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師執位》廖駿雄自責未能開解好友翁美玲 轉行開夜冷舖慘變負債百萬

更新時間 (HKT): 2021.04.08 00:30

認得他嗎?雖然兩鬢和鬍子都斑白了,但身形反而沒有年輕時肥胖,他是資深演員廖駿雄,可能名字有點陌生,但60、70後的觀眾會認得,他就是在苗僑偉和翁美玲主演經典劇《天師執位》內,扮演「大粒墨」胡一招的角色。現實中的他是「村長個仔」,父親廖潤琛曾是上水鄉村長、新界鄉議局第一副主席,當年獲英女皇授勳為香港太平紳士MBE。

「我17歲入行,因為唔鍾意讀書,老竇問想做乜?我話唔知喎,佢話去學整車啦,咁學整車需唔需要識英文先?佢話要,咁唔得啦,跟住朋友介紹入咗TVB,是但應付老竇,一做20年。」雄哥是無綫第八期藝員訓練班學員,同期有廖啟智、陳敏兒、湯鎮業、景黛音等,剛巧在訪問前夕,智叔走了!「噚晚收到電話,個心好唔舒服,以前一個禮拜見佢兩次,大家同發哥(周潤發)一齊跑步,佢係最fit嗰個,又最食得,諗唔到佢咁突然離開。」

看着吳孟達、廖啟智等老友逐個走了,現年60歲的雄哥好欷歔,「唉!其實人生就係咁,每個人年紀大都有問題,我都有少少病痛,三高裏面實有一樣中,我係血糖囉,要食少啲澱粉質,一個禮拜抽兩三日跑步,盡量令自己有好嘅身體,唔好畀仔女負累。」

下月是翁美玲逝世36周年,當年阿翁為情自殺轟動全港,湯鎮業受到千夫所指,身為兩人的好友,雄哥曾為開解不到阿翁而自責,「我同湯鎮業喺廣播道一齊租間房住,睇住佢哋拍拖,阿翁走前一晚,喺公司見到佢,我有問過佢係咪唔開心,我喺屋企陪你啦,佢都話唔使,佢OK,結果咪咁囉!喺嗰段時間我有少少內疚,如果嗰晚有陪佢傾吓偈,應該會好啲嘅。」

回望前半生,雄哥在無綫度過了20年黃金歲月,雖然只做陪襯的配角,但拍了多部滿意的劇集,包括《天師執位》、《薛仁貴征東》、《北斗雙雄》,「當年真係由朝拍到晚,想返屋企都冇得返,最高峯拍7日7夜冇瞓,記得第七晚收工,我仲同呂良偉去disco,跟住唔夠30秒,我喺disco門口瞓咗覺,太攰。當時我喺TVB算係當紅嘅二線,劇集一部接一部。」

80、90年代的香港社會,好多人都打幾份工搵錢,身為演員的雄哥都唔例外,28歲結婚的他育有一子一女,為了養起頭家,在TVB拍劇時已兼職做裝修,「住家舖頭裝修乜都做,冇尷尬,首先催眠自己,我唔係演員,我係裝修佬,泥水鬥木電燈油漆我都識,做咗20年有多。有頭家冇得諗,因為要養妻活兒,你唔食,佢哋都要食。自己又鍾意買車玩車,心頭好多必然付出多啲,勞斯萊斯、法拉利、Benz、寶馬都揸過,而家得番Alphard七人車,年紀大咗連車都唔想揸,搭火車出九龍舒服啲,唔想嘥精神。」

雖然演出機會很多,雄哥卻在1997年選擇離開大台,「啲人成日話魚唔過塘唔大,當年因為東南亞市場拍錄影帶好旺,啲人叫我去東南亞,我又衰嘅,經理人挽留我,我求佢畀我走,點知安排好晒之後,一離開TVB就金融海嘯,東南亞嗰邊好多公司執晒,劇組停拍,去唔成馬來西亞,咁要生存要食飯,咪開咗夜冷店。」

天無絕人之路,由演員轉行做夜冷,雄哥靠的是香港人膽粗粗的特質,「當時因為金融海嘯,香港百物蕭條,好多舖頭執笠,我咪諗吓有乜生意做,諗到去法院拍賣嘢返嚟賣,然後賤物鬥窮人。初初搞我都幾膽粗粗,當時我得5萬蚊,3萬蚊入咗貨,跟住喺九龍城租舖頭,夜晚就搬貨同老婆執舖,你估唔到嗰3萬蚊貨,喺嗰個月我做咗16萬生意!雖然有人睇唔起夜冷呢個行業,但男人搵兩餐養兒育女係咁。」

那些年把握時機的雄哥,轉行後成功覓出路,怎想到成也夜冷,敗也夜冷,風光時曾擁有勞斯萊斯,生意失敗後負債逾百萬元,「我窮過,夜冷蝕到我攤攤腰,因為我喺梭亞道開多間4,000呎,然後金融風暴過咗,你冇咁多貨收,儲負債就好快,儲正資產就好耐,負債差唔多100萬。蝕咗之後慢慢捱,當時將錢交晒畀老婆,我每日配給得廿蚊食早餐,更加激起你鬥心,你唔想每日得廿蚊配給,咪動腦筋去搵錢,入咗家姐公司做採購,了解到好多外國定單畀寧波做,因為自己做開生意,打份工唔夠皮,同家姐講畀我上寧波開貿易公司,做番你嘅供應商,咁就上咗去8年,成個浙江省行晒,還晒錢咪返嚟香港。」

雄哥是村長個仔,難道父親沒有施以援手?「爸爸喺86年走咗啦,成日啲人話新界仔大把地,其實冇,地係太公,唔關我哋事,我哋仲要係最大房,派錢最少,我有生之年到而家,最大份嗰次都係10萬,其他一萬幾千,要太公賣地先有得收。我冇特權㗎,我啲特權靠自己打出嚟,我唔係二世祖,啲人幻想多得滯,我老竇都唔貪,佢貪我就發啦,因為上水以前大火燒晒棚屋,爸爸同張人龍搵人重建上水,爸爸搵咗彌敦酒店老細陳符興,佢好信我爸爸,成個上水重建後,交畀我阿爸去收租,我阿爸一蚊都唔貪,佢驚人背後講閒話,唔做呢啲。」

雄哥以父為榮,永記教誨腳踏實地做人,「成個北區,冇乜人唔尊敬我爸媽,有條街叫龍琛路,係紀念我爸爸同張人龍,張人龍係傅聲爸爸,亦係我姑丈,喺粉嶺『鳳溪廖潤琛紀念學校』係政府為咗紀念我爸爸而建立。環顧今日,我可以斗膽講句,北區冇人可以做到我爸爸嘅位置,可以號召成個新界包括沙田元朗。爸爸係好清廉嘅人,我都係比較藝術家脾氣,唔係我能力得到嘅錢,不義之財不可貪,貪咗唔會安樂。」

雄哥的兒子廖家爵亦跟隨父親腳步,前年加入TVB藝員訓練班,有份拍《陀槍師姐2021》、《踩過界2》等劇,多是扮演古惑仔閒角,暫未受重用,「每行都有狀元,睇你心目中想做乜,想終生做演員或要去威、多人識炫耀,我個仔唔係貪慕虛榮嗰啲,佢想做戲,做父母幫佢一定有,但努力要靠自己,由細教兩姐弟一定要好禮貌,讀書成績唔好唔緊要。佢啱入行一年多啲,仲要努力,我覺得男演員最少要浸五年學嘢偷師,快得滯對佢未必好事,有邊個未捱過?發哥都做咗店小二幾年,駱應鈞係叫雞常客,達哥、智叔都經歷過。」

子女都長大了,雄哥和太太現於上水打理父母留下的佛堂,「佛堂係爸爸媽媽創立,媽媽走時好唔放心佛堂,我叫媽媽放心,我會打理直至我油盡燈枯,而家我同太太日日打掃裝香。退休?都係咁講,有人搵你拍咪拍,冇咪喺佛堂。」

-----------------------------

蘋果初心不變!26周年「撐蘋果Tee」預售:

你的優惠訂購海外訂購按此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娛聞樂陪你走遍全球追星,即Like「娛果」FB 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