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人物】男人的浪漫 陳健朗+Bipin

更新時間 (HKT): 2021.06.06 02:00
■陳健朗(左)和Bipin都為《手捲煙》獻出了第一次。男人的浪漫,有時候一個眼神,大家已心照。

陳健朗說:「《手捲煙》係一件乜嘢事先,點解會有呢個名!」故事真的由他和《手》片的編劇,兩人在拍攝另一套戲而認識,不約而同食手捲煙而起。

「好似我𠵱家捲緊手捲煙,係有我嘅口水舔咗喺上面,我再pass畀佢,基本上有我口水嘅存在!我哋有一定情感根基囉,其實係人與人之間情感嘅傳遞!」陳健朗作狀遞給坐在他身旁的Bipin。

首次做導演的陳健朗,選中首次拍電影的南亞裔新演員Bipin。導演說,戲中Bipin的角色,其實像他,林家棟的角色,其實像他父親,「有少少我爸爸嘅情感投射,有句好重要嘅對白,唔講一,唔講三,講義;唔講風,唔講雨,講乜?講雷!呢個就係我爸爸成日講嘅說話,我引用咗落去,情義佔一個好重要嘅位置!」

男人的情義與浪漫,陳健朗說:「有一種盡在不言中,唔使講啦,我哋明,就係呢個感覺!」在身旁因為要趕電影project,已經兩晚冇瞓覺的Bipin,聽着導演一輪嘴的廣東話,似懂不懂的,也算是一種另類浪漫!

撰文:文嘉龍

林家棟有一種傳承

第一次執導,30歲的陳健朗說,最初就決定了要拍一個香港的古仔,「最初諗一啲香港好獨有嘅東西或者身份,我哋諗咗啹喀兵,做咗research之後就用咗華籍英軍呢一個切入點,去講身份認同呢樣嘢,再衍生咗南亞裔小混混呢個角色,其實佢哋都係生活喺隙縫中間。」

華籍英軍遇上南亞裔古惑仔,導演說:「坦白講,膚色上面,我哋都未必會認同佢哋(南亞裔)係香港人,佢哋返番去原生地嘅時候,佢哋又講唔到流利母語,佢哋又係乜嘢身份呢?其實想講種族身份之外,亦都想講上一代同下一代,呢兩個generation身份有乜嘢唔同!」退役華籍英軍的男主角,由林家棟擔演,他更願意零片酬演出。大家都知道,《手捲煙》是電影發展基金的「首部劇情片電影計劃」入選項目,所獲批資金只有300多萬,如果要搵一個有卡士有號召力的男明星,單是片酬幾乎已經用盡使費。

「之前都心大心細搵邊個做,但係見完家棟哥之後就覺得佢好適合,無論佢個狀態或者對件事嘅理解。其實可能大家已經understood咗成件事係點,知道budget有限,佢好快已經話唔收片酬,佢就係為咗去幫一啲香港新導演,我覺得佢以一個前輩身份咁樣做,某程度上係一個傳承囉!」

處男下海的導演遇上經驗老到的影帝,陳健朗也坦言難免戰戰兢兢,「第一次一定有啲戰戰兢兢,但係大家都知道為咗作品好,所以我哋會瘋狂討論,當然傾嘅時候,大家都會好着緊,我覺得大家都互相學習,有時佢對文本或者角色有佢嘅睇法,佢好清楚喺佢專業演員嘅角度,我都會學到好多嘢!佢有時會好搞笑咁問我『點呀,你好似有啲諗法咁喎!』我覺得大家可以有唔同諗法,但係信任係可以同時存在!」

至於如何揀中第一次拍戲的Bipin,陳健朗說,選角初期見了很多個南亞裔演員,但都覺得不適合,甚至電影開拍前也曾公開招募南亞裔新人面試,但就是選不上對的人。有幸被點燈,在旁的Bipin笑說:「大家嘅直覺!」但原來第一次導演邀約Bipin見面時,竟然遭拒絕。

Bipin最難就係語言

陳健朗說:「我好信直覺,直到有一次,我朋友send咗段賴恩慈導演嘅短片(Bipin演出),我覺得呢個人要見一見,但係第一次佢拒絕咗我,我就諗做乜咁囂張,跟住我透過唔同嘅朋友攞咗佢contact,終於約咗佢見一次面。我記得佢同我講,佢唔感興趣或者唔想做嘅原因,佢唔想令到人有消費南亞裔人士嘅感覺出現,我就解釋畀佢聽,我哋係想講種族上唔好有咁大分歧,可以有唔同嘅族裔出現。」聽過導演解說,Bipin才肯獻出第一次。

今年24歲的Bipin Karma,在片中演的南亞裔古惑仔,說得一口流利廣東話,現實中的他,訪問時就常常不經意又順口地說回英語,他說,「廣東話要好慢好慢咁講!」導演說:「佢都冇乜點NG,佢返到去練得好足!」有備而戰背足對白,Bipin的確不敢怠慢,「第一次拍戲我覺得最難就係語言,始終唔係好習慣囉,𠵱家就比較好啲,開頭我對香港電影都係唔認識,語言對我嚟講都係最難嘅事!我要練習好多次,對白我都係要用拼音,譬如『點算』,我要用『tim suen』嚟畀自己記!」

Bipin與林家棟對手戲甚多,本身完全不認識林家棟是誰,他說:「我大部份都係睇Hollywood嘅戲!」這樣可能是好處,面對在他眼中都是白紙一張的影帝,反而沒有壓力,導演也說:「我覺得以第一次演出嚟講係好好,佢要面對咁有經驗嘅對手,佢都可以好輕鬆同從容面對係好難得!」

在香港出世的Bipin,他說出生不久就返回尼泊爾由嫲嫲湊大,到了八歲才再返回香港定居,與父母和細佬一起生活,中學時代在國際學校讀書,他除了對電影拍攝有興趣,他更加是極限運動Parkour高手。陳健朗笑言:「我成日同佢講,佢有機會成為一個武打巨星,佢又有柔道黑帶,佢可以向呢方面發展。」

香港電影睇唔睇得

陳健朗今次第一次做導演,但他本身的演出經驗很豐富,曾演出多部參展短片,2014年在鮮浪潮參展的短片《I Can’t Live Without A Dream》裏演癌症病人角色,更加剃頭演出兼激減20磅,獲得日本札幌國際短片電影節最佳男主角。城大創意媒體系畢業的他,第一次的電影演出,則是在陳果導演的《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陳健朗就是當年那個潮童「白膠漿」。

「陳果係發掘我做演員嘅人,我參演第一部電影就係《紅VAN》,我嗰時好細個染咗個紫色頭做『白膠漿』。當時其實最主要係副導演casting,然後畀佢睇,果導(陳果)就冇乜所謂嘅,佢覺得啱就選擇咗,某程度上同果導開始咗緣份,之後我哋都有一直聯絡傾吓電影!」陳健朗說。

說到影響得自己最深的導演,不得不提杜琪峯,「風格上我俾杜Sir(杜琪峯)嘅導演風格影響到,其實香港有好多導演都值得我欣賞,譬如我哋《手捲煙》監製劉國昌,佢都係一個好犀利嘅導演,以前嘅《童黨》故事都係好犀利;又譬如果導,佢嘅香港三部曲,佢嗰種調皮、嗰種任性,拍戲嘅力量就係咁樣!只不過相對地,我嘅起步或者畫面上面嘅處理,氣氛上我好鍾意一啲high contrast嘅嘢,我鍾意好強烈對比,呢一樣嘢就係受杜Sir影響!」

杜Sir講過,作為一個電影工作者,要對社會甚至時代有一種責任,這又令陳健朗想起拍攝《手捲煙》時突發的一幕,「戲入面家棟哥屋企,我哋拍之前入去感受吓個景啦,我攞咗一個道具VHS帶,擺咗落去舊電視機播,突然間播出嚟個畫面,我哋都停咗喺度望一望,畫面就係兩個人,企咗喺王家衛電影海報前面,有個人問,香港電影睇唔睇得㗎?跟住有個老闆娘走咗出嚟答,香港電影好多都有佢時代意義,好似周星馳嘅小人物就夠晒破格啦,佢哋嘅創作隨時影響埋香港人嘅意識形態,梁朝偉仲攞咗康城影帝㖭!嗰個係一個電影廣告,嗰時我就覺得每一部電影都有佢自己嘅使命,你喺呢個土壤或者社會氣氛底下創作,你點樣去講古仔先!」

現今的社會氣氛,創作自由仍有空間?陳健朗說:「相對地我覺得睇情形,有時候你創作,係咪需要好直白向前衝嗰一種呢?又未必,創作有時候我哋可以側寫,都可以講到一啲你想講嘅嘢,當然相對地係辛苦啲,但係始終你有創作嘅動機就可以!」橫衝直撞硬撼就無謂,有時候旁敲側擊,也可以做到想要的效果。

去年台灣金馬獎,《手捲煙》獲得七項提名,雖然最終未能獲獎,但陳健朗可以出席頒獎禮,到台灣呼吸自由空氣已經開心,「我覺得喺疫情底下,你仲可以離開香港去到另一個地方感受,我最深刻係佢哋嘅電影院會定時播出一啲經典,可能我比較old school少少,我覺得電影真係要入去電影院先至可以感受到個氣氛,雖然𠵱家有好多platform好似Netflix,但係喺台灣,佢哋覺得有啲電影係需要入戲院睇。我希望《手捲煙》可以影響到觀眾,不如我哋一齊入返戲院睇戲,我覺得慢慢由觀眾到我哋創作者重新去塑造返,點樣入戲院品嚐電影。」入戲院睇戲,都是一種浪漫呀!

【後記】大家明就明

有時候,畫公仔唔使畫出腸,《手捲煙》出現的符號和身份的隱喻,導演說,其實不必多說,大家明就明,唔明都費事要佢明!很多時候,大家心照。

例如陳健朗最愛杜Sir的《柔道龍虎榜》,「講跌低,起返身!佢係有少少抽離㗎,嗰樣嘢同我自己情感上好接近,相對地故事唔複雜,好簡單,唔好收埋自己,成個氣氛我自己好鍾意!」都係大家明就明啦!

又例如,《手捲煙》的主題曲,由MC仁填詞和LMF的孫國華主唱,請得郁阿華唱電影主題曲,Anodize和LMF,其實是一代人的青春和回憶,華哥的確是「被時代遺忘的聲音」。陳健朗就話:「咁仲唔明?」

Bipin化妝:April Huang

造型:Bhisan

服裝提供:BOSS

陳健朗、Bipin Grooming:WiL Wu

場地提供:ATUM Restaurant

娛聞樂陪你走遍全球追星,即Like「娛果」FB 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