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人物】不如重新開始 何嘉莉

更新時間 (HKT): 2020.12.06 02:00

何嘉莉早前和音樂人伍仲衡舉行網上live騷,出乎意料好反應,網友留言都叫何嘉莉要再出返嚟唱歌。訪問前,記者在網上重溫,何嘉莉的確係唱得喎!用寶刀未老形容可能不太fashion,何況,她當年的那把刀,應該未必有太多人認真細看。

幾耐冇公開唱歌?「真係好耐,對上嗰次係2014年伍樂城個演唱會。」1996年出道拍《四個32A和一個香蕉少年》的何嘉莉,當年的小花,今天已是人妻人母,結婚離婚再婚,退出又復出,今天又重新唱起《兩種人》來。

40歲的多功能老婆,既是親子KOL又要復出樂壇,何嘉莉說:「今次再重新錄歌,主要想做自己喜歡嘅事,一直分咗大部份時間畀小朋友,每個小朋友都有夢想,我夢想究竟係乜,幾時放棄咗?」

那回網上騷,連《BB保你大》都唱了,何嘉莉放下包袱,40歲都可以用卡通聲開心地唱。做完訪問,何嘉莉親手將拍攝的衣服逐件整理,很有條理地摺好收拾,下一場,回家陪小孩晚飯,時間剛剛好。

當年今日,何嘉莉的確已是兩種人。

撰文:文嘉龍

我性格好倔強

何嘉莉說,自己是二千年前的歌手,很多00後的一代,未必聽過她的歌,當年她唱《兩種人》的時候,已經是1998年的事了,「呢首歌都係二千年前啦,我係二千年前嘅歌手,對我嚟講二千年後嘅人,可能未必識得,我希望重新去做呢首歌,希望一班二千年後嘅聽眾,可以認識吓呢首歌!」

二十年前入錄音室,因為壓力,幾乎每一次不是大傷風就是大感冒,今年重新走入錄音室,再次錄起新版《兩種人》,40歲的何嘉莉換了角色,多了身份,壓力沒有了,反而才懂得享受錄音過程,「自己心態都有唔同咗,以前歌手就係歌手,呢個係我正職,全職就要作戰狀態做好呢件事,要戰鬥呀!𠵱家自己身份多咗好多,我唔單只要兼顧我嘅事業,我仲有家庭各樣嘢,變咗歌手只係其中一樣嘢,個人反而會relax咗,尤其喺錄音室就會覺得好正,成個人好專注好安靜去做呢件事。」

當年的英皇小花,何嘉莉在2002年與公司解約,一直不愛束縛不想受控制的她,至今依然都不後悔退出決定,「因為覺得大壓力,我性格好倔強,有時候同公司都會有啲拗撬,佢哋想我做呢啲、我又唔想做,以前細個覺得,我仲想見多啲唔同嘅嘢!其實呢件事都令到老闆(楊受成)、Mani(霍汶希)成日都話,你真係唔識諗,你個人又任性,你錯過咗好多機會呀!我都認嘅,但我都冇話好後悔,因為我冇做歌手,我喺我人生有另外一啲嘢囉,我試到fashion、design,我又可以進修,我𠵱家有自己家庭有小朋友,係人生上面另一啲嘢囉!」

解約前,何嘉莉曾「放逐」到台灣發展,更改了另一個藝名叫何俐恩出碟,可惜反應不似預期。以為她一個女子孤伶伶到台灣很淒涼,原來卻嘗到了難得的自由。「香港冇自由呀,因為公司睇得好緊,以前嗰個年代,我覺得有少少唔同,冇𠵱家呢個年代嘅artist咁open,𠵱家資訊又發達,個個都冇秘密,可以喺所有平台講晒自己嘅嘢出嚟,以前比較神秘,公司又唔鍾意你成日出街,所以嗰時喺台灣真係好正囉!」

到了今天,何嘉莉依然回味那兩年在台灣的生活,「其實最free,因為嗰時好細個,喺香港做所有嘢,公司都規定要阿媽(當時經理人Kitty媽)跟住,我哋得幾個女仔,公司成日都會派一個人跟住你,好冇自由!去咗台灣差唔多住咗兩年,覺得好正㗎自己住,當然都有少少唔習慣,但可以自己一個喺台北行到幾夜都冇人理,好enjoy可以體驗生活,我到𠵱家都好想過返嗰啲日子!」

需要時間去復原

被公司塑造成玉女小花的何嘉莉,其實又是兩種人,「嗰時我行嗰啲玉女路線,其實我又唔係好玉女,我唔係嗰啲嬌滴滴好聽話,我唔係嗰啲囉,我都係幾爽,我其實可以幾求其,我出門口可以十分鐘就出到嗰啲,所以嗰時要夾硬着好多小背心,其實我自己都唔係好慣,我私底下好鍾意着牛仔褲、短褲。」

退出娛樂圈的何嘉莉,曾一度轉戰幕後幫藝人設計形象,到了2006年她與圈外男友、糖水店老闆黃逸璋(King)結婚,婚後育有一子Sean。以為何嘉莉一心想當個全職太太和媽媽,原來她又不是這樣想,「我係跟感覺行事嗰啲人,所以覺得啱嘅moment就做,愛情至上!其實結咗婚都冇諗過要留喺屋企淨係要做一個好太太,我都有趁機會去進修,慢慢有做時裝。如果要我自己喺屋企冇嘢做過,淨係照顧屋企,我又唔得,我又唔係嗰啲人,我鍾意接觸多啲嘢,唔好有隔膜,好似會多啲嘢講,自己都會覺得多啲話題。」

不過夫妻兩人漸行漸遠,最終在2014年離婚,雖說兒子由兩人共同撫養,但兒子一直也跟何嘉莉生活。婚姻失敗,分歧最大,「我覺得最主要都係大家都太年輕,好似拍拖,可能意見不合就會分開,不過我都覺得好開心,因為大家個關係都仲係好好,大家都會有聯絡,畢竟都相處咗好耐有默契,大家都好了解。雖然囝囝係跟住我,但大家都會有啲聯絡,有啲支持。」

離婚一事成為何嘉莉很大打擊,「當然啦,因為呢啲事都真係需要時間去復原,畢竟都真係發生咗,當時我自己都需要一啲時間,不過人生就係咁樣,你點都係要過咗去。」其實早在何嘉莉懷孕時已為自己打算,與Moiselle太子爺陳柏熹合資開時裝店,到離婚後亦一直從事時裝工作,在一個法國品牌當創作顧問,成功轉型。

傷痛期很快過去,何嘉莉經好友認識了飛機師男友Gerald,兩人在2015年結婚,婚後誕下兩位女兒,三位小朋友之家,這亦成為何嘉莉近年向親子KOL路線出發的一個機會,「其實我自己都唔係好識㗎咋,你話親子路線,之前公司都好想我去行呢個方向,但係點樣去管教佢哋,我自己仲係學習中,因為係一個好大學問。我有三個小朋友,佢哋每一個性格都唔一樣,其實叫做因材施教,我自己係一個比較嚴嘅媽媽。」

我唔係太叻分享

「黑面」由何嘉莉負責,老公就做「白面」。身為國泰機師的老公,早前大裁員行動還好沒有受影響,最近亦簽下新合約,「佢哋轉咗模式,可能係揸貨機,因為以前佢係(揸)客機,𠵱家就少咗好多航班,佢變咗飛貨機多。佢𠵱家冇乜分別囉,都係同大家知道嘅資訊一樣,簽啲新嘅contract!如果個個都係有家室,個個都係要簽㗎啦!」

多了在家陪小朋友,三個小朋友又因疫情停課,兩公婆連鬧交都多了,又要學懂磨合的重要性,「尤其疫情初初開始3、4月,真係覺得幾癲,小朋友又冇返學,我覺得有好多地方要學習要磨合,學識要再放開啲,唔好再咁執着啲小問題囉!小問題磨擦一定多咗,一對情侶其實都會啦,一齊共處一個空間其實可以有好多小問題出現,唔一定係老公,就算係屋企人,阿媽、阿妹都會有呢啲問題。我自己係一個好急躁嘅人,一做嘢就好容易緊張,相對我老公係比較慢啲,呢啲都係要協調。」

不止家庭要磨合,事業亦然。2017年尾何嘉莉重返娘家英皇,主力向KOL界發展,最近更復出樂壇錄歌,面對現今的娛樂圈,何嘉莉亦要重新適應,「我諗𠵱家真係open咗好多,好多唔同平台可以畀artist去表達自己,以前真係冇,我覺得呢樣嘢係我要學習同適應一下,雖然之前我做KOL都要喺平台上面分享,但其實我唔係太叻呢件事,因為我個人內斂啲,Mani成日都話,你個人太低調,低調到都唔似一個artist,artist應該要高調啲去show多啲嘢畀人睇,但係我就真係好低調,所以呢樣嘢要學囉,有陣時見人哋Ig上面好似要寫到好長篇,聽講𠵱家好鍾意咁,我自己要適應吓囉!」

這個多功能老婆,難得每一個身份都是自己鍾意的,「我全部都好enjoy,有時喺家庭都會覺得辛苦,覺得要照顧小朋友照顧屋企絞盡腦汁,但係有時睇到佢哋好開心,係另一樣好窩心嘅嘢;𠵱家有機會重新再唱歌,喺呢方面再發展,我又覺得係一個好難得機會,亦都係我自己好鍾意嘅嘢!」

12月了,年尾結算,重新學習是何嘉莉的人生大課題,「我諗今年對好多人嚟講都係一個大挑戰,因為疫情各樣嘢,呢個係全球性問題,大家成個生活模式都有轉變,留喺屋企時間多咗,雖然變咗好似成日留住喺屋企,但係大家人與人之間溝通又密咗喎,好多朋友冇得出嚟見,大家又會搵得多啲,以前可能淨係WhatsApp,𠵱家會Zoom傾吓偈,好似密切咗!」

後記:夠晒數

已經是三子女之母的何嘉莉,重心的確都放在家庭上,難得是老公Gerald對大兒子視如己出,「兩父子」感情很好,兒子亦叫他做爹哋。

今年8歲的大仔Sean,和兩個妹妹一樣好感情,何嘉莉說:「始終有時男仔同女仔玩嘅嘢都會唔一樣,但係佢哋都OK,鬧吓交,有時又好吓,都係好normal嘅相處!」

會唔會再生?「梗係冇!冇㗎喇一定!因為第三個都真係一個意外,所以一定唔會再多一個,覺得三個都真係好足夠,問題係自己都分身唔到!」

三個夠晒數!

髮型:Matt Chiu @Xenter Salon

服裝提供:Moiselle

場地提供:Tapa Room(國際貿易中心)

娛聞樂陪你走遍全球追星,即Like「娛果」FB 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