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秋生想申請台灣永久居留權 計劃在當地開學校兼發展舞台劇

更新時間 (HKT): 2021.02.13 22:44
提到香港,黃秋生無奈地表示現在的香港對他來說很陌生。

香港影帝黃秋生,早前接受台灣傳媒壹電視訪問時,他指自己做人從來都沒有計劃跟打算,是個行到邊算到邊的人,不過秋生在農曆年接受節目《大雲時堂》的主持人李四端訪問時,提到因香港已變成不是自己認知的香港,考慮申請台灣永久居留權的他,亦已打算在台灣開辦學校及發展舞台劇。

因為應節,秋生在訪問一開始提到過年,他指因為幼時家裏的環境不太穩定,加上一家人在一起的時候不多,故慢慢變得不想過任何節日,就算連生日及聖誕節等,有沒有慶祝亦沒所謂。當提到家人時,秋生指老婆孤僻,不喜歡熱鬧,至於兒子,他就以「君子之交淡如水」形容兩人關係,「他們有他們的世界,我經常說:『你現在21歲已經是成年人,我不會再像以前一樣煩你,我有我自己的哲學,我有我的人生、你有你的人生,大家的背景、成長的那個環境根本就不同,(我)小時候沒錢,你那麼好的教育又在外國長大,跟我完全是平行時空,同一個空間,兩個世界。』」

不平則鳴好蝕底

秋生曾經因為支持「雨傘運動」而被大陸封殺多年,當他提到被封殺的事情時,他表示封殺雖然是一個「傳說」,但他就實確感受到。至於問他是否有想過做一些事情挽救事業?秋生笑了一笑說:「別幻想了,有某一些人或事是不可能挽回的!」然後他又反問主持是否有看過荷李活的恐怖電影?「裏面不是有些綁匪嗎?把一個女人或是甚麼綁回家然後虐待他,他就以為求你(綁匪),就不會打他,求完之後他就會再進一步,你要吃這個,很噁心的東西給你吃,你要吃……他是慢慢來的,你一步一步跪下來,然後就跪舔,然後他又要再打你。他要的不是要你求他,要的是殺你,要慢慢地殺這樣。」秋生又似帶暗示的指自己只是在說某些人,還叮囑大家不要對號入座。

秋生又自嘲自己看到不公平的事情覺得必須要講出來的性格很蠢,雖然他直認這樣「非常吃虧」,但就坦言改不了性格。當秋生被問到那麼多年是否曾妥協過?他表示有:「譬如說對方勢力太大了,你就沒辦法。要不你就躲開,要不你就別講話,惹不起!」已在台灣生活了2個月的秋生,表示過得正常,因為正常就是快樂:「最少沒有神經病、瘋狂的人跑出來問『你今天為甚麼穿黃色?』那我穿黑色好不好?『黑色也不行!』、『你姓黃是吧?你為甚麼不姓藍呢?不姓洪?』我連姓都要改。」

想申請永久居留權

當主持問到將要回港的秋生,會否不再適應香港時,他無奈地說:「整體來說我之前長大的香港,沒有了,現在的香港很陌生。那已經不是香港了,已經不是我認知的香港,所以沒所謂,反正我來台灣是一個新的地方,我回香港,香港也是一個新的地方,可是你選擇一個正常的新地方,還是一個變態的新地方?」而主持問他回香港以後,打算甚麼時候再去台灣,秋生想也不想就話:「盡快!」再問會否想申請台灣的永久居留權時,秋生說:「那當然!」但他又帶有保留地笑着說:「不要講得太清楚,人生是留一點空白,我們中華文化就是留白。」

屈指一算,秋生已在台灣生活了兩個月,主持人亦問到他有甚麼感受時,秋生先表示覺得台灣人跟對食物的要求非常不一樣,他指很多時候去吃東西,那些師傅會告訴你這是原味、沒加工、沒醃製的:「你沒有醃製,原味的食物一定要講究食材本身,不是每一種食物你都可以告訴人家這是原味,要是原味的話我生吃好了!你乾脆連煮都不要煮。」秋生笑言覺得台灣人最奇怪的地方,是吃完甚麼都會說好吃時,主持人解釋這是一種禮貌,秋生即表示很欣賞台灣人的禮貌,因為禮貌就好像是人跟人齒輪中間的潤滑油,是必須要的:「你知道某一些地方(的人)就會說『滾』這樣嘛,叫狗一樣,人跟人之間的關係就會很疏遠。」

計劃開學校教演技

秋生大約在10年前,曾經跟朋友在台北大安區開了一間酒吧,而秋生亦正打算與朋友在台灣開設演技學校及發展舞台劇,皆因他認為台灣是最有可能實現的地方,問到他所開設的演技學校跟現時有的戲劇學校有甚麼不同,秋生說:「其實在演技上面有很多很多種不同訓練的方法,也有不同的演出方法,所以沒有說你這種的最厲害,那個是天下無敵,沒有!沒有這種功夫,可是我非常有信心,我相信我的方法跟他們肯定是不一樣。」秋生謂他演戲的基礎來自跟美國及法國人學習,再加上自己的電視、電影、舞台上的經驗:「把所有的東西融合在一起,這經驗我相信其他人肯定是沒有。」

對於在台灣搞舞台劇,秋生亦有一套見解,他認為當地有很大發展空間,他解釋自己的舞台劇不單是藝術水平高,更是票房高的那種:「其實有很多外國的劇本在台灣好像都沒演過,那些劇本也可以是娛樂性很高的。」而秋生又認為台灣電影曾經很厲害,但之後就變成香港,到之後就再變成大陸,但現在因為大陸有很多要求,突然之間就變得沒有以前般興旺,所以秋生覺得現在台灣是時候把電影業的地位提升:「是時候,不能再等,其實台灣是可以做到像韓國一樣,大家不要以為眼光那麼小,覺得不就是電影嗎?人家是用電影去帶動整體的文化,包括所有的化妝品、服裝、文化、食物,你看那個多大!所以台灣其實可以用電影去帶動所有東西。」

秋生又笑指在台灣,發現很多人對他的印象就只是「叉燒飽」,令他覺得台灣人欠他一個金馬獎,「我覺得我那一年應該拿影帝!」而秋生又笑說就算是不太好的電影,只要能拿影帝他就會拍,皆因以經驗來說,跟他說是好電影的,實際上會是爛片:「我情願是有人過來說我的電影不怎麼樣,可是我需要你的幫忙,幫我提升藝術價值。」秋生更笑言自己去台灣的願望就是拿金馬影帝,就算不拍電影,只要給他金馬影帝就可以。雖然《八仙飯店之人肉叉燒包》令秋生當年成為香港影帝,秋生就坦言自己很不喜歡這套電影,因為當年他覺得自己從演藝學院畢業,「為甚麼要演那麼色情、那麼暴力,這些賣弄的東西?」

雖然秋生在台灣後大讚台灣是樂土,但他亦狠批當地的建築醜到爆:「尤其是那個羅馬柱,我真的受不了,普通一個平房門口搞一個好像是英女皇的那些皇室的金色獅子之類的,搞甚麼鬼呀?」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娛聞樂陪你走遍全球追星,即Like「娛果」FB 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