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人物】配角關注組 陳逸寧

更新時間 (HKT): 2021.04.11 02:00
■41歲的陳逸寧近年玩票性質接戲,將重心放在家庭上,「呢個階段小朋友重要啲!」

陳逸寧說,在新片《二次人生》中是第一次化老妝扮病人,角色沉重要面對生離死別,與《志明與春嬌》和《恭喜八婆》完全是兩回事。她自己也說,對上一次面對這種氣氛的電影角色,要數到2004年的《蝴蝶》。

配角都有配角的命。陳逸寧每次都戲份不多,但總會令人留下印象,但不代表搵到食,所以她在2007年索性轉行做保險,就是看清娛樂圈沒有保障,「做演員好被動,做保險係主動,我要搵錢就搵到,我自己可以主導成件事嘅一部份,其實係平衡返我一個無助嘅心態。」

近年玩票性質接戲,反而走出一條最強女配角定位。問她想再像《春嬌》爆多次?她比較實際,「我唔希冀爆唔爆啦,講真又唔係細!」41歲的陳逸寧說。

訪問後再度補妝的陳逸寧卻說:「頭先開住攝錄機唔好意思講,其實我都想可以提名一次,攞一次獎嘅!」

配角都想有回報的,不過陳逸寧人生的主角有她最愛的老公和兒子,有仔萬事足已經是最佳獎項。

撰文:文嘉龍

見到婆婆最後一面

勵志片很久沒有出現。《二次人生》是一部關於人生和跑步的電影,陳逸寧戲中演的「師母」最後因病離世,沒有呼天搶地,卻有淡淡哀愁。「𠵱家香港面對比較多問題,需要激發下自己。戲裏面我嗰part有生死出現,去到呢個狀態面對生死,我希望大家睇完都會珍惜,喺一個僅有狀態底下,你擁有就做到最好。」

電影在2019年10月開拍,戲中陳逸寧要面對生死,現實中她90多歲的婆婆在11月因病離世。陳逸寧出生於馬來西亞怡保,兩歲來港生活前,一直在馬來西亞由婆婆湊。怡保的喪禮習俗,會將棺木放在家中數天,然後親友到家中憑弔,全家都是天主教徒的陳逸寧,那幾天齊集在家為婆婆祈禱。比較「好彩」的是,那時候還未有疫情,陳逸寧可以送婆婆最後一程。

說到婆婆的離去,陳逸寧即時淚崩,「講呢啲話題真係好容易喊。其實佢臨走嘅時候,我舅父有打畀我,我婆婆最尾同我講就係no worry la,be happy la(馬拉腔),佢都九十幾歲,佢人生哲學就係唔好擔心,乜都要開開心心。我每年都會返去探佢,所以唔係話好大遺憾。我兩歲幾先嚟香港,因為屋企窮,爹哋媽咪喺香港做嘢先,婆婆湊到我兩歲,我特別感謝同掛住佢。如果發生喺舊年,去到隔離完個儀式都完啦,叫做好彩起碼見到佢最後一面,其實婆婆做完手術就走咗。」

今年的娛樂圈面對更多的生離死別,短短數月先後走了李香琴、吳孟達、唐奕聰和廖啟智。陳逸寧和智叔合作過《選戰》,當年兩人在劇中更有很激的咀嘴和床戲。陳逸寧說:「之前淨係知道佢入院,咁快就走咗!我見到好多朋友都有post出嚟,我自己覺得好多嘢在心中,同佢祈禱囉!嗰陣同智叔有好多交流,我哋拍嘅戲關於政治,我哋都有討論下㗎,李心潔個角色叫葉晴,佢係候選人(特首),智叔又係另一個候選人,佢就講返自己角色裏面嘅政見畀我聽,佢好入戲,我又會反對吓佢,做戲嘅時候大家都好認真!」

人生無常,「知道消息之後啲畫面出晒嚟,我都有loop返睇返啲相,不過我見到咁多人post我就唔post喇,費事好似抽水啦,人都走咗。人生真係好無常,所以真係要珍惜同埋唔好後悔囉!」千祈唔好慣。

彭浩翔發掘我另一面

陳逸寧說,人生路上總會遇到不同的恩師。她畢業於樹仁輔導及心理學系,未畢業已經被星探發掘,1999年拍港台的《Y2K前的暑假》入行,與方力申、高皓正、林子萱和周子駒等合演,那些年大家都很青春。陳逸寧可說是第一代𡃁模,入行初期是廣告女郎,她和唐詩詠是初代「邦民女」。陳逸寧簽約中國星電影公司後,2004年在《蝴蝶》和蔣祖曼玩les,麥婉欣導演是她入行第一個恩師。

「其實我第一套戲係陳勳奇嘅電影(《辣椒教室》),去到《蝴蝶》就係麥婉欣,我覺得佢係令到我愛上演戲嘅一個導演。我記得嗰時喺Fringe Club(藝穗會)book咗個地方,我同Joman(蔣祖曼)有床戲,排床戲直頭上咗麥婉欣屋企張床排,我同Joman又要kiss,我哋成班都好熟成日嘈喧巴閉,嗰時去咗澳門拍,大家都好開心又學到好多嘢,每個部門都學識少少嘢。」

麥婉欣之後,輪到彭浩翔,更加是陳逸寧的恩師和伯樂。《春嬌》的「腿張開」已經搶晒戲,「彭浩翔發掘咗我另一面。比較重戲份係《春嬌》,第一次合作係《破事兒》,我哋可能喺慶功交流過下,佢睇人又叻囉我估,佢發掘咗我呢一面出嚟。《春嬌2》我哋去北京拍嗰個劇本係最爆,我都好感謝佢有搵我演出,佢話諗住我嚟寫㗎,你一定要拍。我睇返其實呢一個劇本係最搵到我性格,我哋喺北京拍嘅時候成日玩,我同阿June(林兆霞)、千嬅拍完就一齊食飯,一傾偈啲性格就嚟!」

其實拍完《破事兒》後,陳逸寧在2007年正式轉行做保險,她坦言當時純粹為搵食,「我純粹心態係搵食,我跟我阿爸搵錢囉,差唔多全家都係同一間公司,我爹哋、我先生、我老爺奶奶都係同一間公司,嗰時未識我先生,我哋都係喺公司識。開頭training入去只係想搵錢,爹哋好似搵到好多錢喎,入到去就開始有一個幫人嘅心,有少少啦,又唔好講到勁偉大,我都想搵錢,我又唔係開善堂。」保險世家,有錢齊齊搵。

跟住爸爸搵食,總好過在娛樂圈浮浮沉沉。不過世事就是很奇妙,陳逸寧全職在娛樂圈打拼時,反而無甚發圍,以玩票性質接戲如《春嬌》反而爆出。陳逸寧說:「世事就係咁無常同得意,有時你強求反而冇喎,你唔強求,佢突然又嚟!我07年入行做保險,一開始好勤力,你個人一勤力就有好多嘢返,我覺得可能係個氣場問題,好似我𠵱家喺屋企湊仔,咪冇嘢返囉!當然我覺得我自己好好彩,如果我好勤力,但係我個人好負面,都唔會有好嘢返嚟,我細個睇過一本書話『幸運就是成日都要好正面同埋笑』,呢個係我人生小小座右銘。」

感激老公縱容我

近年陳逸寧雖然以玩票性質接戲,但大前提都要有發揮先得,如《選戰》和《春嬌》都造就不少話題。「有啲發揮就得,朋友搵我客串都得㗎,同埋要睇吓個team係咩人囉,可能感覺行先,同埋我一定要收到我嗰個角色簡介,冇完整劇本都要有我嗰部份劇本。如果好似friend到彭浩翔咁就梗係乜都接啦,冇所謂啦!𠵱家拍戲想正能量多啲,神經病我又做過,空姐我又做過,係未做過警察囉,但係不過……(如果要做女警?)睇下佢係咩性格囉!」正能量女警,好考演技!

陳逸寧說,現在自己全職做湊仔婆,雖然保險客照跟,但最大「客仔」就是快將八歲的兒子。她2013年下嫁保險業老公,她很感激老公給予她無限自由。

她轉行做保險不只搵到食,更搵到個老公,「佢冇限制我,佢好縱容我。其實佢都係我恩師,佢教識咗我好多嘢,有時候我喺屋企情緒會比較多,佢又教識我calm啲,唔好對個仔咁惡,所以我都好多謝佢。我哋同一間公司識,佢熱烈追求我,哈哈哈,佢成日借啲意話要傾啲保險嘅嘢,但係又約我去食生蠔去食啲好高級餐廳,都搞咗一輪嘅,之後我覺得佢個人好好,順理成章慢慢想穩定啲,我覺得佢係一個好穩定嘅人,覺得自己要搵嘅人就係佢喇!」

拍拖兩年後結婚,今年是拍拖十周年,陳逸寧說:「咁就十年!梗係有風浪啦,不過過咗去就算,𠵱家幾好啦!個個都有缺點㗎啦,點解佢包容到我,我包容唔到佢啫,公平啲啦,我覺得唔好成日我要求佢,而佢又唔要求我,不如大家都畀一個舒服嘅位去要求對方,同埋我哋咁多年一齊都知道,我哋係好錫個囝囝,所以唔好冇啦啦喺呢一刻挑起啲乜嘢風浪!如果有時覺得淡啲,咪欣賞吓佢另一面,去吓staycation囉,我覺得最緊要係溝通,每一日都要傾偈,噏下啲新聞都要傾吓,將大家啲價值觀拉返近啲,我覺得溝通同欣賞好重要。」

男主外女主內,現在教仔的重任落在陳逸寧身上,「主要都係聽我講多,因為佢做嘢都好忙,所以屋企嘢就變咗係我主導。」月初的復活節,陳逸寧也有任務給兒子,「我覺得佢要meet到佢嘅target,背好佢嘅乘數表先講啦,二年級都仲未識背,我嘅target就係要喺呢個Easter等佢背好,同埋佢揸筷子要識揸囉,我要求好basic㗎咋!」

做人同做保險都如是,最緊要meet到target。

【後記】歡呼

陳逸寧忙住湊仔都要為電影宣傳,新片中有句很重要的對白口號,「總要為人生歡呼一次」。陳逸寧很有同感,「我覺得真係好好彩,我已經歡呼咗幾次,我大學畢業啦;跑到條好勁嘅數、簽咗一張好大嘅單啦;拍到套好好嘅戲、票房又好,呢啲已經係歡呼咗!最勁嘅歡呼就係我生咗個仔,我𠵱家希望可以為我嘅仔嘅人生歡呼!」

那張好大的單到底有幾大?「幾百萬囉,算係咁啦,保險又唔係啲乜嘢product,又唔係iBank!呢張單係近排嘅事,我不嬲都係揼石仔,對我嚟講好好㗎喇!」

陳逸寧的最大回報,應該係個仔。

髮型、化妝:Star4 Makeup

娛聞樂陪你走遍全球追星,即Like「娛果」FB 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