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游學修憑小聰明撐起《試當真》 豪哥自爆當阿修係偶像

更新時間 (HKT): 2021.04.24 00:30

疫情,是讓本土網絡頻道崛起的加速師。因抗疫之名,返工返學甚至日常消遣娛樂亦被局限,公餘時間惟有轉投網絡世界的懷抱。不少藝人趁機開設網絡頻道,當中游學修的YouTube頻道《試當真》,短短半年已吸納近20萬訂閱人數、近2,000萬次總收看次數,套用傳統娛樂圈說法,《試當真》絕對是備受關注、炙手可熱、人氣急升的網絡新人。

這位「人氣偶像」《試當真》的骨幹幕前成員游學修、許賢、蘇致豪(豪哥)及林家熙(Locker)早前在葵涌接受《蘋果》專訪,豪哥表示所有事由一通電話說起:「有日阿修打嚟話『30歲啦,30歲要有啲嘢搞』,咁就打畀我同許賢話想搞壇咁嘅嘢,咁我都要同啲朋友傾吓、討論吓。最後許賢就話,我哋咪你朋友囉,其實大家都幾想做嘅,咁就成立咗呢件事啦。」對於短短兩個月已有10萬訂閱,豪哥笑謂比預期中早冒起,許賢說:「個概念係搞channel係睇餸食飯,有咩材料就煮咩餸囉 。平時我係同豪哥搞㗎嘛,而家有埋阿修,睇吓煮到啲咩出嚟。嘩!好多人食喎,咁係驚喜嘅。」

Channel需要游學修

四位成員早在《試》開台前已涉獵網絡範疇,從《CA:PTV》、《學舌鳥》到《金剛Crew》等不同YouTube頻道,稍遲加入的Locker亦曾經營個人YouTube頻道,對於網絡文化及模式有一定了解,但為何選擇游學修?豪哥直言視對方為偶像:「真係喎,我好似冇講過。嗰時你拍咗條片,我有留言為你抱不平,平時好少留言㗎我。因為個個剩係睇阿Dee哥(何啟華),我(留言)話最好笑係嗰位攣毛嘅游學修。」本身很喜歡電影的許賢,憑感覺「游學修很懂得電影」答應合作,他說:「唔係剩係游學修,因為有埋火柴仔(《試當真》初始成員兼攝影師)。喺CA:PTV,已經見識過阿修嘅實力,阿修係好懂得電影嘅人,起碼比我哋懂得先。我同豪哥都好鍾意電影,所以想同好識得電影嘅人合作囉,加埋阿修又好熟識網絡語言,同我同步到又有幽默感就好難得。」

身為主腦的游學修,自從走進娛樂圈、電影後,他曾經以為不再需要網絡平台:「因為我覺得成個影視圈嘅製作一定係少咗啦,我諗作為創作人或者作為演員表演者嘅話,我想點行呢條路?曾經有段時間係覺得唔需要(網絡平台),我係藝人嚟,我拍電影拍電視嘅。但後尾發現個世界唔同咗,氣候唔同咗,創作空間又唔同咗 ,演出個空間都唔同咗,咁所以我想再做一次Channel呢樣嘢,咁就搞咗《試當真》。」

除了由去年10月開台已坐鎮的游學修、許賢及豪哥,不到半年便加入曾演出電影《點五步》 的Locker、岑珈其、陳苡臻(Jessica)、倪安慈及陳穎欣(Yanny)。游學修坦言第一階段陣容已完成,因為8位成員與Channel之間已經互相融合:「佢哋代表到Channel,Channel亦代表到佢哋。」在《試》中越來越受歡迎的Locker,是游學修招攬的,他認為對方擁有獨特的幽默感:「2018年,我拍《仇老爺爺》搵佢客串,嗰個角色佢講好少嘢,剩係表情㗎咋,佢有種幽默感好獨特。好遺憾地喺電視電影度,唔好話佢啦,我都冇乜機會做搞笑嘅嘢,你冇練習就更難去演繹喜劇,但係我覺得佢好似有呢個潛質,結果證明佢而家仲受歡迎過我哋啦。」Locker對他亦十分信任:「佢畀我嘅感覺係,好知自己要啲咩,所以佢叫我做啲咩,我就覺得佢係有個諗法喺入面,所以佢叫我入嚟做怪,好呀,咁我咪做怪囉。」

早前頻道拍片《Channel需要錢》,雖然內容只是噱頭,但從零成本到現時已擁有頻道的工作室,游學修笑言只靠小聰明、廣告及課金。「第一日真係冇使錢,冇火柴我哋真係行唔到,因為火柴出力出機。你見喺屋企拍啦,除咗開飯之外,真係冇使錢,託賴以前累積一啲觀眾,可能都期待我哋再拍YouTube。我選擇咗一個創作模式,叫做用小聰明去避免,用一個風格去包裝呢種冇成本,所以變相你都睇到而家有啲片,開始有番啲製作。開Channel嗰陣我破產咁滯,我冇得拎出嚟,唔係我唔拎出嚟,當時當然零成本,但現在就是靠廣告收入及用者自付(課金),觀眾支持去營運大家的人工、租金。器材我們要添置,不能夠再只是用火柴的機一部搞掂晒。你開始添置器材,要購物要使費去營運時,就要靠收入。」

課金亦是受眾消費習慣的改變,從收看免費電視到課金睇戲、睇片,游學修說:「我朋友司徒夾帶認為呢啲所有課金又好,會員費又好乜都好,佢稱為用者自付。用者自付一定係網絡嘅趨勢嚟,但係呢一刻如果我以數據嚟講的話,佢依然係一個輔助,如果你真係用作成個營運,暫時用者自付嗰個收入係不足以支撐,只係叫做幫補吓,即使我哋個會員數字同課金數字其實都已經好理想。好老實,做生意你梗係要賺錢㗎啦,唔賺錢你做生意嚟做乜嘢?我諗最主要廣告收入同會員支持,兩者平衡。」

試當真的下一步 成為提供娛樂和創作的娛樂公司

對於《試當真》的未來,主腦游學修說:「(頻道)喺咪下一步就會變成娛樂公司?或者電影公司?或者經理人公司呢?佢都仲係一個舊有嘅模式底下個想法嚟,我唔敢話佢唔係。對唔住,我又要自己推翻自己,可能娛樂公司呢個稱呼係啱,可能我再吹遠啲,我會搞電視劇、搞電影,甚至乎搞動畫,亂噏先,唔知㗎,咁到頭來所有嘢都係搞緊娛樂之嘛。佢(頻道)最遠去到邊我唔知,但係我知佢應該會繼續用影片去提供娛樂,或者創作囉。」

網絡世界成在網民敗亦在網民,網民的投入度直接決定頻道的興衰。從《試》影片下的留言,充滿不同網民對影片背後的分析,他們的仔細程度簡直是研究級,許賢說:「自己覺得反而係我哋啲觀眾幽默感好強,例如豪哥上一個shot有眼鏡,下一個shot冇眼鏡,其實係冇意思,純粹拍嘢嗰陣漏咗唔連戲。然後啲觀眾就留言話豪哥冇咗眼鏡,但係因為入咗戲所以唔覺,而佢留呢個comment,就係佢覺所以佢留呀嘛,所以本身啲觀眾就係好強嘅幽默感。」游學修笑謂:「每次comment出嚟都變X噏大賽。好老實,有時有啲係over咗嘅,佢又唔係搞緊笑,但係讀到好大篇嘢出嚟,其實真係唔係咁樣。有時有啲比喻,我講一個人去街市買餸,咁唔係剩係講嗰個人去街市買餸㗎嘛,係比喻好多嘢,嗰啲有人睇到嗰時都開心嘅。」

比喻,是否正如杜琪峯所言,現時電影人要更聰明地創作?游學修即模仿對方,鬼馬指指門框上由fans親手題的六個字「試當真發大財」,他說:「我望住佢就好安心啦,佢可以令我平靜,呢個就係我哋將來嘅方向。」及後,游學修才認真地謂,試當真的原意是「keep住試嘢」,他認為只有一直保持不斷嘗試的心態才重要。當然嘗試的過程難免撞板,早前豪哥為無綫旗下歌手戴祖儀拍MV、游學修與蕭若元的「電影已死」口水戰,紛紛引起網民熱烈討論,當中自然有不少負評。游學修直言撞了板要反省:「近排都叫有個覺悟啦,day 1《試當真》就係試嘢吖嘛,有時有啲嘢做得唔好,咁咪下次做好啲囉。原來唔係㗎喎,原來諗漏咗少少嘢就係,你未準備充足就有機會做錯嘢,而嗰個做錯嘢係有機會搞到人,就要小心啦。」

他指負評一定會存在,重點在於思考自己是否有錯:「係咪改囉,唔係咪算囉。」對於網民的聲音越來越大,亦越來越嚴謹,游學修視作幸福及幸運:「你有關注,個火先會更大,個火先會更甘。呢個係關注度嘅問題,呢個係幸運嘅。又唔委屈嘅,我哋有啲作品都會表達到想法出嚟,只不過我會形容為修飾咗嗰個表達方式囉。大家可能覺得妥協呢兩隻字係好負面,但係其實每個人每一日每件事都要妥協,冇人可以100%全心全意,我話一就一,二就二,三就三。你返工唔得,你做老闆都唔得,《試當真》已經可能係最少要妥協嘅地方。」

-----------------------------

蘋果App大升級 更簡潔更就手!了解更多立即下載體驗

-----------------------------

蘋果初心不變!26周年「撐蘋果Tee」預售:

你的優惠訂購海外訂購按此

娛聞樂陪你走遍全球追星,即Like「娛果」FB 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