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味人生‧親情丨吳綺莉1歲父母離異被當「人球」 與媽媽溝通近乎零

更新時間 (HKT): 2021.03.20 00:30

吳綺莉(Elaine)在單親家庭長大,父母在她1歲時候離異,Elaine跟隨母親鄭黎明,但關係疏離,童年時已經好似「人球」一樣被人踢來踢去。幾歲開始,由住在汕頭的外公湊大,或許是她最快樂的童年。「2、3歲時候,我就跟外公喺汕頭住,佢最錫我,我出世冇耐,外公中風有半邊身郁唔到,但佢就成日瞓喺床抱住我。以前唔使一定返幼稚園,街上冇咁多車,我就好似街童咁,幾歲人仔成日周街走。」

要升上小學,Elaine雖然獲安排返香港,但仍繼續與跟媽媽分開,被安排送到港島區一間名校小學讀書,校規嚴謹,宿舍的生活十足軍訓一樣,完全沒有自由。「宿舍有校監,每朝起身都要整好蚊帳、摺被,每個人有一個鐵櫃,每一格都要好整齊,歪咗就要對住牆罰企。返工都有15分鐘走盞,我哋完全冇,3點半響鬧鐘(放學),5點返課室做功課同自修,時間表列得好清楚,8點全部熄燈瞓覺。」吳綺莉從小便沒有感受過家庭溫暖,宿舍的生活更顯得冷冰冰,她最深刻一次是那年的10號風球,「有啲同學早走咗,得番幾個同學,但宿舍嘅玻璃爛晒,外面又大風大雨,好驚,感覺好唔好。」由於「唔鍾意」,吳綺莉多次「偷走」,但不成功,當年的學校還會體罰學生,「以前有體罰,女仔好少少啦,行去黑板打開手掌,要伸到好直用間尺打落去,以前細個隻手好薄,一打就腫晒;男仔仲慘,要趴喺度打藤,幾𤓓。」

從未感受家庭溫暖

無論小學或中學,Elaine都是被送去不同的地方寄宿。「有時啲人問我節日點過?冇,好少一家人坐低,所以點解我咁鍾意喺屋企,因為由我有印象開始就冇呢件事。小學大少少,畀我唔使寄宿,但唔夠一年又俾屋企人送去第二度,美國一個鄉下地方,要坐螺旋槳內陸機去,全個town只有5個中國人,其中4個係一家人。喺嗰度住咗一年,基本上方圓500里都見唔到人,只係見到鹿呀,窗外可以望到密西西比河,嗌救命都冇人理。」好唔開心?「我住喺一個寄宿家庭,但冇得諗開唔開心,因為唔係你揀。」捱不夠一年又「頂唔順」返香港,可惜一年後再被人送走,她苦笑說:「今次去英國,點知都係咁得意,成個town都係老人家,我成日講笑話企崖邊對面又望到法國。」她直認英文水平麻麻,「好難用心讀書……但冇得諗番轉頭。」

自幼與公公相依為命

從來沒有反抗的餘地,她形容與媽媽溝通是「十分十分十分十分之少」,她續說:「由我有記憶開始,都係跟我公公,好少時間同阿媽接觸。」即使吳綺莉誕下卓林後搬到上海定居,但母女之間仍是很少說話,「問乜都話『你自己諗啦』,唔會同你傾好多嘢,溝通上唔識,有影響到我都唔識同人溝通。可能因為咁我都係乜都自己解決,但佢未必消化到,係我哋最大嘅缺口。」她曾在一個大陸真人騷中透露,當年是靠吳母每月接濟,試過將人民幣好似「撒溪錢」般丟在地下,要Elaine逐張逐張執起,又試過半夜揮菜刀逼吳綺莉去找成龍,吳母發脾氣時會亂砍,最後才決定與卓林一齊返港。對於舊事重提,Elaine都不願再多談:「嗰次只係朋友傾偈,但算啦,過咗去。每個人都有每個人嘅問題,屋企嘢好少去講,感恩,好多嘢畀我經歷咗先知咩叫珍惜。」2015年,鄭黎明在上海病逝,一切前塵往事化為煙,年前吳綺莉將媽媽的骨灰運回香港安葬,完成她的最後遺願,以盡孝道。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娛聞樂陪你走遍全球追星,即Like「娛果」FB 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