢行都唔穩定,上上落落!」

他在加拿大開過餐館和的士高生意,80年代初重返無綫,「嗰時發仔(周潤發)同林嶺東都有過嚟搵過我,佢哋過嚟話,『于洋,無綫𠵱家冇人呀!返嚟啦!』我咪又返嚟玩咗幾年囉,一入咗籍就返嚟!」那時候,很多藝人都是「加拿大幫」,「佢哋喺溫哥華,秋仔(鄭少秋)、肥肥(沈殿霞)、姜大衛、李琳琳、秦沛;我就同何B(何守信)佢哋喺多倫多,但係都好少見,因為唔同職業,嗰時喺多倫多有好多都話想訪問我,我話唔好喇,因為唔同職業,我比較低調,覺得自己已經脫離咗呢個圈!做生意唔好到處騰,做生意你到處騰,你就玩完,除非上晒軌道!」

在加拿大的的士高生意,最終結業收場,「我哋頭嗰幾年都爆晒,但係都冇乜錢賺,反而餐館有錢賺,disco全部都係出嚟蒲嗰班𡃁仔,飲到飛哩啡呢,我樓上全部都係做高級(餐廳),嚇到高級嗰班都唔夠膽去,驚㗎嘛,你又隊大麻又盛,後尾捱吓捱吓都四年,跟住頂唔順,走人,又再返嚟囉,餐館照做,不過後期都係麻麻,我阿叔頂咗嚟做!」

妻兒安心在加拿大,于洋回流拍劇賺錢,由1971年拍第一套電影《拳擊》至今接近50年,于洋始終最愛打片,「我套套都係咁,冇話高冇話低,好似我人生,平平穩穩咪算囉!嗰時同胡燕妮拍嗰套戲拍到一半,1972、73年,股票跌得好犀利,跌到個老細破晒產,冇開到!嗰套過癮㗎,有好多飛車,因為冇得用替身,靠自己,一個背擒上去打兩個觔斗落嚟,最過癮刺激!好過啲情情塔塔,我哋拍開動作片,我情願拍打一場戲,好過拍談情說愛囉!」

結婚前要坦白從寬

情情塔塔,于洋其實都拍過不少,當年很多當家花旦如汪明荃、李司棋和李琳琳等都與他演過對手,與他既是中學同學又一齊拍過電影的薛家燕,于洋曾經力追她,不過後來因薛媽媽反對,兩人戀情才無疾而終。其後,于洋1977年與圈外女友在美國舉行婚禮,婚後老婆對于洋十分信任,于洋坦言:「未結婚之前玩得太犀利,日日有啲女仔嚟搵你,晚晚出去蒲,哈哈!人哋問我老婆,你唔驚你老公出去拈花惹草,佢話,唓,我老公紅黃藍白黑乜都見過啦,使乜驚呀!未結婚之前乜都要坦白講,坦白從寬,所以冇乜所謂!」

于洋太太在加拿大專心照顧兒子,大仔早期做過酒吧生意,現在經營凍肉批發,細仔則是經濟分析師,事業有成。大仔娶了個愛爾蘭裔太太,為于洋添了兩個混血孫,提起兩個可愛混血孫,于洋就開心,「兩個都好靚,靚仔靚女。喺外國要有童真,我發覺喺香港冇乜童真,全部喺一間大廈,你又唔出得到去玩喎,人哋外國間間學校大大個操場任你跑,所以發育健全啲呀!嗰時我個仔喺香港讀書,掟嘢呀,忟呀!嘩,去到嗰邊幾happy,日日喺操場打波任得佢哋玩!」

自己一個在香港搵錢,于洋這20年間在無綫可說營營役役,由98年回歸演《真情》做到近期的《過街英雄》,完埋約都仲拍緊《金宵大廈2》,小生做到甘草,無綫的山頭文化一於少理,「我係演員,總之我係演員,你話呢邊阿姐(曾勵珍)嘅戲,我都唔識分,話我係呢邊喎,你哋咁多瓣,我唔知呀,總之有,我就拍!𠵱家唔使度期幾好,自己鍾意點就點,以前日夜拍到5、6點(凌晨),聽朝08又外景,大佬,我唔後生㗎喇,冇時間瞓!」

多年間莫說有獎攞,連提名都冇,于洋一樣看得開,「你知我不嬲都低調,冇所謂,唔爭嘅,你千祈唔好頒畀我,因為我唔識講嘢,我有嗰句講嗰句,畀個獎你,都唔知講乜!有啲人好鍾意爭,睇吓你自己個心啦,邊個做得好,鍾意睇佢咪睇佢囉,使乜咩嘢獎啫?使乜人哋認同,我唔鍾意睇嗰個,你叫我認同,我會唔會認同吖?爭嚟都冇用,人哋捧你上去,話齋係有啲山頭捧你咋!我哋唔需要嗰啲嘢,自己鍾意玩咪玩,唔鍾意玩,返去湊吓孫囉!」

以往一年總會返加拿大三、四次的于洋,今年因為疫情已經快一年未回加國見家人,于爸爸90多歲也在多倫多四代同堂,「我啲仔話,老竇,你玩到幾時呀?我話玩到唔玩得,我啲仔好open好過癮,成日講笑鬼佬style!今年冇啦,因為疫情麻煩,呢排嗰邊又多咗疫情!差唔多一年,最耐呢次,疫情靜咗我即刻返去,夏天嗰邊一流,曬係會曬,但係一行到去樹蔭,清涼㗎,仲好過冷氣呀!因為我好少夏天喺嗰邊,夏天多數喺呢邊捱世界囉!」

𠵱家應該唔使捱,可以嘆吓世界!

後記:官人我要

原來于洋都曾經「暗黑」,話說李小龍死後,全個電影業幾乎停擺了,「李小龍死咗之後,全個行業冇晒,冇人拍動作片,直情死咗幾年,武師全部都轉晒行,有得走就走,嗰時我自己都走咗去外國,成龍都走咗去澳洲㗎!」

就在1975年,吳宇森開拍動作片《鐵漢柔情》,找了于洋做男主角,女主角是胡錦、恬妮。問于洋有冇好似修哥胡楓,走咗去拍艷情片?于洋話:「《官人我要》囉!哈哈哈,𡃁仔嗰時乜都拍,玩咋嘛!」同邵音音好火辣?「嗰時嘅程度算係啦,要做嗰個動作你要嗰個反應。」激過修哥?「我又冇留意喎!」

都算「動作片」吧,「好出名㗎,嗰套好收得!」暗黑于洋說。

娛聞樂陪你走遍全球追星,即Like「娛果」FB 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