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影漫步】和黃碧雲訪問張徹的糗事

更新時間 (HKT): 2021.02.23 02:00

去年藝文界最juicy的新聞,首推資深傳媒人黎則奮在社交網站爆料,指有顏色歧視的法官練錦鴻妻子是深受文青歡迎的小說家黃碧雲。之後,作家馮睎乾再為文談這「錯配姻緣」,大抒己見。其實人家兒女私情,事涉私隱,少提為妙。去年有關黃碧雲之新聞,值得一談的,倒是其早年著作《揚眉女子》一書,初版竟炒至天價,在二手書網站以6,500港元成交。事後,得主又以9,000人民幣轉售給國內藏家圖利。

不才寫他人之逸事,大原則是無傷大雅,得啖笑,不談男女瓜葛。有關黃碧雲,不才講吓當年她和我一起訪問大導演張徹的糗事。這單嘢,筆者有份,一起孭鑊。

話說85年香港中報大革新,找來已故文人吳仲賢掌大旗,黎則奮當主筆,趙來發(已故)任編輯,副刊記者包括黃碧雲、杜輝及我。9月初某天,編輯分派任務,工作之一是專訪大導演張徹。事緣張導北上拍攝《大上海1937》,並已完成了四分之一,回港小休順道宣傳此片。為隆重其事,老總特令黃及我二人前往。

60、70年代,張徹大名鼎鼎,在邵氏呼風喚雨,出席記者會前呼後應,身伴契仔一大堆。80年代初,張徹已無復當年勇,台灣發展一敗塗地後,回港替邵氏拍的片子又了無新意,沉寂了一陣子。85年已製作的《霹靂情》,亦因排期問題而不能上映。在這段低潮日子中,內地向張徹招手,禮賢下士,於是他便毅然北上拍片,期望捲土重來,重振聲威。

小弟是電影迷,黃曾在電視台工作,我倆二人事前做足準備工夫,查了資料。專訪張徹,理應冇難度,碎料一單。誰料到達尖沙嘴麗晶酒店咖啡室,和張導演見面,才知大鑊,訪談非常麻煩。

當年麗晶酒店電影人出沒眾多,邊上一桌,剛巧坐着剛成立德寶院線的岑建勳,還有陳欣健及一大堆電影人。岺建勳行運一條龍,聲如洪鐘,牛氣沖天。那天,張徹獨個兒前來,老態龍鍾,沒人陪伴,霸氣盡失,真有「冠蓋滿京華,斯人獨憔悴」之感。

張徹老了,有耳患,聽覺極差。他的廣東話,很爛。85年普通話尚未在香港流行,黃碧雲和我完全不懂普通話。事前編輯也沒料到有語言障礙這回事。結果嘛,雞同鴨講,專訪草草了事,黃和我異常尷尬,失禮街坊。其後,稿子刊出了,沒甚看頭。

86年後,我們各奔前程。黃碧雲後來當了作家,87年出版《揚眉女子》。不才去了愛克發菲林當銷售,一篋走江湖。

撰文:區紹熙

本欄逢周二刊出

【光影漫步】

超級戲迷,嬉笑怒罵品評新片。漫步影壇細說從頭。著有《港產片真巴閉》一書。

娛聞樂陪你走遍全球追星,即Like「娛果」FB 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