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人物】廣播道證人事件 張文新

更新時間 (HKT): 2021.04.25 02:00
■張文新大半生貢獻給廣播界,他說作為一個DJ「播歌都要畀啲生命喺隻歌!」

新哥張文新帶了大叠舊資料來到現場,有多本不同年代的《十大金曲》紀念特刊,又有他為訪問而準備的手寫資料稿,認真又專業。

叫新哥說舊事,他可以由上海曲說到廣東歌的源起。他說今年剛好是香港電台第二台40周年,他是活動的特別顧問。二台誕生40年,新哥的廣播路早在1973年加入港台開始,2013年榮休時位至助理廣播處長。

當年的廣播道五台山神話,老早只剩兩台;當年的《青春交響曲》各人,更加已經不再少年時。67歲的新哥,見證了廣播道和香港樂壇的重要時刻。

「今時今日好多人話香港樂壇係咪沉咗,近期熱鬧返啦,Viu有《全民造星》,呢邊又《聲夢傳奇》,早輪無綫同四大唱片有問題,只能夠自己做晒即係獨霸,你唔受其他人玩,做唔起㗎!」

百花齊放才珍貴。退而不休,新哥與時並進,「姜濤、MIRROR我有聽有睇,我到今日都有留意樂壇發展!」

撰文:文嘉龍

85、86年鬥得好犀利

要提張文新,不能不提由他而創的《中文歌曲龍虎榜》和《十大中文金曲頒獎禮》。龍虎榜的雛形,其實是來自他的節目《新哥新歌》而起,半個鐘頭的節目由聽眾打電話到電台選出哪首廣東歌是第一位,「外國有《格林美音樂獎》,電影有奧斯卡金像獎,我有少少仿效歐美數榜風格,叫人估邊首係第一位,嗰時好受歡迎,老闆就話半個鐘頭畀到一個鐘頭你,我直頭改咗佢叫做《中文歌曲龍虎榜》。」

新哥說:「開頭冇人理我㗎,唱片公司唔睬我,梗係睬當紅播英文歌嘅陳任、俞琤啦,當我做一個鐘頭之後就開始睬,嗰時我仲未係政府職員,只係一個DJ!」

到了1978年,他又度了條好橋,誕生了《十大中文金曲頒獎禮》,「嗰時好多DJ好興做埋歌手,好似商台六啤半,港台都有區瑞強、鄧藹霖、蔡楓華,如果我要做歌手,我仲早過佢哋呀,我自己唱歌唔叻,我全心全意做幕後。1978年我諗不如將冠軍歌畀聽眾選年尾十大啦,我畀咗個名叫做《十大金曲》,全香港第一個音樂頒獎禮,甚至乎係全個華人區,嗰時內地同台灣都未有!」張文新由此有「金曲之父」的綽號。

最初的規模,只是打算在節目中訪問得獎的巨星們,誰不知電話一約,羅文、鄭少秋、徐小鳳和許冠傑等人全部應承到電台,「除咗鄧麗君唔喺香港,有八、九個巨星肯嚟,不如做大佢啦,要成為一個電台頒獎禮,變咗唔係我自己一個節目,係香港電台舉辦,第一年冇頒獎禮,唔係去紅館,只係去喜來登入面一個ballroom,以記者招待會形式公佈,我都誠惶誠恐㗎,唔知道反應係點,結果佢哋都好重視個獎,因為係全香港第一個頒獎典禮,所以有好多巨星嚟咗!」

有頒獎禮自然有競爭,當年的巨星們鬥到七彩,「85、86年鬥得好犀利,我見到幾個好經典畫面,張國榮《Monica》、《無心睡眠》對譚詠麟《愛情陷阱》,另外梅艷芳佢同後期陳慧嫻,《夕陽之歌》鬥《千千闕歌》,後期黎明對劉德華,兩邊fans都鬥得好犀利,我覺得良性競爭係一件好事,先會引起城中熱鬧有呢個talking point!」

近距離接觸菲臘親王

哥哥大戰阿倫,兩批歌迷在紅館互罵幾乎年年發生。作為主政多年的頒獎禮之父,張文新見證過不少畫面,他亦坦言,張國榮多年後始終意難平。「我都好坦白同佢講,每個人有好多唔同際遇,如果講多樣化,我話Leslie哥哥你喺電影成就肯定闊過阿倫,電影攞過嘅獎項亦都多過阿倫。我有盡量開解吓佢,我記得佢問過我,點睇我同譚詠麟,錫我定係特別錫阿倫多啲,我話針冇兩頭利。」

最近菲臘親王離世,亦令張文新諗起一段往事,「我突然間回想起近距離接觸過英女皇同佢皇夫。1986年英女皇嚟香港,香港電台做咗一個大騷喺紅館,有一首歌叫做《這是我家》,我記得嗰時邀請咗四位歌手,區瑞強、張國榮、鍾鎮濤同張學友,連同幾千個學生唱咗隻medley畀英女皇欣賞。」

除了王室成員訪港,外國巨星都輪流到港宣傳,那個年代的香港很熱鬧,光芒四射,連史泰龍(Sylvester Stallone)都旋風式襲港。「一個好大型嘅暑期節目叫做《太陽計劃》,嗰個年代嘅暑期係娛樂圈黃金時期,好多電影同唱片都揀暑期黃金檔推出,大家都為咗爭取年輕人聽眾搞好多活動。第一年《太陽計劃》,你記唔記得有套戲叫《第一滴血》(First Blood)係史泰龍做,黎姑娘黎筱娉洲立老闆開始引入外國片嚟香港,我睇報紙話黎姑娘邀請到史泰龍來香港為《第一滴血》做宣傳!」真外國勢力!

機不可失,史泰龍在港只得48小時,「我膽粗粗搵黎姑娘,佢話得48個鐘頭,佢8點機就要飛返美國,佢飛之前我畀一個鐘頭你,完咗你車佢去機場,你做唔做,我話梗係做!我就諗咗條橋用一把寶刀,我話太陽計劃係年輕人活動,你係青年大使,佢應承喎,於是乎第一年太陽計劃嘅太陽使者就係史泰龍,有萬幾二萬人喺沙田馬場;第二年有套戲叫做《末代皇帝溥儀》(The Last Emperor),尊龍又嚟咗香港做第二年嘅太陽使者,又係好勁!」

到了1992年的《太陽計劃》,就是黎張劉郭「四大天王」正式誕生之地。「張學友、黎明、劉德華嗰時已經稱霸武林好巴閉,突然之間我收到個電話,係陳欣健先生,佢做咗華星唱片公司總經理,加埋台灣邱復生先生,想食餐飯介紹一個新人,郭富城嗰時喺台灣好紅有個摩托車廣告,佢畀咗個MV我睇就係《對你愛不完》,我睇完之後得喎呢個新人!」最後新哥還安排郭富城和黎明、張學友、劉德華一齊壓軸表演,為此花了不少唇舌說服這三位天王的唱片公司首肯。

𠵱家少咗王牌DJ

記者會當日,張文新忽然創了「四大天王」封號,「我話今年有四大天王壓軸演出,四大天王因為筆劃少,娛樂版好寫,第二日做咗全港頭條,有黎明、張學友、劉德華,有啲人估第四個係李克勤,有啲人估許志安,全部估錯晒,揭曉竟然係一個新人郭富城,大家反應好好。四大天王呢個名係有少少亂打亂撞,但係都仲有一定影響力直到今日,當然四個都要好努力啦!」

《太陽計劃》如今都消失了,電台和歌星的輝煌年代,到今天的影響力已大不如前?新哥說:「流行歌每個年代都有佢嘅主導,嗰時我覺得比較齊心,𠵱家有啲眼花撩亂,我不能不承認𠵱家媒界競爭好大,甚至有少少惡性競爭,呢邊要捧呢隻歌,另一邊就刻意去捧另一個,好似有少少分化咗,有少少各據山頭現象。數碼化之後網上變化好大,一個人得24小時競爭,去爭取年輕人或者歌迷時間都係一個比賽,我究竟睇手機、玩遊戲定睇電影?我要聽一隻歌隨時都聽到啦,我點解要喺電台聽,個DJ有冇份量去推介係好重要,𠵱家少咗呢一啲叫做王牌DJ!」

音樂同社會氣氛都不能分割,「音樂同社會變化都好大影響㗎,你個社會係咪太平盛世,係咪比較舒服啲安樂啲,如果當社會氣氛又翻返嚟,播歌節目又受歡迎嘅話,係有做返起嘅機會!問題係𠵱家電台多咗好多talk show講嘢,網絡世界主導,大家好多地方聽歌,以前一係你自己買唱片,一係就電台播囉,𠵱家隨時download聽到,DJ更加冇咗嗰個權威!」Disc Jockey,沒有唱片,DJ何來騎?

當年的港台和今天的港台,也是翻天覆地的大變。早已退下火線不在其位的新哥只說:「當然我今日唔係特別想講呢啲政治話題啦,港台有一啲新嘅制度變,我曾經亦都講過,我希望既然政府承諾得港台係做一個公營廣播機構,希望可以支持返呢個精神啦!𠵱家呢個世界唔係淨係講收聽率、唔係講收視率、唔係講readership,我哋係講noise,講個impact有冇影響力,突然有一個YouTube話題可能好大,又或者好似《呼吸有害》能夠做到一個口碑出嚟就贏晒,如果可以做到,電台返番嚟亦得!」

2013年由助理廣播處長一職退下來,這八年的退休生活,新哥說自己是退而不休,「我成日都講希望退而不休,你一定要放下身段,唔好成日覺得你係台長新哥乜乜乜,要放下身段,以前好多唱片公司或者朋友約你去做主禮嘉賓,𠵱家唔係啦,要自己主動積極打返電話畀人約人,人哋請你唔係一定要坐head table,你坐table 3、4一樣好開心,你要有參與!唔係話退休就坐喺屋企瞓晏啲,尤其疫情一日到黑喺屋企唔得㗎,頭又唔梳人又懶,你要行出去,點都要搵個理由出吓去!打高爾夫球我好開心,我係退休先至學㗎!」

「金曲之父」仍有心願,「香港歌手喺80年代真係影響全世界好巴閉,我希望有一日廣東歌可以重現返威勢!」

【後記】文新的女人

新哥的女人,就是大家都認識的淑梅姐。「緣份好得意,我73年入行叫做大哥哥啦,佢係𡃁妹仔part time DJ,81定82年我記得有一日年初一,佢做完節目喺位耷低頭好似唔開心,我主動車佢走傾偈先知道佢失戀!」

自此姻緣至今,現在兩人弄孫為樂。新哥還說起一段關於林振強的笑話,話說當年林振強為羅文填了一首《紋身的獵人》歌詞,有一回林振強撞見張文新,他對新哥說:「我寫咗首新歌叫做《紋身的獵人》,可以寫多首畀你,叫《紋身(文新)的女人》,送畀淑梅姐!哈哈!」

很洋葱頭式的強伯幽默,可能過時,但很懷念。

場地提供:Amaroni’s New York Italian

娛聞樂陪你走遍全球追星,即Like「娛果」FB 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