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MAN】塗鴉天王控訴警暴成絕響 Basquiat經典古根漢展出(OY)

更新時間 (HKT): 2019.10.23 15:00

藝術作品其中一項最講求的特質,是與觀者的情感共鳴。有說,在對的時間與上對的人。這個情況也可套用在觀者與藝術作品相遇的時機。在6月之前,相信大部份香港人對「警察暴力」也沒有很深刻的理解。

位於紐約市的The Solomon R. Guggenheim Museum(古根漢美術館)最近舉辦了Jean-Michel Basquiat 作品展。這次展覽展出了被譽為是Basquiat最個人、最重政治意味的作品《Defacement》。無錯,這件作品帶出最強烈的信息,就是「警察暴力」。

1983年9月16日,一位25歲的藝術學生Michael Stewart在晚上2時50分,於美國紐約的第一大道車站內牆上塗鴉。不久警察發現Steward的塗鴉舉動,把他鎖上手銬並不斷毆打。32分鐘後,警察見他已昏迷並送他到醫院。可惜13日後,Stewart宣告不治,直至他離世前也沒有清醒過來。雖然驗屍報告說明Steward致命的原因是心臟病,但當中也有提到身體受到嚴重損傷,包括脊髓損傷和眼睛出血。近幾年有醫學專業人士更提出,看過Stewart的驗屍報告後,估計當年他受到了Eric Garner式鎖喉的對待(Eric Garner死亡案於2014年發生在美國紐約史泰登島,一名警察用了15秒使Eric Garner窒息)。

Basquiat雖然不認識Stewart,但知道他是塗鴉圈子的人,而Stewart當時正與Basquiat的前女友約會。另外,他們兩人有很多相似的地方,例如:年輕、帥氣、dreadlock髮型和黑人身份。因此,Basquiat知道Stewart的遭遇後,情緒極度低落,不斷跟身邊朋友說:「It could have been me」其後,他到好友Keith Haring的NoHo Studio牆上創作了這幅控訴警暴的塗鴉作品《Defacement》。直到Keith Haring在1985年搬離NoHo Studio時,把這幅作品從牆上取出,並以華麗風格的畫框裝裱起來,掛在床頭上。

《Defacement》除了從畫面明確表達警察暴力的問題外,還帶出了種族歧視的嚴重情況,例如:黑人身份和白人至上。Basquiat曾表示經常在街上上不到的士、他生前只辦過兩次作品展(其中第一次的展覽更是在英國,而不是美國本土)。直到他死後4年,美國的大型主流博物館才開始舉辦他的作品展。後來,大家都了解Basquiat對藝術和文化界的影響是無容置疑,佳士得的發言人更曾說,Basquiat作品是最多運動員、演員、音樂家和企業家收藏的,就如David Bowie也擁有多張Basquiat的作品,每張估價百萬美元。他不是從畫廊買入,而是直接到Basquiat的工作室找他買作品。

早期欣賞Basquiat,甚至收藏他的作品的收藏家,都不理會種族和階級問題,純粹以藝術價值去考量藝術品,是真正有眼光的收藏家。

當年要公開討論警察暴力和種族歧視的問題,並不如我們現在擁有的自由和空間,可以在網上或公眾地方表達意見,更不用說當年街上沒有CCTV紀錄Stewart被捕至送院的過程。所以Basquiat的《Defacement》就如為Stewart紀錄了當日被捕時發生的情況,雖然不是具有很強的功能意義,但他以擅長的藝術表達方式,像時間膠囊般,用意像把現代人帶到1983年Stewart生命的最後時光。

回想起過去幾個月,看過無數香港警察暴力對待示威者的片段後,再看Basquiat 的作品《Defacement》,有很深刻的體會。或者試想像一下,如果香港沒有發生這場政治運動,我們看《Defacement》就未必能與作品產生很強的情感連結,也就是說未能更完整地感受Basquiat最真實的情感表達。說時陪感無奈,但卻不失獲得一種真實、真摯的藝術觀賞體驗,也令更多人關注世界各地出現的警暴問題。

關心你飯碗,貼近你生活,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