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專題】真的需要拍前傳?

更新時間 (HKT): 2021.05.31 02:00
■專捉斑點狗來整皮草的Cruella de Vil一樣擁有不堪回首的過去,但看完電影,根本沒有兼不能說服別人去同情她。

《黑白魔后》(Cruella)散場一刻,我的即時感覺大致如下:1. 美術好繽紛、2. 揀的歌都好聽(即使有很多根本不切合故事時代背景)、3. 超過兩小時的片長實在有點長,加上太繽紛的美術,視覺有點疲勞、4. 其實,點解要為Cruella de Vil這個邪惡人物拍前傳?

撰文:月巴氏

無論好人壞人都會有過去,過去,構成了每個人的現在,有時候,甚至足以延伸到未來。

虛構的邪惡人物,一樣可能擁有不堪回首的過去。例如黑武士,他長時間戴面具,是因為毀了容。又例如小丑,在成為葛咸城的著名罪犯前,名叫Arthur Fleck,一個渴望成為喜劇演員引人發笑的社會邊緣人,生活的不幸和坎坷的身世,令他由一個普通人,變異成一個擁抱虛無主義的壞人。以上,是由2019年那齣《JOKER小丑》話我知。

Punk Rock營造聽覺氛圍

《101斑點狗》(101 Dalmatians)那個專捉斑點狗來整皮草的Cruella de Vil,自然一樣有過去——只要老闆認為有商機而願意開拍的話。《黑白魔后》時間set在正值punk rock風潮的倫敦,所以會聽到Blondie的《One Way Or Another》和The Clash的《Should I Stay or Should I Go》(這一首其實是1981年的歌),但更多被電影選用的,其實是來自上世紀60年代尾的搖滾金曲,但冇所謂啦,好聽就得,況且這些來自不同年代但都已成過去的歌,只是用來合組成一個述說Cruella過去的聽覺氛圍。

Cruella年輕時,名叫Estella,一個有夢的少女,夢想成為著名時裝設計師,她自小已有fashion sense,但衰反叛,令她被退學,媽咪決定帶她去倫敦,其間遭逢不幸被三隻斑點狗推落懸崖;Estella隻身來到倫敦,認識了小偷Jasper和Horace,一齊生活一同成長。長大後,終於在夢寐以求的高級時裝百貨返工,嚴格來說是做清潔工,命運卻安排她遇上殿堂級時裝設計師Baroness——Baroness擁有個人時裝王國,監管一群設計師,為她每季collection獻計設計,她本人就化身唯一創意官,將看不上眼的攆走,將睇得上眼的據為己有。總之,在她的時裝王國,只有她有權話事。Estella仆心仆命,直至發現這個她敬畏的女人原來是殺母仇人。她要復仇,十倍奉還。

愛瑪湯遜擠眉弄眼好睇

之後故事還有更驚人發展,但不劇透了;想說的只是,愛瑪湯遜(Emma Thompson)全程擠眉弄眼但的確好睇,拍過《冰之驕女》(I, Tonya)的Craig Gillespie臨危受命,也總算拍了齣悅目電影,但悅目,僅限於視覺,當雙眼重新適應現實的灰暗後我問自己:OK,總算了解Cruella的過去了,我能否像戲中選用的The Rolling Stones《Sympathy For The Devil》般,同情她這個惡魔?我不能,故事很快就迷失在花巧的視覺效果,意義早就散失,根本沒有兼不能說服我去同情她。

如果你是100%愛瑪史東(Emma Stone)迷,她由頭到尾的七情上面,或許會令你心生同情,可惜我不是,甚至見親佢又瞪大對眼就煩厭。

娛聞樂陪你走遍全球追星,即Like「娛果」FB 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