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埋道具宣傳 演員改劇本唔尊重 
前編劇大控訴 無綫六宗罪

更新時間 (HKT): 2021.05.17 02:00

ViuTV清談節目《晚吹─又要威又要戴頭盔》大前晚播出的一集,邀請三位編劇阿茄、任俠及歪同學到節目大談業界秘辛,入行三年多的前編劇阿茄就力數無綫六宗罪!編劇除額外兼顧道具及宣傳,要網上解答觀眾問題外,有時更被迫為就廠期嘔劇本而「飛紙仔」,最大鑊是演員擅自改劇本,搞到劇情大亂,但最終編劇的功勞卻不被重視,傷心難堪之極。

本身讀建築的阿茄在《晚吹─又要威又要戴頭盔》節目內,表示因為有興趣講古仔,當年看到無綫公開招聘,便連同自己寫的劇本寄去應徵,獲睇中入行。他在無綫打工三年多,遇到很多不愉快經驗,所以在節目中講到火滾即除頭盔、露真身數爆無綫六宗罪。

需為墓碑揮春橫幅題字

阿茄指因為無綫為慳預算,明明非編劇工作範圍的事情也要編劇撈埋:「我寫個古裝劇,皇上寫咗個奏摺,佢哋驚穿崩,惟有寫返啲內容落去,編劇要做埋。」阿茄更提到「負責」的還有佈景中的橫幅、揮春,甚至墓碑,連刻在墓碑上角色的出生年月日都由他們負責。此外,阿茄更被公司要求開網上專頁,解答觀眾問題:「劇集出街,觀眾對劇情有疑問,或者取笑又好,監製睇完後覺得我哋有必要解釋吓,最後要我哋啲編劇幫佢開個facebook page,用個劇嘅名義解釋返畀啲觀眾聽,但呢啲嘢應該marketing嗰邊做。」編劇變相被迫OT及做本份以外工作。

阿茄指由於整個行業都偏重製作,編劇則要遷就廠期,有時更臨急要「嘔」劇本出來:「試過個監製廠期定咗好耐,搵咗好多編劇度咗幾個月都要推倒重來,因為高層有拗撬,臨急抱佛腳先搵我哋條team做,講緊一個月要出20集劇本,呢個係冇可能嘅事,非常趕,每日要『飛紙仔』畀演員。」「飛紙仔」意指拍攝當日該場戲的劇本才出爐,對於此情況,視后鄧萃雯早有投訴,她拍《金枝慾孽貳》時曾斥零劇本,飛紙仔情況嚴重。

要「嘔」劇本已經夠慘,更慘的是遇着演員要自度戲份︰「好多時演員落到廠,又鍾意自己改故事、改對白,曾經有個男主角改咗個稿出嚟,我哋編劇要上去佢個google drive度download佢份稿,先知個劇情變咗!」阿茄舉例指原本鋪排讓男主角在喪母及各樣壓力後,去到劇集尾段一次過爆發情緒,結果男主角認為喪母後沒哭是無戲可演,不但自行加跪低喊戲,更自創身世,令編劇被迫改寫連戲的劇本。對此,有網民竟直指「男藝人嗰度,唔知點解個腦pop up咗Signal Wong。」有網民同意:「我冇睇CCTVB好耐,但我個腦又真係諗起佢。」未知王浩信忽然中槍會否感到無辜?

蕭正楠戲稱馬明改劇本

阿茄指因為編劇不能跟場拍攝,不知道演員改了劇本及劇情,跟製作組像是切割了。他說電視台頒獎禮中,演員得獎時會多謝幕後,但多數沒編劇份,更尷尬的是去到煞科宴,演員笑談改動某場戲,令編劇覺得演員沒尊重劇本。阿茄在節目尾聲無奈指香港編劇在作品鳴謝也「落唔足」,海報上很難才找到編劇的名字,有時導演更突然「身兼」編劇,阿茄解釋:「講緊編劇好辛苦寫個劇本,但導演覺得條橋係佢嘅,佢就加自己個名落去。」

就臨場改劇本一事,昨日出席活動的蕭正楠指︰「喺現場郁少少劇本好多時都會發生,好多時係你對角色嘅認識同其他演員溝通,例如呢度唔係好順或根本冇呢件事發生,咪同導演商量完就改,好小事啫!」湯洛雯指明白編劇辛苦︰「我知編劇們佢哋俾人日催夜催,但有時演員同編劇真係好少交流,都冇辦法,喺現場惟有同導演傾,佢係我哋同編劇嘅橋樑。」蕭正楠更突然靈機一觸說︰「我知佢可能講馬國明,佢有次拍戲好嬲,因為佢喺茶餐廳嗌嘢,劇本寫星洲炒米,但炒咗碟乾炒牛河出嚟,導演要佢跟住劇本講星洲炒米,佢唔肯,最終改劇本。」

農夫農夫的陸永及C君齊聲指︰「改劇本都唔單止係演員,導演、監製又改。最大領略係我𠵱家做咗編劇,我發現美術又改,場務又改,原來好多人會改劇本,自己改自己就多,人哋就少。」

手機用戶請按此放大圖表

娛聞樂陪你走遍全球追星,即Like「娛果」FB 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