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調時光】播音人是種專業

更新時間 (HKT): 2021.05.12 02:00
■李我(圖)逝世,Uncle Ray榮休!真正播音人都有自家一套語言風格,有人浪漫有人幽默,切忌最滯銷是虛偽。

當年電台招聘盛況空前,不論商業電台和香港電台的大堂或長廊,壯觀得如非洲水牛遷徙渡溪。年度招聘差不多是暑假高溫燃燒的賽事,排隊人龍肯定比起任何會展舉行的見工活動火熱。隨時隨地也不經意聽到有人說:「當年我都考過電台!」確實,電台播音是需要考核的,而且非常嚴謹。苛嚴得像後來成了「主考官」的我跟露比,居然出了條抵死題目「請講出三位在世界上用左手彈結他的音樂人。」

我在排隊輪候招聘大會是放學的午後時光,霉黃色校服裙的斑迹差點以為是黃昏的倒影,跟其他人一樣毫不耐心排隊,心想可能要成為播音人的機會只此一行,那麼到底要考些甚麼呢?後來才知道被引領進錄音室的男子就是《十八樓C座》大臣關龍,我面前還有一列彷彿確認你死刑的人,他們也原來是商台首屈一指的大監製,然後我只有三分鐘決定自己命運,分別是介紹自己、選一首歌跟為何你想進電台工作。坦白說,介紹完自己然後說了選曲歌名,我已被殘酷一叮,不開玩笑,那是他們按下廣播劇常用的門鈴聲響,這下子我以為年輕人生就此完結的聲響仍猶在耳。

當今聽眾可能只籠統叫「字正腔圓」來形容播音人,實質是表達能力,如果連自己想要說甚麼也未能清晰表述,又該如何傳遞情意?主播人不是人肉單張,電台不是庵堂不是砵蘭街茶餐廳更不是大學研討會,一切關乎說話的藝術。好聲音就可以當歌手?水喉師傅搭路給你機會搵餐晏仔,那麼你立刻成水喉大師?拜託,今天世界馳名的壽司之王也可以回你的事,答案心知肚明。

播音前輩說電台訓練是在節目操作認知,在說話技巧上調整,其他靠個人質素。真正播音人都有自家一套語言風格,就算描述同樣的天氣,有人浪漫有人幽默,切忌最滯銷是虛偽。

李我逝世,Uncle Ray榮休!廣播時代走過莊嚴的火燄歲月,甚麼是專業播音人,最後已經是宮崎駿的《天空之城》和手塚治虫的《狗面人》故事了。

撰文:陳海琪

本欄逢周三刊出

【藍調時光】

廣播人。寫作人。電視節目主持人。一直相信:只有逆風而行,才知道飛翔的力量。

娛聞樂陪你走遍全球追星,即Like「娛果」FB 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