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搣飛割凳】《詭屋》衍生的二流恐怖宇宙

更新時間 (HKT): 2021.06.07 02:00
《詭娃安娜貝爾》

完全始料不及。《詭屋驚凶實錄》除了讓溫子仁進一步打入主流市場,也意外地開展了一個「The Conjuring Universe」,齣齣低成本,齣齣都大賺,但冇一齣稱得上真正佳作。

撰文:月巴氏

2014年《詭娃安娜貝爾》(Annabelle)拍成系列

只在首集《詭屋》開場現身的安娜貝爾,憑着一份猙獰(的可愛)成為「吉祥物」,獲得厚待拍了三集外傳。2014年第一集,純賣低質jump scare,悶;2017年《詭娃安娜貝爾:造孽》(Annabelle:Creation),《切勿關燈》(Lights Out)導演執導,好睇;2019年《詭娃安娜貝爾:回家》(Annabelle Comes Home),有華倫夫婦客串,不可不信邪,果然最好睇。

2018年《詭修女》(The Nun)悶足全場

在第二集《詭屋》現身的詭修女,成為系列另一吉祥物,順理成章開拍個人電影。時間回到1952年,一所羅馬尼亞的修道院,年輕修女自殺,梵蒂岡派出一名神父深入調查。由頭悶到尾,導演Corin Hardy只以混亂的敍事和持續劣質的jump scare填滿個半鐘,完全浪費詭修女這恐怖角色。唯一得益者是Bonnie Aarons,天生外貌局限了她發展,詭修女卻成為她一生代表作。

2019年《哭泣的女詭》(The Curse of la Llorona)考牌成功

La Llorona,源自拉丁美洲傳說,並沒有在任何一集《詭屋》出現,與「The Conjuring Universe」的唯一關連,是由Tony Amendola飾演的Father Perez,曾在《詭娃安娜貝爾》現身,安娜貝爾更令他從此相信超自然事物。導演是米高查費斯,面對一個缺乏懸念的恐怖故事,尚算拍出一份恐怖感(即使離不開jump scare);考牌成功,獲機會執導《魔旨》。

娛聞樂陪你走遍全球追星,即Like「娛果」FB 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