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駿碩《濁水漂流》講露宿者 身處社運時代生出使命感

更新時間 (HKT): 2021.04.30 06:00
導演李俊碩濁水漂流專訪

李駿碩導演在2018年製作一部話題之作《翠絲》,是香港首部以跨性別為主題的電影,他憑此片獲提名金像獎新晉導演和最佳編劇。翌年,他再炮製一部根據真實事件改編的露宿者故事的電影《濁水漂流》,並於6月3日上映。李駿碩早前在西環接受《蘋果》專訪,他指故事藍本源於2012年通州街清場事件,開機拍攝時正值2019年社運期間,他透露每天開工都會上網留意這場「戰役」的情況!

李駿碩表示每日要與時間競賽,「例如我哋喺南昌街拍緊,製片、副導演周不時同我講『已經打到去界限街,我哋再唔走,TG、水炮車嚟㗎喎』,所以我好多時就一take過,好快就拍完,我哋拍咗19日,但好多日都係under,因為我哋走景嘅時候好緊張,會唔會遇到呢個『打仗』嘅情況,灣仔嗰日都好緊張,我哋喺區域法院門口拍,成個區域法院都係鐵門,當時係仲誇張,因為有時間性,我哋想講2012年嘅事。」李駿碩表示已向有關部門申請在灣仔區域法院外拍攝,由於在片中,露宿者居住地方是搭景而成,所以不能隨意拆卸再搭建,「當時所有港產片都停工,基本上得我呢部戲仲開,我係好痛苦咁拍,每日都睇連登,睇吓邊區發生咩事、有咩街景、點樣調配,睇吓點樣拍。」

新聞系畢業好多嘢想講

畢業於中大新聞系的李駿碩,當年以學生記者身份撰寫一篇以「家」為題材的新聞專題,因而對社區加深了認識,「我同同學去到深水埗通州街,同一班露宿者圍爐傾偈,講佢哋嘅生活,我哋報道嘅時候,佢哋已經入稟咗(食環署人員突擊掃蕩令露宿者家當盡失而打官司申請索償)。」露宿者不會抗拒被採訪?李駿碩說:「唔會,佢哋好習慣有人去探訪,一坐低就講晒成世人做過嘅嘢。當日發生咗一件事,有一位露宿者喺公廁入面過咗身,個受訪者話死者係特登,佢都想跟佢一齊去,但神父話自殺上唔到天堂。佢好容易講起最近發生咩事,啲嘢都係同吸毒有關,講吓感受,佢哋講嘢好隨機,到我第二次去,佢已經唔認得我,一來好多人去探訪,二來佢都唔清醒。」

拍攝這部電影,李駿碩表示有個重要的契機,「2017年我入行做編劇,當時我幫一位導演寫一個關於中醫嘅故事,所以我跟住呢位中醫再次去到深水埗通州街,佢係去義診,當時我發現成個社區有好大嘅分別,當初我2012年去,大家係席地而睡,但2017年發現佢哋起晒木屋,因為有呢個改變,我就想寫呢個劇本,關於呢個社群不斷被驅趕,佢哋就起木屋圍住自己,唔可以一嘢就清走我,與此同時,佢哋對呢個世界會有種敵意,所以我喺2018年上半年開始寫,2019年就開拍。」現時的通州街,已經被政府清空及封鎖。

放棄新聞工作,最後選擇入行做編劇、導演的李駿碩,他希望透過自己的作品,抒發自己眼見的一切事與物,他指自己成長在一個很多社運的時代,「讀新聞,對於真相、公義有一個好強烈嘅使命感,有好強烈嘅睇法。而我到而家嘅作品,好少將我自己攞出嚟講,因為有好多好急切嘅嘢我好想講,可能我每每喺角色入面滲入咗我自己嘅視角,亦都係我呢代新導演嘅傾向,因為我哋成長喺一個好多社運嘅時間。當我高考嗰年係高鐵嗰年,會考嗰年係皇后碼頭嗰年,中大一年級時候係反國教,中大二年級係HKTV冇開台,中大三年級係劉進圖被斬,到我畢業嗰年係佔中,每年我哋都係金鐘見,我哋同上一輩嘅成長好唔一樣,然後導致到我要講嘅嘢都係呢啲事,因為我喺呢個狀態下成長,所以同我生處嘅時代有關,其實我都好想講吓我嘅愛情,哈哈哈,但係呢個時候邊個想講談情說愛呢?」他指《濁》片不單止是講民生的故事,而是細說在群體中看出人性。

李麗珍似足片中人

《濁》片今次邀請金馬影帝吳鎮宇、謝君豪和影后李麗珍(珍妹)主演,李駿碩坦言在2019年看過珍妹一篇訪問,他說:「當時珍妹同記者講『我唔再出返嚟,我就等死,我唔想死,我唔想呢世人就咁完』,佢想出返嚟,佢希望佢有個將來,我對於呢個訪問好感動,珍妹就係『陳妹』(珍妹飾演的角色)呢個人,狀態係最似,坦白講,珍妹對比起鎮宇同豪哥,佢唔係一個好有技巧嘅演員,但佢有一種真摰嘅性情,所以佢最似『陳妹』,默默去希望有個改變,有劫後餘生嘅感覺,我覺得呢個角色好適合佢,而佢當年拍《千言萬語》都係呢啲類近嘅狀態,佢話當年都係跟導演意思去做,佢係嗰種唔理鏡頭喺邊佢就要做乜嘢嘅人,佢好活喺自己世界,但我諗返起同露宿者對話,我問A佢答咗E,講返一個圈先去返嗰個A位,珍妹係好有呢個狀態,哈哈哈,我唔好意思直接同佢講,而鎮宇睇個機位就知你想做乜,豪哥就有好結實嘅演技功架。」

提到吳鎮宇在片中乘搭渡輪時的對白「香港把X,嚟香港托X咩!」,李駿碩說:「我寫呢兩句對白又冇思考到咁遠,其實呢兩句對白,由一開始已經喺度,呢個角色喺呢一刻係好欷歔,佢坐完監出返呢個社會,已經係另一個世界,佢好耐冇見過深水埗以外嘅地方,佢望住維港,突然間好似身處喺另一個世界,因為佢印象中嘅維港唔係咁,所以佢講咗咁樣嘅說話。」

近年香港人愛看港產片,如《淪落人》、《翠絲》、《叔叔》、《逆流大叔》、《黃金花》、《點五步》等等,現時做新導演條路會否較易行?李駿碩說:「中間有一代係好困難,而家啱啱到40歲至50歲嗰10年,嗰代嘅新導演係好難去發聲,好難表達自己,好難喺一個啱啱大家想北上拍戲嘅時候搵到自己嘅聲音,最近喺香港電影節,聽到關錦鵬導演講80年代,當時佢嗰代人係一套接一套拍,佢都知道時代唔同咗,而家唔係片廠嘅制度,又冇咁多拍攝嘅機會,關錦鵬當年29歲拍《胭脂扣》,其實嗰代啲人都好年輕,係中間嗰代經歷咗一個好迷失嘅時間,令到我哋覺得而家有機會嘅要好好把握。」

場地:Campfire Collaborative Space

-----------------------------

蘋果App大升級 更簡潔更就手!了解更多立即下載體驗

-----------------------------

蘋果初心不變!26周年「撐蘋果Tee」預售:

你的優惠訂購海外訂購按此

娛聞樂陪你走遍全球追星,即Like「娛果」FB 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