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人物】電影未死 香港未死 關錦鵬

更新時間 (HKT): 2021.05.16 02:00
■這兩年間香港的轉變,關錦鵬說:「心情唔好㗎!我瘦咗,可能都係因為冇特別心情去食嘢!」

關錦鵬最近很忙。上月被香港國際電影節選為「焦點影人」後,這個月尾高先電影院舉辦「關錦鵬經典電影修復巡禮」,《地下情》、《胭脂扣》、《阮玲玉》和《藍宇》修復重現,三度加場都秒殺。

每套作品都是心頭肉,關錦鵬說,最愛始終是《地下情》,因為香港。「有一份好特別感情係可以放諸喺今日嘅香港。我睇到梁朝偉同溫碧霞行喺Sogo門口,好似噚日發生嘅事!嗰個Sogo、嗰個銅鑼灣,好似冇變過,其實又變咗好多!」

電影未死,因為香港未死。「我都63歲啦,如果需要關錦鵬喺身邊,資源能夠用到喺香港畀年輕導演,好過喺大陸囉!」

合拍片,關錦鵬決定不會再拍了。他說,最近收到一個內地投資者電話,叫他拍《西施》,「四大美人西施?我話我真係唔識拍呢啲嘢!」記者問如果有好大嚿錢呢?「咁又點呀?」關錦鵬說。

西施,不了。「我嚟緊會揀返香港題材去拍,其實香港有好多古仔。」關錦鵬最愛,始終是香港。

撰文:文嘉龍

對阿梅同哥哥懷念

《胭脂扣》之所以經典,在於十二少和如花這兩位靈魂人物,非由張國榮和梅艷芳駕馭不可,後無來者,的確只此一次。這段塘西風月往事,戲裏戲外,留下只有思念。關錦鵬說:「每一次睇《胭脂扣》,某程度都係對阿梅同哥哥嘅懷念啦!」

當年梅艷芳為了張國榮順利出演十二少一角,主動向關錦鵬獻計,令屬於新藝城旗下的張國榮,可獲「放生」接演嘉禾的《胭脂扣》。「嗰時興埋堆,演員簽咗畀公司就費事煩出面個世界,梅艷芳簽畀嘉禾;張國榮、周潤發、葉童簽畀新藝城。梅艷芳同我講,你試吓同老闆講,可唔可以我拍一套新藝城嘅戲,換張國榮返嚟拍十二少,結果梅艷芳咪拍咗新藝城嘅《開心勿語》囉!」

因為《胭脂扣》,關錦鵬和梅艷芳成為深交,「張國榮就係大家都去DD(中環DISCO DISCO)飲嘢,成日同一大班識嘅朋友撞到,但唔算熟囉,都係因為《胭脂扣》開始成為好朋友!」可一不可再的經典,原本在2002年有機會再在關錦鵬手上,將《胭脂扣》夢幻組合重現,那個劇本叫《逆光風》,故事發生在歐洲小城的唐人街,有一家叫「佛跳牆」的百年老店,梅艷芳是這家老店的掌舵人,張國榮則演正在歐洲拍廣告的香港導演。導演遇上老闆娘,發展一段夢幻之情和見證唐人街老店的衰落……

「我哋打算喺葡萄牙拍,我同編劇(魏紹恩)已經去晒睇景,出發前已經有完整劇本有晒分場。嗰時王海峰(電影公司老闆)就話,你做完research返嚟睇吓點先啦,佢安排製片同我哋一齊去埋葡萄牙睇景,計埋條數返到嚟,佢覺得計唔掂,同埋佢覺得呢個劇本得唔得㗎?有啲詭異,唔係講鬼,係佢覺得唔夠大路囉!拍唔成,我覺得遺憾㗎,未reunion到兩個都已經先後走咗啦!」

2003年香港沙士,哥哥和阿梅先後走了。兩人的最後階段,關錦鵬說:「我覺得張國榮開始有狀況嘅時候,我唔係佢覺得傾心事嘅朋友!梅艷芳就忙於好多朋友同佢去搵好多唔同嘅醫師,反而嗰時係我打聽佢兩位嘅健康狀況係點。」

去北京係選擇錯誤

關錦鵬記起,2002年的某一天,那時候台灣導演楊德昌,經關錦鵬約了張國榮傾合作,「楊德昌導演,都過咗身啦(2007年)!其實最初想拍《色,戒》嗰個係楊德昌導演,本來係張國榮做。我安排咗楊德昌同張國榮見面,當時喺張國榮屋企,我喺佢哋旁邊,佢哋喺度傾偈,我見到張國榮將自己對手一直擺咗喺自己大腿下,楊德昌食完飯走咗,我問佢做乜嘢事呀,原來佢係手震!」大家都心知,當然不是因為見到大導演手震,但哥哥沒有再透露更多。

巨星隕落,電影圈的光輝亦今非昔比,關錦鵬說不可能用以往的盛世來對比今日的境況,他關心的,始終是創作上將面對更多不同的限制,「我可以喺80年代拍戲,睇到80年代香港電影無論工業化又好,或者好商業取向大環境工業裏面,都有一啲好特別嘅電影,甚至可以得到好多外國關注;𠵱家如果喺民間搵到一啲好充裕資金係比較難,我亦唔知道之後嘅審批會唔會令到成件事自由度會點,可能會有更加多限制囉,呢樣嘢好影響創作!」

關錦鵬很早成名。1976年讀中六時已考入無綫第五期藝訓班,當年同屆同學是駱應鈞。預科畢業後考入浸會傳理系,未畢業就被周梁淑怡請到無綫菲林組。到1979年,關錦鵬投身電影圈,成為許鞍華的副導演,1985年得電影公司老闆梁李少霞賞識,執導首部作品《女人心》,之後的《地下情》、《胭脂扣》、《阮玲玉》、《人在紐約》等都是電影頒獎禮常客。

早年幾乎年年有戲開,之後開始合拍片生涯,「嗰時某程度上好多人都話大陸市場係咪一個考慮,90年代香港電影好多資源已經慢慢少,《紅玫瑰白玫瑰》同《長恨歌》都係合拍電影!」關錦鵬說,當年選擇到北京開設個人工作室,如今看來,是一個錯誤。「我覺得有少少選擇錯誤。我自己去北京開工作室,我選擇錯咗!國內好多投資人覺得香港電影人唔接地氣呀,佢哋要類型電影,但係當大陸導演都可以掌握得類型電影咁好嘅時候,香港電影導演或者製作人咪開始被邊緣化囉!我好明顯感覺到!」

被邊緣化的結果,關錦鵬要開戲不容易,尤其他是一個不會輕易為投資者,將自己電影題材或內容妥協的一個導演。自2005年《長恨歌》後,他到2010年才拍了一套講上海戲班小子、至今仍未有機會正式上映的《用心跳》,「所以咪做吓監製囉!」關錦鵬苦笑。在內地的那些年,他除了為趙薇監製過《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外,也為好些新導演作監製工作。

𠵱家成個維港變晒

2018年完成的《八個女人一台戲》,至今仍是正式上映無期,只曾在2019年的香港國際電影節,以及上月關錦鵬的「焦點影人」單元內放映過。關錦鵬說,這將會是他最後一套合拍片,「如果《八個女人》係一套港產片(沒有內地資金),就搶住上咗好耐啦!真係三年喇,投資方話得話得,係就得咗好耐啦!有段時間就話有啲台詞要改,有啲對白特別係講維港嗰啲啦!」戲中尾場,梁詠琪指住維港對鄭秀文說:「你睇吓,𠵱家成個維港變晒喇!」2018年完工的戲,今天不是成為神預言?關錦鵬再苦笑:「咁佢哋咪識睇囉!」

不想再返內地拍戲,關錦鵬要回歸香港,「我啱啱同一個年輕攝影師,同埋魏紹恩傾偈,我哋幾個人可能係一廂情願啦,覺得《八個女人一台戲》係最後一套喺香港拍嘅香港片!冇㗎喇,你得到呢啲明星,莊文強返大陸拍啦,搭景都好,如果資金好多錢嘅,林超賢咪返大陸拍囉!《八個女人》都用咗幾千萬㗎,但係如果今日你話用幾千萬去拍,唔得!」

在戲中,客串的士司機一角的鄒凱光,有句對白是「香港電影死咗啦!」身為導演的關錦鵬卻說,「我唔覺得電影已死!」拍慣大卡士大製作的關錦鵬,接受到自己拍低成本製作的一天嗎?「我都要接受!我𠵱家同魏紹恩都搞緊一個劇本,都係諗住幾百萬㗎咋!好似《藍宇》嗰時,有邊個知胡軍同劉燁係邊個啫?《用心跳》我都拍得一餐,結果得唔到上映!唔好諗咁多啦,如果到時連關錦鵬搵六百萬都搵唔到,咁咪算囉!」大有大做,小有小做。

《藍宇》今年剛好20周年。關錦鵬說,從來不覺得這是一部情色同志片,「只不過佢(劉燁)皮肉生涯嘅時候,俾你見到佢嘅身體咋嘛!如果大家有留意,我覺得更加照顧到成個80年代,喺大陸發生緊嘅變化,六四都出現咗啦!」如果《藍宇》今天才拍,電影中出現過的六四情節,有機會上映嗎?關錦鵬答得肯定,「梗係上唔到啦!唔知點解,𠵱家啲人喺啲電影節(國內)介紹我,佢就係拍《藍宇》嘅導演,我就話,講得嘅咩?」

在內地,同志是禁忌、六四是禁忌。在香港,關錦鵬早就出櫃公開同志身份,他和圈外男友拍拖三十多年,到底有否想過同婚?他說:「從來冇!好彩冇!如果唔係就好似啲夫妻𠵱家意見不合,離婚好定唔離婚好!」意見不合,原來政見不同,「咪兩邊囉!大家識做,大家都唔會去講呢個話題!大家都分房瞓咗咁多年,佢係包租公,我係租客咁囉!係囉,老夫老妻,大家意見不合都冇事囉!佢喺屋企個廳個channel永遠都係大台,我咪入房用我其他方法去睇news囉!我覺得佢係一個中產,佢係打工,然之後佢有層樓,佢覺得已經得到佢應該得到嘅嘢,所以佢覺得呢幾年發生嘅事,係干擾緊佢精神上甚至乎實體上好多嘢!我冇得改變佢㗎喎!」

去年開始在城大教書的關錦鵬,他說面對學生、面對年輕人很開心。大概總比留在家中好吧!

【後記】最港電影

關錦鵬抽着煙望着維港,問他那套作品最有香港情懷,他說:「都係《地下情》,跟住咪《八個女人》囉!」

此時此刻,甚麼劇本題材最適合香港?「寫緊㗎喇,講緊一班香港人,你話適應又好,唔適應又好,有一晚,最後一晚,適逢其會可能喺一個occasion,大家自己嘅選擇囉,呢個occasion完咗之後,呢個地方冇喇,我哋會得到啲咩?我哋曾經嚟過食飯,開心過吵鬧過飲醉過,嗰啲日子唔會再有!」

地方可以消失,最緊要有人。

場地提供:Pier 1929

娛聞樂陪你走遍全球追星,即Like「娛果」FB 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