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丨朱凌凌三子合體演舞台劇 朱栢康憶離婚傷感︰唔想有呢個經驗

更新時間 (HKT): 2021.05.13 06:00

組合「朱凌凌」其中三位成員白只(凌智豪)、朱栢康(朱康)和楊偉倫(阿卵),最近忙於舞台劇《囍雙飛》綵排,並將於明晚(14日)正式公演。劇中呈現8段兩性關係及探討婚姻生活,曾經歷離婚的朱栢康,一時感觸更眼紅紅哽咽︰「我都唔想有呢個經驗。」

開騷如挑戰

舞台劇《囍雙飛》原定於去年公演,因為疫情延期一年,就連原本有份演出的韋羅莎,亦因懷孕生B而易角。世事難料,尤其在疫情下,劇場曾三度關閉,如白只原本於今年1月演出鄧智堅的舞台劇,因疫情反覆無奈延期。至於《囍》劇終於來到公演這一刻,白只坦言不敢鬆懈︰「我覺得係戰戰兢兢,一日未到closing都未算係完成。一開始賣飛只開到50%座位,即使坐滿,主辦商都係蝕,而家就算開到75%,對主辦商只係有得博,唔使點蝕。我哋其實好被動,疫情下好多嘢都控制唔到,隨時邊個演員會被強檢,導演同監製都要背定台詞準備上台。」在旁的朱康則說︰「最應該鼓舞係正常,100%先至係正常,我好希望快啲變返100%。」

三子從演藝學院畢業以來,演過不少舞台劇,如今可以演出,猶如皇恩大赦。疫情下他們經歷過安在家中無工開的日子,更體會到幸福非必然,如朱康說︰「今日唔知聽日事,唔知邊個會染到,我哋要擁抱當下。」白只更謂︰「原來唔可以成日同父母、朋友食飯,所以去食飯就要好好享受呢一餐。」

兩性的關係

談回《囍》劇講述8段男女關係,三子也是過來人。對於婚姻,未婚的阿卵卻要率先講 :「我對婚姻都算係專家。」說罷,坐在他兩旁的白只和朱康,帶點玩味的問他︰「未結婚?你未咩?唔講得?」一臉淡定的阿卵卻說︰「我都有少少被拋窒咗,其實我係未結婚。(有固定女朋友?)有。」白只再說︰「幾個女友都固定?定係佢固定咗……唔郁。好似UFO咁,唔知存唔存在,但都可以做專家。」相反阿卵沒理會兩位兄弟續說︰「我唔敢講係咪專家,但兩性關係男同女嘅睇法係好唔同,其實男性係唔鍾意將啲嘢講出嚟,但女性就好鍾意。我返到屋企同女友唔多講嘢,唔講其實佢都知我想點。」

一直表現輕鬆的朱康,當輪到他發言時,忽然收緊臉容和情緒,沉着聲線說︰「婚姻我就冇乜經驗,我離過一次婚,都唔想有呢個經驗,咁……」此時朱康一臉難受,眼紅紅、掩着嘴沒有再出聲,在旁的阿卵見狀拍住他的肩膊安慰。其實朱栢康於2017年與台籍女友結婚,可惜婚後兩人分隔兩地,婚姻只維持了兩、三年,最終離婚收場,難怪朱康會一時感觸。在旁的好兄弟白只見狀,捱義氣的開聲說︰「呢個時候,就由我嚟講。我自己對婚姻冇特別想法,喺戲中睇到一啲關係,其實大過婚姻。兩個人可以一齊行,行到幾耐?點樣行?有時一段關係唔一定開心,可能會睇死對方。婚姻未必係我唯一嘅追求,我反而重視大家嘅關係,互相尊重同有自己嘅空間,唔好為邊個而去改變,結咗婚仍然係兩個人。」

細說未來

拍拖多年的師兄潘燦良和師姐蘇玉華去年低調結婚,雖然二人向來不重視一紙婚書,但因朋友離世其另一半未能幫對方辦任何事,才觸發二人考慮結婚。談及此事,白只坦言︰「我真係冇諗過,而家疫情真係唔知幾時會中,可能我要開始諗吓,如果冇疫情,我係唔會咁快去諗。」回復心情的朱康則認為要看心態︰「呢個戲畀我好大提醒,當兩口子面對結婚、老去、死亡,其實太自我執着,只會令大家有損失,亦提醒我將來同另一半點樣去溝通。」

組合「朱凌凌」成立至今16年,除了他們三人外,還有陳文進(Chris)和朱栢謙。早年五子一齊創作歌曲及參與舞台劇演出,只是近年各自有不同的發展。而合體演出,最近一次是2017年拍ViuTV劇集《午夜伴廊》,不過又獨欠成員陳文進。至於「朱凌凌」何時再有新搞作?阿卵說︰「未定,都想夾吓band,但要夾吓有冇時間同地方。」在旁的朱康表示︰「大家對咗咁多年係最好玩,一直以來,我哋私下都有夾吓,疫情未爆之前想搞啲嘢,連band房都book埋,最終都夾唔到。」同樣期待兄弟合體的白只更說︰「好期待我哋5條友合體,但未必咁快。」他認為大家比之前長大及成熟了不少,亦在不同工作範疇有所體會,他說︰「因為各自發掘緊新嘢,眼界亦唔同咗,令兄弟之間嘅優點互相吸取,所以好期待合體去創作。」期待「朱凌凌」合體,相信不只你同我。

-----------------------------

蘋果App大升級 更簡潔更就手!了解更多立即下載體驗

-----------------------------

蘋果初心不變!26周年「撐蘋果Tee」預售:

你的優惠訂購海外訂購按此

娛聞樂陪你走遍全球追星,即Like「娛果」FB 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