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調時光】唐奕聰,永遠像初中同學

更新時間 (HKT): 2021.03.10 02:00
■跟太極樂隊現在見面時仍然會喊起大家「全名」。

那些年我們盡是入世未深的青年,理想得像個大郵輪起航前第一趟出海的水手,只有滿懷盼望的風景卻不懂人情世故的風險,橫衝直撞裏成長,慢慢不容易露出真實表情,甚至會小心翼翼收藏起來,所以有些朋友是漸行漸遠,然而又有些從不會因為任何障礙拉遠了人生距離。

跟太極樂隊一路並肩前行,我們像極了初中同學,見面時仍然會喊起大家「全名」,認識唐奕聰也是從香港樂迷至今津津樂道的《第一屆嘉士伯流行音樂節》,或者應該說打了個照面結了緣,到真正交談應該是某夜尖東Tropical的士高,太極成為職業樂隊的一場演出。

今天的太極樂隊全是亞洲頂尖樂手,而且各人更是無數歌曲的幕後玩家,唐奕聰音樂世界啟航那天起,從不會有休止符,有時看見他勞累得確實令人不安。近年他身體狀態不好,根本沒法休息,他跟我說現在連酒也戒掉,只能揀飲擇食,而且還盡量做點舒心運動。

有一次他邀我到工作室漫遊,他再現孩子得意眼神展示珍藏玩具的笑臉,在幽暗房間閃閃發亮,他問有沒有情調,做音樂要情調,牆壁上轉動着他興奮不已的彩虹般花式投影。我叮囑他需要多些陽光,他說,有陽光冇陽光,我OK嘅!這份安然和平靜正正是甘苦生活提煉而成,能夠有機會玩音樂,他珍惜到不得了。

唐奕聰的編曲魔法讓許多歌曲甦醒,近年他還當了培訓師,引領新世代歌手進入更專業層次,不要少看這種照明作用,難得他仍有這片苦心默默守護香港音樂價值,不要看他永遠「客氣」,他對精準度要求十足,他會用包容態度收納你的意見,也會用方法努力證明自己想法,這種特質跟家駒好相似,只是家駒就會用「長氣」來說服你。我們看到了精英真正的堅持。

知道唐奕聰離去那天,我根本不懂得如何反應過來,於是穿上了鞋走到街外,拐了一圈又一圈。未來或短或長,在那片尋訪金黃麥田圈的路上,永遠留着唐奕聰追蹤星塵的足迹,那將是音樂旅人無限溫暖的日光。

撰文:陳海琪

本欄逢周三刊出

【藍調時光】

廣播人。寫作人。電視節目主持人。一直相信:只有逆風而行,才知道飛翔的力量。

娛聞樂陪你走遍全球追星,即Like「娛果」FB 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