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rie以為邵氏大樹好遮蔭 年半拍兩劇得4句對白無癮解約

更新時間 (HKT): 2021.03.15 00:30

雷深如(J.Arie)2013年加入樂壇,出道時被太陽娛樂力捧,更一度成為新人王,經過7年之癢,她於2019年離開,轉做獨立歌手,事事靠自己,一度孤苦無依,同年邵氏向她招手,J.Arie以為大樹好遮蔭,毅然簽下一紙5年賣身契,原定2024年中才約滿,估不到合作一年半,J.Arie便在今年情人節解約離開,回復自由的她日前在觀塘接受《蘋果》專訪,大爆「分手」內幕。

J.Arie簽約邵氏初期非常低調,嘗試學做乖乖女配合,不過去年先後推出《雙面哈菲》和性上癮為題材的《陰陽道具》,才女變「性女」,她在音樂上偏激大爆發,當然嚇壞大台高層,為免雙方對立,J.Arie最後選擇解約求生。好唔容易等到鬆綁,J.Arie興奮高呼:「冇約嗰一刻,我感覺鬆咗一口氣,終於我可以做《蘋果》訪問喇!」

「其實我張合約話長唔長,話短唔短,2019年年中動筆簽時,我未清楚自己音樂路向,年尾屎忽痕寫咗一本「誠實日記」,當中記載咗我之前未夠膽面對自己嘅一啲諗法同歪理,寫完認清自己原來係咁,接連又創作咗《雙面哈菲》同《陰陽道具》兩首歌。」J.Arie越見清晰自己路向,她不想創作商業歌,只想隨心而寫,但這些作品都被評為精神病系列,叛逆難馴的她勉強綁死在邵氏,相信只會兩敗俱傷,J.Arie就嘗試跟高層樂易玲傾談解約。

「我同樂小姐講,我同公司direction咁唔同,可唔可以放生我,畀我做自己想做嘅嘢,佢就覺得我做嗰啲歌,搞到個人咁癲,好唔正面,係返唔到大陸,我答佢我可以為音樂付出一切,我唔介意返唔到大陸,我當日簽大台,係諗過想入屋,想擴展香港以外巿場,係包括東南亞同大陸嘅。但其後發現自己喺音樂上行咗偏風,越嚟越違背呢間公司要求藝人健康、正面、好乖形象。樂小姐都應該預計唔到我咁癲,高層睇咗我《雙面哈菲》MV,唔認同我用咁嘅形式講重生,當中我又有100種輕生念頭,我知佢哋唔係咁happy。」

劇集做路人甲

J.Arie自嘲,「可能佢哋都好後悔,點解會有個罅位放咗我入嚟,呢個 靚妹好唔聽話,教而不善,當我再嚟一首激過《雙面哈菲》嘅《陰陽道具》。大家都唔係win win情況下,我就問公司可唔可以放生我,畀我一條生路,養住我都影響到佢哋,擺我入佢啲劇係返唔到大陸。」J.Arie最終如願獲放生,回顧這一年半做邵氏藝人,「拍過兩套劇,總共有4句對白,其中一套係《非凡三俠》,公司特登安排我飛去大馬拍一場戲,我喺cafe見到Chilam(張智霖),遞本書同佢講『你可唔可以同我簽個名,我係你fans』,最後套劇出街,我變咗wide shot,對白被cut走。另一套係《陀槍師姐2021》大結局嗰集,出場講我殺咗男朋友落口供時爆喊,呢套我有3句對白....出咗3秒,叫做同陳豪、宣萱同場。」J.Arie兩次演出機會,角色完全沒發揮,跟路人甲根本冇分別。

J.Arie跟邵氏合約不是包薪,一年一騷,工作年半拍兩劇4句對白,結算出糧有4位數字。疫情下演藝工作驟減,問到J.Arie這段艱辛日子是否靠食老本?她衝口而出:「老本?首先我從來都冇老本,入行8年都未試過包薪。」她直認每月量入為出,被迫做「月光族」,「呢刻銀行戶口積蓄有5位頭,算入行以嚟最多錢。2013年做新人時,因為有新鮮感多啲嘢做,過咗兩年冇承繼。所以我學識唔能夠靠等,要自己製造機會,發揮小宇宙,又做下網上節目,咁樣少少少少就湊埋一份糧。」

全日只吃菠蘿油

音樂發燒友J.Arie勇字當頭,為追夢不惜一切。她最大開支是做歌,由創作到拍成MV,慳錢下一腳踢,「我只會搵一位攝影師拍MV,其他production、剪片、監制同宣傳自己做晒,但慳極做一首歌至少都要8萬蚊,我而家係鋪鋪清,儲夠錢就出一隻。我見過有歌手成日hashtag一句『貼錢返工食樹皮』,呢句都係我心底話,好認同。」J.Arie不至於食樹皮,但都節衣縮食,「咁多年我為做音樂咁願捱麵包,有時全日食個菠蘿油加杯熱奶茶,21蚊搞掂,全日只食呢餐,唔怕肥,其餘時間飲吓水,食吓梳打餅。」J.Arie每日銀包都只放2、300元,出入盡可能坐巴士、港鐵,如非必要才豪搭的士。J.Arie自爆曾試過為省錢,請化妝師化靚妝keep兩日去開工,結果翌日皮膚敏感。

J.Arie現在最大心願是明年出碟和開一場演唱會,為了這目標,她不介意死慳死抵。決定離巢,掙脫珈鎖,她自覺距離目標近了。「我認清自己,放下心頭大石,唔使再扮斯文,完全做返自己,索性再由零開始。」J.Arie的學歷不錯,入行前是港大法律學士,可是未有學以致用,「當年唔理父母反對要入行做音樂,我唔覺得好嘥,將來走投無路。我先返去做律師。最初入行,我係有10年計劃,到而家都過咗8年。我個timer想重頭計過,我而家31歲,到40歲時再睇下點,時再返去做讀番個法律牌,暫時冇嘢可阻到我,唔係咁諗就唔夠盡力。好多人或者覺得人大了過唔到自己心理關口,我就好擺得低,即使到時40歲入律師樓做Junior畀人使,我都唔介意。我唔怕跌、唔怕捱,想趁後生嘗試多啲嘢。」

在圈中浮沉8年的J.Arie除習慣了辛酸,還學會釋懷,「只要唔同人比較,唔去諗人哋點樣,自己就唔會去流一滴眼淚,不過有時我都會無端端沖涼時喊咗,人人都有辛酸,但我哋好多時只睇到人哋風光,千祈唔好唔小心比較咗...我只係同自己比較,希望今日比噚日進步。」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娛聞樂陪你走遍全球追星,即Like「娛果」FB 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