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隔9年再攻紅館丨RubberBand保持拆夥危機感 堅持正面應對逆境

更新時間 (HKT): 2021.03.18 20:00

過去兩年,大家面對一幕又一幕的道別,每一次聚散總添上莫名的傷感。樂隊RubberBand(RB)於2012年經歷紅館聚散後,同樣面對不少變化。事隔9年,他們再次相約大家聚首紅館,希望讓大家明白即使面對身邊人和事別離,也應該抱着下次重聚的心態繼續前行,好好迎接前面的「散聚」。

這首於2019年推出的《漫長》,歌詞正道出在大時代下的漫長路上,要抱着不甘心放棄的心態繼續前行,RB自2016年跟前唱片公司完約後,為求更大自由度,決定自組公司運作。獨立後,累積了2016及2018年兩次演唱會經驗,決定再度入紙紅館申請檔期。阿偉指去年落實檔期後,一直沒有放在心上,全因武漢肺炎疫情關係,即使距離開騷不足一個月,仍有變數存在。當他們收到主辦決定博一博的消息,才真正落實下月4至5日舉行的紅館演唱會。訪問見街前一天,RB演唱會的門票,包括因預售反應熱烈而加開的3號場次,門票被掃光,有不少fans要求再加場。

「散聚」歷史重演

演唱會命名為《RubberBand Ciao 2021》,ciao是意大利文,是hello,也是goodbye,6號說:「我哋問自己,仲能唔能夠畀大家入嚟就得到一種好強嘅能量,儘管個天係好黑暗,出返去個天就光晒?我哋覺得帶啲假大空口號係好唔啱我哋性格,所以就喺好短時間內,好快同步諗到散同埋聚。」6號指,樂隊成員都是70後、80後出生的人,都曾在80年代尾、90年代頭經歷過親友或同學移民外地,他說:「嗰時讀緊書,能力好啲嘅朋友同屋企人,可能計劃去澳紐美加移民,能力唔好就喺啟德機場講再見喇。估唔到而家到我哋再諗呢啲問題,大家要好老實好認真去面對。」

6號覺得自2019年以來,移民經已慢慢成為香港這代人的命題,他與太太不斷跟朋友們食farewell飯,也不知何時再見,每次見到大家都是很倉卒計劃移居英國:「雖然面對住呢個大環境,但係我哋都好正面,我記得泥鯭好堅持,而家我哋個演唱會名叫Ciao,喺意大利文嘅意思,包含咗『你好』同『再見』;但中文就好得意,再見係相信會同大家再見面。儘管呢剎那要同大家分開,泥鯭話我哋唔好講『聚散』,我哋要講『散聚』,將『聚』擺喺後面,我哋有一個信念喺度,可以用我哋音樂、文字喺嗰幾晚同大家分享我哋想嘅嘢。」

泥鯭相信這段日子大家會遇到不開心或好𤷪𤺧的事,屈住屈住發洩不到,但靠着音樂、電影或文字,絕對是可以幫到大家,他說:「我諗而家都唔應該叫打氣,用抒發囉,因為有時齋打氣冇用,太過正面會好假象,所以我覺得做緊音樂都係話畀大家聽,好似我咁要坐直,都要繼續飲水,繼續平平安安。」

創作總有出路

現時香港創作環境比以前更困難,令人感到有種無形的壓力,6號直言:「唔諗咁多啦,有時我好相信我哋講身邊故事、呢個城市嘅故事、我哋幾個認識朋友嘅故事,通過講故事去將自己想講嘅話擺喺裏面,化成我哋嘅大碟、單曲,喺自己份百幾字歌詞入面又好,嗰3、4分鐘嘅歌裏面都好,係我哋自己掌握到,喺嗰個舞台度掌握。」

泥鯭亦有同感:「思想同言論空間係明顯收窄得好緊要,但創作最可愛嘅嘢,佢唔係你平時同人傾偈、好直白去講出嚟,你好多嘢都唔能夠直白講出嚟,但創作往往可以喺文字、畫面上面,好婉轉、美學、美感高嘅技巧去表達,呢樣就係創作最有利之處。無論你點樣打壓、點樣收窄都好啦,總有一個空間可以將你嘅思想傳遞出去,除非你直頭將嗰個聲音滅咗啫。反而我覺得喺呢個時勢,創作嘅靈感同思潮係更加澎湃。」

今年1月1日,RB於叱咤頒獎台上奪得由一人一票選出的「我最喜愛組合」,泥鯭覺得這個獎的基制是投票選出,代表有人跟RB有同一信念,他說:「太平盛世時,獎項真係喺商業上幫到創作人同音樂人,但係而家呢個時勢,獎項係有第二個功能。」阿偉指不少人覺得RB的歌曲陪伴住他們,但他們反而覺得其實得到這個獎,是大家陪伴住RB,一齊擁有共同理念及價值觀。6號認同是大家都喜愛一個價值,只是他們4人比較擅長用音樂表達出來,他打比喻道,其實即使是一位麵包師傅或修路工人,只要他們用心做一個菠蘿包或修好條路,也代表相信同一價值。泥鯭再補充:「對仲可以投票嘅人嚟講,係一種抒發,呢類型頒獎形式或者基制,係一種表態。喺現實生活中被扼殺渠道去表態,香港人好叻,利用其他渠道話畀其他人聽自己點諗。」

無諗解散

RB在宣佈開騷同時,騷名令不少人覺得今次是解散前的演唱會,RB忍不住笑一笑,6號指這也是意料中事:「我哋成間小公司,上下得7個人,大家去傾咁講意大利文嗌出嚟,一定會有人覺得係咪會有解散嘅考慮。但係唔係嘅,大家都開始有唔同嘅家庭狀況,好似阿正啱啱又榮升為爸爸,大家未來嘅路,可能各自會調控步伐,又冇諗到解散呢樣嘢。好老實講,今日唔知聽日事,我哋做好今次呢個音樂會,我哋順住英文字母去諗專輯,下張『J』,偶爾又會同身邊兩位去傾吓搞乜。去到中年,係咪仲好似後生一代好有火?可能而家嗰個火我哋變成中醫啲文火,慢慢去煲,唔會突然去爆出嚟。做完今次《Ciao》,可能又有新嘅任務又未知,所以先做好今次先。」

泥鯭指自從鍵琴手藝琛於2010年因健康理由離隊,已經好多人指RB做多一張專輯便拆夥:「其實都幾得意,因為成日keep住有拆夥感覺,就好似一期一會,反而去珍惜每一次工作同一齊機會。」6號指正如上次做《i》專輯時,他們投放了龐大資源去做,就是有種「有今生冇來世」感覺。之後又會去想到下一張「J」字又可以怎樣做,可能就是有這種火花去燃點,他說:「其實好多時啲人話我哋好chill、hea做唔係好有鬥心,咁正正淆一淆就十幾年,咁係有趣,大家頻率係好近,你唔會見到我做啲嘢好勁、好衝,正正係用文火煎咗咁耐。」

獨立後首次辦紅館騷,面對限制措施入座率得一半,他們承認是一大挑戰,一來觀眾入場後會失去以往紅館坐得密密麻麻感覺,二來表演者在這情況下要思考怎樣維持做騷氣氛。即使如此,他們仍渴望跟每晚約6,000名觀眾互動,全因大家也久違了這種現場演出睇騷感覺,6號也覺得這是一個時代的見證,體驗疫情下開騷的挑戰。問到有甚麼說話跟準備入場的觀眾講,泥鯭說:「有呀,其實除咗嘟code(安心出行二維碼)之外,仲可以填form,同埋要好好保重自己身體,等自己健健康康,其他觀眾都健健康康入場睇呢個騷。」阿偉希望大家放鬆心情入紅館,再一次感受現場欣賞演唱會的感覺。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娛聞樂陪你走遍全球追星,即Like「娛果」FB 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