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人物】阿燦的逆襲 潘燦良

更新時間 (HKT): 2021.04.18 02:00
■潘燦良人到中年,才由劇場進攻電視電影突圍成功,「只係演員生涯唔同崗位嘅際遇!」

見到潘燦良,叫他一聲「燦哥」,大家都習慣這樣稱呼他的。他說:「你哋叫我阿燦得㗎喇!」

「阿燦」,還有多少人記得和知道,就是廖偉雄在《狂潮》狂食漢堡包的新移民代表?眼前的這位阿燦,穿上西裝外套配上一頭貼盪髮型,臉上架了圓框鏡,潘燦良溫文爾雅,比54歲之齡更顯年輕。

燦仔是正宗香港屋邨仔,那個只要你肯努力就有出路的獅子山下年代,他考了四次才考入演藝,畢業後在香港話劇團留守了21年,雖在劇場界早負盛名多次獲獎,但大眾最記得他是「蘇玉華男朋友」。

男人40後才由《來生不做香港人》和《逆流大叔》人所共知,中年大叔的逆襲才真正發光,「好多嘢都係上天安排,我會唔會變成一個大明星,我都過緊一啲同我以往唔係相差得好遠嘅生活。」

潘燦良相信性格決定命運,「我本身性格偏向穩定型但內裏都有一定野心。」說來不慍不火,潘燦良是個真演員,劇場人有劇場人的氣場。都是叫他燦哥貼切!

撰文:文嘉龍

隔咗咁耐見返觀眾

月尾公演的《聖荷西謀殺案》,一樣的劇本,不一樣的演員,多年前早上演過的舞台劇,去年再有電影版,今次全新班底上陣,劇場界老手潘燦良遇上第一次演出舞台劇的田蕊妮。潘燦良說,自己縱有多年演出經驗,每次踏上台板都是新挑戰,何況算一算日子,今次是他有史以來相隔最久再上台的一次。

原因不用多說,因為疫情,講完。生於舞台的潘燦良,劇場人最享受和在乎的,是觀眾。「上台演出對我來講,完全唔係一件陌生事,唔係話可以上台就好興奮,而係可以同觀眾見面。我諗雀躍嘅心情就係隔咗咁耐之後,再次見返觀眾。」

最近潘燦良的心情應該更感雀躍,因為他和老婆蘇玉華合組的「Project Roundabout」團隊,去年找來12個劇目舉行《不日上演》抗疫讀戲劇場,以助停工同業有工開,近日被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頒發「特別表揚獎」予以肯定。「我諗全世界都面對同一個困境,舞台環境實在太困難,電影電視,你做完個檢測你都可以繼續匿埋喺間房繼續拍,但係舞台要見觀眾,根本成件事就唔完整。當劇院閂咗之後大家就真係冇嘢做,唔只演出,有好多戲劇教育、社區演出、學校巡迴演出,其實成個戲劇行業可以講係完全冇出路。」

潘燦良自己攞錢開讀戲劇場讓同業有工開,幸得另外三個有心單位出錢,《不日上演》才可以由4個劇目演到12個,去年3月籌劃、6月完成,最終有179個同業參與。潘燦良說,總算叫做出點綿力。疫境之下,自己劇場自己救,相信政府,唔怕!

「我哋見到政府幫到業界啲政策,實在有太多漏洞,有好多人嗰7,500蚊(補貼),申請咗3個月都未攞到,有啲半年之後先攞到,甚至乎有好多條件限制底下攞唔到,再者嗰7,500蚊可以有幾大作用呢?所以你見到好多人走咗去送外賣、去搬貨、走去做sales!我覺得正常,當你個行業出現咗問題,你就需要去用另一種方式謀生,不過另一個擔心係當疫情好轉,好多人已經喪失咗根本工作機會,佢哋返唔到嚟,呢個行業嘅人才就會冇咗!」政府的小恩小惠,多謝晒!

小宇宙自然會發揮

疫情之下,演藝人停工的常態,潘燦良自言算幸運,「當然工作上真係停咗一段時間,舊年由我做完《親親麗南》,差唔多去到冬季頭先有一啲電影工作,中間可能真係做得一兩日嘢,全世界大家都係咁樣,但係我比較幸運唔係有咁大壓力,所以輕輕度過咗!」

潘燦良很愛舞台很愛演出,自小不愛讀書成績差,中五畢業後考了四次才成功考入演藝學院,其間做過文職當過跟車,難得考入演藝,他知道要比一般人更加發奮用功。讀書年代不甚起眼的學生,找到自己喜歡的專長之時,潘燦良在藝演學院找到屬於自己的舞台。「你搵到一樣自己好鍾意做嘅嘢,你嘅小宇宙自然會發揮出來。」英文不叻的他,當年在演藝有個笑話,「我哋嗰陣接觸好多外國劇本係英文,我本身英文真係麻麻哋,非常之有限,但係當你有熱情,你咪會揸住本字典一路查一路睇囉,慢慢你就會有動力想去知多啲。當時我哋班入面有個笑話,因為我哋有外國人老師,講完之後,大家都會問,阿燦你明唔明呀,阿燦明,即係所有人都明啦!」

當年的17個同班同學,畢業後投考香港話劇團,結果只得兩人成功取錄,就是他和當時仍未成為女友的蘇玉華。《我和春天有個約會》之後,蘇玉華入了無綫,潘燦良留守香港話劇團,一待21年。他說,性格使然,留在劇團安安穩穩,「《春天》之後好多人都成名離開劇團,譬如劉雅麗、蘇玉華,我留返喺劇場比較適合自己。我諗最關鍵一次係《南海十三郎》男配角提名金馬獎、金像獎,嗰時有諗過如果攞到獎,係咪都有唔同發展呢,最終冇得到獎項,我回想如果當時得到獎項,可能都會決心離開劇團去做第二啲嘢,可能機緣問題,所以一路留返喺劇團做到離開。」

在香港話劇團的21年,固定月薪制,潘燦良說很幸運,「我哋出月薪好好㗎,冇幾多個演員係可以出月薪,仲有醫療後尾有MPF,所以我唔覺得有乜好困難喺我面前出現,但會遇上一啲心理關口,點解我唔可以做多啲重要角色。其實我唔做都得㗎,月薪定咗,我繼續行行企企都有月薪,但係你對自己有追求希望更好,你就會覺得有啲挫敗,係咪應該辭職唔做,慢慢就會有唔同機會突然間走埋嚟,突然間有一套戲會揀咗你去做主角,已經好滿足,因為人工就一定攞咁多㗎啦,加埋工作上能夠有發揮,仲有乜嘢愁呢!」

到了2012年,潘燦良覺得夠了,毅然辭去香港話劇團一職,「我唔係因為港視想搵我拍嘢而我離開劇團,只係一個機緣。我覺得喺一個地方工作咗咁耐時間,我覺得已經夠,我覺得應該停一停。我哋嗰時係每年續約,我完咗個合約,我唔想再做。當時都有同蘇玉華傾吓,佢話好呀,照自己感覺去決定囉,所以就完咗合作關係。冇㗎,諗住過多半年之後冇得食,先再搵返啲嘢做啦,真係唔掂可能走去七仔賣嘢都得啩!」

大家性格一種互補

當然不用到七仔打工,啱啱遇着剛剛,機會自然來。潘燦良仍然記得,港視《來生不做香港人》的總導演打電話給他時,說想找他和張可頤合作,他還跟對方說:「吓?你知唔知我係邊個㗎?搵我同Maggie合作?」當然,《來生》之後的故事,大眾都知道潘燦良更多。

決心一試冇妨,一句why not就向前衝了,「我覺得就算我唔喺香港話劇團都好啦,外圍做freelance我諗都可以喺劇團有工作啩,未必係一件令我擔心嘅事,我覺得應該要畀自己一個break,咁啱遇上咗港視。我記得總導演搵我嘅時候,我都問佢,你知唔知我得唔得㗎,但係佢好大膽,我又OK喎,why not,試吓囉,做咗之後慢慢越來越多人接觸我去做其他唔同嘢!」

以往潘燦良是「蘇玉華的男朋友」,現在獨當一面做自己。他和蘇玉華是1988年的演藝同班同學,相識八年後才正式在舞台劇《人間有情》定情,「呢啲真係際遇問題,冇得決定幾時一齊,亦都冇得決定幾時唔一齊,就算嗰時一齊咗,亦都唔可以肯定係咪咁長時間都可以好好,呢啲真係緣份。」拍拖24年,兩人去年註冊結婚,亂世之下給對方一個名份,「我哋大家都覺得呢段關係好穩定,好滿足大家生活習慣,係咪一定需要形式上去做呢?我哋唔否定會做,只不過有時佢工作忙,我得閒,有時我工作忙,佢又得閒,咁啱舊年大家都真係得閒,似乎係一個好好時候喎!擺酒就未諗到,𠵱家四個人食飯都做唔到啲咩,我哋唔係一啲大陣仗嘅人,可能屋企人食餐飯,因為雙方屋企人到𠵱家都未能夠一齊出嚟食飯!」

潘燦良說,他和蘇玉華性格一凹一凸互補。「我唔係話求安逸,而係我相對來講比較穩陣,佢比較鍾意自由啲刺激啲,大家性格就係一種互補囉!鬧交拗撬或者意見唔同,情侶夫妻都好肯定會出現,可能家庭上一啲瑣碎事,條毛巾要掛呢邊定嗰邊,可能都拗餐死,好正常!去到工作上面就更加有唔同意見,呢個意見唔相同,亦都係令到大家進步嘅一個好方法!」

老婆被指「太黃」飛出港台《鏗鏘說》主持,心情可有影響?潘燦良說:「完全冇影響!真係要講清楚啲,佢唔係冇得做,係根本得兩集啫!《鏗鏘說》團隊舊年已經approach佢,佢其實一路都唔想做,咁啱提出咗一啲嘉賓名字,佢好想去見識吓做杜Sir(杜琪峯)、曹星如,佢覺得好有興趣去做!唔係冇得做囉,而係根本佢只係做呢兩個就完!」

【後記】走唔走

潘燦良當年有「劇團王子」之稱,他靦腆一笑,「我唔覺得呢個稱呼好合適,好畀面有咗呢一個咁美麗嘅叫法!」

問潘燦良人人都話要走,他走定留?「我每兩個禮拜就聽到有朋友或者親戚話要走,甚至走咗!我都有諗過,不如離開去第二度生活,首先阿蘇就好清楚唔想離開,因為香港係自己屋企,所以佢好快好清楚要留喺香港!唔通佢留喺香港,我走咩,冇可能!再者去第二度都係生活,喺呢度都係生活,其實留喺度生活都需要好大勇氣㗎,我哋最後決定留喺度,唔係決定,因為我哋冇決定過走!你去到第二度又係要面對新生活,我哋𠵱家都面對緊新生活啦,不如用呢個勇氣去面對𠵱家嘅新生活啦!」

王子變大叔,逆流而上。

化妝:LUMAKEUP.ME

髮型:Ray Mork@AdmiX Hair Styling

場地提供:囍公館

娛聞樂陪你走遍全球追星,即Like「娛果」FB 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