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琪峯《七人樂隊》談林嶺東兄弟情 談劇組收平啲:做法不宜長久

更新時間 (HKT): 2021.05.05 22:44

第十五屆香港藝術發展獎頒獎禮將於本月30日舉行,今屆主題為「藝力自強 傳承明天」。大會找來6號@RubberBand擔任主持,訪問導演杜琪峯及《一秒拳王》導演趙善恆。杜Sir早前表示話「香港電影已死」的人是「講廢話」,趙善恆表示非常認同,他說︰「因為我可以繼續努力,惟有自己努力才可以繼續落去。」恆仔同時補充話其實不用爭拗,努力可能證明,自己仍在開戲拍香港電影,就知道講這話的人不合邏輯︰「如果香港電影已死,我唔會開工,所以香港電影唔會死,我哋呢一代導演都唔會死。」

孕育新晉導演

作為前輩的杜Sir更大派定心丸話香港電影絕不悲觀,回望過去10年,香港正在孕育一個機遇,讓一群年青人建立自己的電影生涯或歷程,他說︰「有一段時間電影系畢業生係前路茫茫,不過呢10年香港至少誕生咗10位為人認識嘅新晉導演。當然佢哋冇龐大嘅製作資金,資歷亦唔足,但都能夠吸引一班市民畀錢入場睇佢哋嘅戲,我覺得佢哋已經成就咗第一步,香港電影唔會好似以前咁輝煌,以前嘅輝煌係由工業帶動,如果有一定愛好者,我相信個工業慢慢重建起嚟,首先要諗我哋有冇實力、有冇人才?創意工業必定以人為先,而家大片都唔喺香港拍,因為覺得上面有錢賺,喺呢一個環境之下,而能夠有一班好有力量嘅年輕人喺度不停掙扎,我會覺佢哋就係未來香港電影嘅希望。」

杜Sir又話「香港電影已死」這說法,只是有些人自己無發展,就以為別人都沒有發展。他話每逢電影產量減少,就會有類似說法出現︰「香港電影死咗好多次,由六、七十年代,到九十年代中期開始衰落,又重新振作,啲人可能會覺得佢自己冇,就以為人哋都冇得發展,我覺得好奇怪,認識幾位香港好強大嘅導演,拍過好多經典電影,佢哋仲拍緊戲,如果電影已死,仲繼續拍乜?唔好再爭拗呢個問題,我哋要做好點寺支持年輕一代,或者年輕一代點去努力打場仗,我自己覺得有機會,因為個平台已經唔同晒,將來創業工業唔一定要喺一個指定平台放映,只要年輕人有熱情,一直燃燒,大把機會。」

杜Sir寄語新一代香港導演,他們的幸運得來不易,有很多人幫忙,演員減片酬、工作人員減薪水協助,應該好好珍惜。他建議新一代導演有機會就去拍,因為越拍得多才有機會自我檢討優缺點︰「我哋嗰個年代做電影,嗰種瘋狂同瘋癲,唔係一般人可以做到,幾日唔瞓好閒,首先你要相信自己係得,呢一行廿四小時個腦都轉緊,一部電影最重要係導演、劇本同創作人,冇好嘅導演同編劇係推唔到,而家工作人員都拍晒膊頭,佢哋都好慘,大家應該趁呢個空間,有機會就拍,收到回應就去檢討,年輕人要多啲刺激大家一齊搭上火車,我睇到而家導演能力仲未夠,唔及以前導演思維靈活,題材亦唔夠寬闊,舉例徐克第一部戲《蝶變》,係香港武俠片世界前所未見、許鞍華第一部文藝電影《瘋劫》,原來文藝片可以咁樣拍。類似呢啲例子,而家題材唔夠多元化,一定要考慮,唔好做電影只係得你同我睇,係要好多人睇,多人睇就係走去成功嘅一面。」他希望新晉導演不要拍一部只有自己才看得懂的電影,而是可以讓好多觀眾都會欣賞,集藝術性同娛樂性,就是邁向成功的第一步。

林杜相交40年

另外,杜琪峯昨晚在尖沙嘴出席「嶺上起風雲」林嶺東電影回顧展閉幕禮,閉幕電影為林嶺東遺作《七人樂隊》。杜Sir在映後會談接受電影評論學會卓男同張偉雄訪問,講到跟林嶺東之間的兄弟情,他說二人相知相交40多年,一世都不會忘記︰「我諗喺娛樂圈中,冇人同佢嘅關係……除咗佢啲兄弟姊妹,係咁透徹、咁清楚。我哋窮時喺一齊,有啲錢時喺一齊,遇到困難時一齊,到年紀大、『更年期』都一齊。」杜Sir話大家經歷多個時代,只有他移民加拿大那幾年沒有見。杜Sir還記得林嶺東在信中話沒戲拍時,就在多倫多圖書館門口池旁看白鴿,那張照片還留在家中︰「一世人有幾多個咁樣嘅朋友?我只得佢一個,只有一個,那我有沒有可能忘記?冇可能啦。」

講到林嶺東在《七》片中的表述,杜Sir話貫徹「林嶺東電影在劇院效果相當強烈,對人物和劇情的操控,那種硬淨的風格,很能帶動戲院內的氣氛。他是一個潮州怒漢,和他的作品一樣。所以想不到他會拍到《迷路》(《七人樂隊》其中故事》。希望大家支持香港電影。」

-----------------------------

蘋果App大升級 更簡潔更就手!了解更多立即下載體驗

-----------------------------

蘋果初心不變!26周年「撐蘋果Tee」預售:

你的優惠訂購海外訂購按此

娛聞樂陪你走遍全球追星,即Like「娛果」FB 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