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丨葉童「登六」在即學懂放開 認推戲:唔想似紙板戙喺度

更新時間 (HKT): 2021.05.12 06:00

「一早忘記咗好多數字,有陣時數字係會局限你嘅行為。」說的是葉童還有兩年便正式「登六」,但對於葉童而言,年齡從未有對她造成任何枷鎖:「對我嚟講我係冇變,仲係嗰隻想去學彈琴,咪走去學彈琴;想跳舞嘅,咪走學跳舞,但係好多時啲人會話:『唔係喎,你都一把年紀,仲郁唔郁得,學唔學到嘢㗎?!』唔係我去學唔到嘢,而係出便有啲聲音話畀你知,你係唔可以咁做。」

疫情改變生活

有一段日子沒有參與香港劇集的葉童,最近客串ViuTV劇集《無限斜棟有限公司》,與盧慧敏合演母女,日前她在九龍灣接受《蘋果》訪問。葉童在1982年憑《烈火青春》一炮而紅,在演藝圈打滾接近40年的日子,演活過無數大大小小的角色,雖然她一直以為自己很了解自己,但想不到因為一場世紀疫情,不但工作受到影響,連帶生活亦有轉變:「我喺呢一年好似了解自己多咗,以前就算瞓覺,我都會令到自己好忙,不停諗好多嘢,睇電視同聽歌,要搞到自己好攰先會瞓,咁一定唔會早瞓喇,我都會諗自己係咪夜貓子?不過呢個疫情,令到我多咗時間,打機、睇電視睇到我想嘔咁滯,突然間覺得唔可以咁,好想變一變,點樣可以令自己早啲瞓呢?」

結果葉童嘗試熄掉所有東西,在一個寧靜環境下,臨瞓前做伸展運動,竟然改變了多年來的生活習慣:「而家有大半年時間,我係可以喺11點前瞓覺,8點半左右就會醒,但係我嘅目標係7點鐘起身,原來我都可以靜,靜呢個感覺好舒服,生活好似多咗啲空間,原來係咁簡單,呢種平淡嘅生活係好正。」

推戲並非「唔志在」

印象中覺得葉童對自己有一套生活模式,令別人認為她唔志在:「誤會嚟,我出道嗰陣好蓬勃,有人唔介意叠住啲工作,我試過1、2次覺得好辛苦,晏晝太陽最猛嘅時候開工,直頭想暈低,見到架van直頭想衝入去瞓覺,埋位只係一個人肉咁企咗喺度,個腦係冇嘢,慢慢覺得呢個唔係一個演戲,只不過係一個紙板咁戙咗喺度,我真係接受唔到,完全過唔到自己嗰關,變咗我鍾意工作完要休息,一唞係幾個月,所以嗰陣咪俾人感覺係唔志在,點解會推戲,但事實上係體能適應唔到,我明白好多人唔係咁諗,覺得唔合作,好寸,我知自己出發點係好。」

回饋下一代

其後有一段日子葉童主力在台灣和大陸拍戲,原來多年來她都沒忘記香港這個家,多次應電影系學生邀請,參與拍攝工作:「我唔係一定要大project先會做,只要對方有誠意,我啲時間夾得到就會做,我唔係嗰隻唔志在嘅人,有得賺一定會賺,不過如果嗰份工唔一定賺,但係可以回饋嘅,我又覺得OK。」她又讚電影系學生製作認真:「我哋每次合作都有討論,試過開會開到唔想開,因為我都知道佢哋想做啲乜嘢,但係我唔想佢哋覺得我擺款,嚇親佢哋,咪惟有同佢哋開吓會。好鍾意見到佢哋嗰種熱情,我當然知道呢條路唔係咁容易行,但係有父母願意畀啲小朋友去試,已經係一件值得支持嘅事,係幾得意、好玩,對我嚟講有唔同嘅感受。」

笑稱會否覺得自己「後生咗」?葉童笑說:「我不嬲覺得自己係不老的傳奇,但係佢哋所做嘅事,你覺得唔會係小朋友做嘅嘢,佢哋想表達係一個大人,所以全部嘢都計算得好好,好清晰。初初我想見到啲小朋友發脾氣,發𤷪𤺧,又或者忍受唔到壓力嘅嘢,事實上原來係完全冇。」她指跟同學有夾錢整一個應急基金:「每日夾一二千蚊出嚟,萬一有乜嘢突發事件,就喺個基金拎錢出嚟,帶埋錢去打工,都幾得意,所以我咪幫吓手,希望佢哋唔會覺得老師啲演技咁『樣板』。」

從沒年齡枷鎖

屈指一算,葉童還有兩年便「登六」,談到這個轉變,「我真係冇諗喎,一早忘記咗好多數字,有陣時數字係會局限你嘅行為,對我嚟講我係冇變,仲係嗰隻想去學彈琴,咪走去學彈琴,想跳舞嘅,咪走學跳舞,但係好多時啲人會話:『唔係喎,你都一把年紀,仲郁唔郁得,學唔學到嘢?!』唔係我去學唔到嘢,而係出便有啲聲音話畀你知,你係唔可以咁做。」

葉童回想有次出活動着迷你裙,被親戚評頭論足:「我記得有一次出席記者會,準備咗一件衫,好靚幾特別,係一條比較短嘅裙,我覺得自己應該可以着到,點知我着住條裙影完相之後,身邊有啲親戚話有人話我咁大歲數仲着條迷你裙,都唔啱自己嘅身份,有冇搞錯呀!嗰刻我突然之間好嬲,我唔係嬲批評我嗰個人,而係嬲嗰位親戚。」

葉童本以為親人應該會理解她的性格:「點解親戚會咁唔了解我呢?點解佢會因為人哋所講嘅說話而去懷疑我嘅感受同品味呢?我嗰個打扮唔係因為我想扮青春,而係嗰個打扮覺得係靚呀,點解要將嗰個年紀去局限咗呢個人嘅打扮?所以好多時唔係我嘅心態點諗,而係人哋設定咗一個狀態擺喺我身上。」

講起穿衣品味,葉童認為人生應該活得精采,隨心配搭,「大家仲係以前嗰種模式,上咗年紀喇,衣着同行為都要檢點,點解要佢有番咁上下資歷嘅人,仲要去檢點?呢個真係好奇怪,唔係應該要活得精采咩?因為佢已經更了解自己要啲乜嘢,可以做啲乜嘢,或者唔可以做啲乜嘢。」

難做「唔討好」的女人

最近客串參與ViuTV劇集《無限斜棟有限公司》,與盧慧敏合演母女,角色係「唔討好」的女人,葉童在劇中為展開新生活,不惜抛下女兒,當女兒求救時,在不情不願的情況下出現,「最初都唔係好知點樣做呢個角色,好難去諗點解個阿媽可以咁狠心去抛低個女,到底個關係係啲乜嘢?初初我都諗咗好耐,究竟要點樣去演?」

其後與導演傾談後,葉童獲得另一種啟發:「會唔會係有一種係我唔同你喺埋一齊,就即係對你好嗰樣嘢呢?慢慢我發覺原來真係有一啲咁嘅人,如果我對你嘅時候,只係諗到啲負面嘢,咁可能唔喺埋一齊會好啲,若果係困獸鬥,互相對大家唔好嘅話,不如分開喇!」

葉童不諱言在生命曾遇到一些相處不來的人,她便會調整開工心態:「拍戲嘅時候,我都試過遇到一啲人,唔知點解大家好似八字唔啱,我講一句,我都唔知佢係聽到定聽唔到,咁做嘢係好難;如果係做對手嘅嘅話,通常我會將眼嘅focus專登調校矇啲,有陣時睇得太清楚,可能會令自己諗好多嘢。」

葉童當時有試過向對方提出意見,但情況沒太大改善,「事實上我都唔知對方係諗緊乜嘢,我以為啱啫,但係佢可能覺得我做乜都係唔啱,我點樣先可以令自己覺得舒服,而又可以共同去完成到件事呢? 咁我冇理由不停咁要求對方,咪我自己調整,我覺得拍完係有改善」。

在片場打滾多年,葉童慢慢學懂放開,做人有時真的退一步海闊天空,「我願意行出第一步,遇到啲對手唔啱唔鍾意就拒絕,好似唔係演員應該做嘅事;況且對演員嚟講,好多工作都係短期嘅工作,就算真係幾難頂,都係1、2個月嘅事,如果喺呢段時間我可以頂到,對我自己都係一個加分,明知到有啲嘢係自己唔想做,但係我都可以完成,可以拎隻免仔。人係會變,今日你同呢個人八字唔夾,但係過咗1、2年之後,未必係嗰樣嘢,所以冇話黑就黑、白就白!」

----------------------------

蘋果App大升級 更簡潔更就手!了解更多立即下載體驗

-----------------------------

蘋果初心不變!26周年「撐蘋果Tee」預售:

你的優惠訂購海外訂購按此

娛聞樂陪你走遍全球追星,即Like「娛果」FB 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