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火煲劇】絕命追兇 燒腦查真相

更新時間 (HKT): 2021.05.15 02:00
■手段兇狠的夜場老闆Anibal,不時安排性愛派對,以未成年少女為賣點,非常變態。

真相,從來不只得一個,只因案中有案,虛實交錯。 Netflix西班牙劇《第二聲鈴響》(The Innocent)英文劇名直截了當,說的正是一個殺人犯為自己翻案,證明自己清白的故事。導演Oriol Paulo曾執導電影《死無對證》(The Invisible Guest)及《Mirage》,向來擅長懸疑推理類型,新作《第二聲鈴響》貫徹他的燒腦風格,每集設局扭橋,出其不意。

撰文:宣柏健

西班牙劇《第二聲鈴響》(The Innocent)

類型:犯罪懸疑

演員:Mario Casas、Aura Garrido、Alexandra Jimenez

西班牙劇《第二聲鈴響》改編自美國作家Harlan Coben小說,原著場景本來在紐約、新澤西州和內華達州,而這部劇集版則以巴塞羅拿及附近的城鎮為背景。Mario Casas飾演的Mateo是大學法律系學生,某夜和弟弟到酒吧夜蒲時,與新相識的Eva跳舞兼打得火熱,被Eva的男性友人看不過眼,雙方更因此口角,繼而動武,輾轉間更有人意外被殺,疑兇正是Mateo。一晚外出,改寫了他的一生。經歷牢獄生涯的他,出獄後與同樣在酒吧認識的Olivia(Aura Garrido飾)過着甜蜜幸福婚姻生活。正當一切看似回歸平靜,Olivia到柏林公幹之際,Mateo卻收到來自Olivia手機的勒索短訊。正當Mateo竭力尋找妻子下落時,他又無端捲入一宗自殺案而被警方問話。而Mateo追查真兇時,越查越發現Anibal(Miki Esparbe飾)開設的夜場竟埋藏驚人秘密,性工作者Kimmy也與Olivia失蹤有關。

環環相扣抽絲剝繭

執導這部劇集的導演Oriol Paulo,一直以來都擅寫暗黑犯罪心理,2016年電影《死無對證》中的復仇佈局天衣無縫,結局揭曉令人驚訝。2018年電影《Mirage》則以時空穿越為主題,揭開25年前的兇案秘密。時空交錯的敍事手法向來是Oriol Paulo的慣用風格,看似無關痛癢的情節,往往會成為謎團的關鍵,因此觀看時也必須留意細節,看完整季八集才能得出所以然。

《第二聲鈴響》中以Mateo捲入兇案開始,但在第二集卻恍如帶出全新故事,關於Mateo的一切暫放一邊,焦點反而落在探員Lorena(Alexandra Jimenez飾)身上,交代她成為探員的心路歷程。每一集總會有新角色新元素加入,Mateo的妻子Olivia也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情節佈局開枝散葉,看似眼花繚亂,實則環環相扣,而且每集都會拋出疑團,保持懸念,計算相當精準。每個人物都有他的故事,過去所種的因,往往成為日後的果,越看就越發現真相並不簡單,觀看時也必須抽絲剝繭。

見好就收未諗續集

當謎團解開,令人好奇的是《第二聲鈴響》會否像Netflix大部份大熱劇般開拍第二季。身兼監製的原著作者Harlan Coben已表明沒有計劃開拍續篇,雖然他在訪談中補充說世事難料,但他對劇集開拍第二季抱懷疑態度,因為他之前與Netflix合作時,改編劇集也是以一季作結,更何況《第二聲鈴響》八集故事相當完整,的確沒有需要刻意充撐,見好就收才是王道。

娛聞樂陪你走遍全球追星,即Like「娛果」FB 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