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人物】暫停開始過 顏卓靈

更新時間 (HKT): 2021.02.07 02:00
■27歲的顏卓靈希望新一年再出發,「有得拍戲已經好好!2021對好多人嚟講都係再出發!」

停停走走,去去留留,彷彿就是香港人寫照。疫境之日常,戲院依然未開得,原打算賀歲檔的《狂舞派3》亦要延期,不過電影宣傳照常營業。這次舊將缺一不可,女主角顏卓靈說,這次重逢,珍而重之。

「第一集搵我哋呢啲小薯完全冇人識,會唔會拍完冇得上,上咗冇人睇?」竟然爆冷跑出一套熱血電影,顏卓靈說:「變咗我哋香港人嘅集體回憶!」

一別七年,大家都老了,「呢一次再埋班見返大家好開心,跟住取笑大家個個都老晒……哎吔,𠵱家我講到都想喊呀!」

暫停七年再開始,正如過去一年的疫情,「我讀大學已經拍咗《狂舞派》,然後有好多唔同工作又要讀書,畢業之後我冇停過,今次嘅停頓叫做一個暫停,對我嚟講係少少唞氣,重新沉澱同思考,然後再問自己,有冇嘢想玩想學!」顏卓靈說。

儲定子彈,準備開一個靚牛年。歲,始終要賀。

撰文:文嘉龍

兩個女人拍條口罩片

疫情下的香港人,活在永續口罩和限聚中,突然又已一年,日子還是繼續頂硬上。香港人最愛返工,電影人卻冇工可返,停業又停院。顏卓靈在去年2月,眼見反正冇工開冇收入,索性離開香港到峇里考瑜伽教練牌,沒有銀紙,起碼得到身心靈滿足。

在峇里逗留了一個月,簽證到期後飛到近距離的澳洲,開始了近四個月的旅居生活,在當地結識了從事電影美術的好友Victoria,顏卓靈與她拍了人生第一部自編自導自演短片,講口罩。「我去咗峇里考瑜伽導師牌,除咗拍戲我冇試過自己去一個地方咁耐,之後去咗墨爾本四個月,好奇幻!我遇到一個做美術嘅電影人,佢有份參與《The Lord of the Rings》(魔戒),我哋做咗好好朋友。佢哋嗰邊電影業又停工,抗疫基金又冇包含到電影人,佢哋停晒工!」

兩個同是天涯停工電影人,異地相逢成為知心友,「澳洲有好多人仲係未有戴口罩,嗰時2、3月香港已經斷晒貨,佢哋嗰邊戴口罩就覺得你係怪物。我無意中搵到一個香港製造同設計嘅口罩template有晒Lab test,我就介紹畀Victoria。我哋仲拍咗條片,呢個完成咗我少少夢想,開啟咗我其中一個夢想開端,因為我好想自己拍啲嘢。我哋兩個都好熱血,全世界都講緊要戴口罩嘅時候,佢哋仲覺得唔使戴喎,已經灰心咗,我哋兩個女人就喺度拍咗條口罩片。」其實,那時候在香港,正正有人說「戴咗都要除返落嚟」,這就是走在疫情前的示範囉!

在澳洲將近四個月的生活,顏卓靈眼界大開,「我都識咗一啲香港嚟嘅friend,佢哋有啲去working holiday,有啲已經住咗喺嗰度,我會約佢哋一齊去啲景點露營,因為澳洲大自然環境好靚,揸車去睇好靚,不過跟住開始lockdown,你唔可以走出你個neighborhood唔知幾多公里,之後開始好多時都困喺屋企。」

考獲瑜伽教練牌的顏卓靈,最初都有想過不如轉行,「我有諗過㗎!疫情初期我啲friend叫我轉行,話我有排都冇嘢做,所以我真係有諗過,而且都經歷一啲灰心,可能得自己一個喺屋企加上周圍都lockdown,我諗過係咪唔啱做演員?我又冇嘢做,成個行業好耐都冇工開,偶爾有少少工作又唔係搵我,我就諗自己係咪唔掂?之後越來越清晰問自己,係咪唔鍾意做戲?又唔係喎,如果𠵱家開始打後嘅人生淨係教瑜伽,我又唔OK喎!我都有教我啲朋友,我好鍾意大家一齊做瑜伽練習,但係要我下半世淨係教yoga,我唔甘心喎,yoga係有太多身心嘅好處,但係演戲帶畀我嗰種歡樂同辛苦,好似冇其他嘢代替到。」

捉住個初心就得

演戲夢想可以去到幾盡?七年前的《狂舞派》,一句「為咗跳舞,你可以去到幾盡?」變成潮語,當年的阿花如今變成Hana。顏卓靈說,當年的去到幾盡,到了今天應該是說可以有幾堅持,「為咗夢想,你可以有幾堅持囉!堅持得嚟會面對乜嘢風浪,其實係關於尋找同成長嘅過程。」

變化一日都嫌長,何況是七年。人人都說勿忘初衷,顏卓靈也說初心很重要,「喺現實風浪或者混沌入面,你嘅初心有冇鬆咗?定仲有揸實呢?你捉住嗰啲嘢,以為係初心,打開原來係廢鐵,你嘅初心飄咗去邊?我覺得經歷風浪中捉緊初心嘅過程,成個過程叫做成長。」

畢竟只有27歲,其實顏卓靈不算經歷過甚麼大風大浪,但她13歲已經拍廣告入行,歷練無疑比一般同齡人多。一心想入行拍戲的她,自小已懂得把握機會,需知道當年她是看見《狂舞派》在fb的公開招募而立即報名,「招募之前我都有做modelling,主要我都係想入到電影圈,我唔識電影人,惟有靠一啲方法令到自己曝光,當初踏入電影圈都係自己desire嘅一個方向。」

顏卓靈正式入行後,才發現娛樂圈要當一個演員,不只拍戲那麼簡單,簡直要多功能發揮才能生存,「呢個圈子唔係觀眾睇到咁順利,後面有好多困難重重事情。我唔係叫演員喎,我叫多方位藝人都唔只呀,我要做marketing、要做promotion又要PR……我係咪真係鍾意呢?既然選擇咗電影呢個行業,我又有一個小團隊,我都要對佢哋負責,以前可能會好攰,𠵱家可能就要諗好多嘢!」

顏卓靈的確想得比較多,但學識了要面對自己的弱項,「𠵱家個心可能叫做打開咗啲,初初入行我成日俾我阿媽話EQ又唔高,身體又唔好,唔啱做呢行!我中間真係覺得唔係好適合,呢一行需要好fight得嘅體魄,最好捱一個月通頂都冇事,仲要好靚見人同埋人緣好,如果呢啲真係我嘅弱項,我入呢一行係逼使我去磨練呢一啲弱項,其實係加速你成長,Why not?只要你捉住個初心就得啦!」

覺得舒淇一定唔識我

《狂舞派》是顏卓靈初次做女主角的電影,一戰成名,二十歲出頭已經獲金像金馬影后提名,與章子怡、湯唯和鄭秀文等人角逐,好像一切都來得太快。顏卓靈說:「我不嬲覺得自己攞C,但最後攞A!我覺得套戲會唔會有人睇㗎?有人會睇街舞咩?啲主角三唔識七。總之我自己enjoy咗拍攝過程,識到班friend已經好開心,嗰段時間會覺得係咪真實經歷?要行紅地毯,係咪都係拍戲一部份呢?件事對我嚟講好離地,我用咗好多時間去消化。」

更加有趣的現實是,顏卓靈與湯唯曾一齊角逐影后,兩年後在《北京遇上西雅圖之不二情書》中,顏卓靈就飾演少女版湯唯,而在2015年的《尋龍訣》,顏卓靈的對手是劉曉慶、舒淇和陳坤等大明星,「我keep住都係覺得我係一個小薯,佢哋唔會識我,我係一個普通𡃁妹,你係舒淇、陳坤、黃渤喎,覺得啲前輩唔會識你,原來唔係囉,你參與得呢個project,人哋會去了解你!我面對呢啲份量級前輩嘅時候唔敢講嘢,一講嘢就驚俾人覺得你真係咁𡃁妹,講埋啲小學雞topic!」

小薯遇上大明星,原來巨星也是凡人。「我好深刻就係舒淇,佢已經係一個咁高成就影后級人馬,但係佢好平易近人。首先我覺得舒淇一定唔識我,覺得會好有距離,點知超級nice,佢又會替我心痛,因為嗰時條裙(戲服)露個膝頭哥出嚟喺零下唔知幾多度,佢幫我鬧個導演畀咁少衫我着,打戲個個都有替身我又冇!之後我送咗本書畀佢,佢寫咗啲感想po出嚟,我自己都嚇親,原來佢會真心留意我哋後輩,我哋嘅思緒又會勾返起佢一啲青春體會,我哋有好多相似嘅連繫。」

不過顏卓靈比舒淇撈多一瓣,就是唱歌。2017年以樂壇新人進軍樂壇,顏卓靈在《叱咤》更獲生力軍金獎。說到唱歌的發展,似乎又停頓了,「停咗幾年,出完第一隻碟想雙線發展,但接咗好多拍攝冇乜break,跟住去到上年,我好想唱返歌唔想停咁耐就遇上疫情,雖然我知道歌手界入面,喺疫情去到中後期,大家都出多咗歌,但係我嘅諗法係想儲子彈,𠵱家成個氛圍靜啲,錄新歌要等一個好時機,同埋我都希望拍戲為重。」

顏卓靈身邊亦有一位同是演戲的男友白只,兩人在拍攝《大樂師.為愛配樂》時撻着,2016年公開戀情,兩人年齡相差14歲。有位演藝出身又攞過金像獎的男友,有否請教男友演戲心得?「我哋都會有一啲戲劇上交流,正如我哋《狂舞派》演員聚埋一齊不斷討論,我身邊圈子有一啲朋友都係關於演藝事業,一聚埋就狂講停唔到,所以我同白只都會有呢一種交流,近年其實多咗問佢意見。」

兩人已經先後三次合作電影,最不介意情侶檔同場的,應該係呢pair!

【後記】條路自己揀

27歲的顏卓靈,畢業於浸會大學英國語言及文學系,不知有否關連,訪問時出現很多英文單字。眼前的她,不狂不舞,反而文藝得交關。說起初心,她會說現在做自己「心之僕人」很開心,很文青吧!她說,自己是個內向型的人。

讀書年代已開始拍戲,有否錯失了最珍貴的校園生活?她說:「呢條路係我揀,重新揀,我都係會咁揀,本身我唔係嗰啲鍾意shopping周圍唱K嗰種人,我有幸可以spend咁多時間喺自己興趣上面,我覺得呢個lifestyle好適合我喎!」

比較不文藝的說法,就是條路自己揀,仆街唔好喊!放心,顏卓靈條路,應該唔使喊。

化妝:Winki Tsang@vinciwinki.com

髮型:Hugo Poon

服裝提供:Theory

首飾提供:initial Accessory

場地提供:Green Tomato Limited

娛聞樂陪你走遍全球追星,即Like「娛果」FB 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