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MAN】德國大師畫作中國離奇失蹤 稻草作顏料善繪戰後廢墟(OY)

更新時間 (HKT): 2019.12.17 15:00
Anselm Kiefer以灰暗凌亂的稻草,作為主要的繪晝物料。

數百件來自德國的藝術品據報在中國失蹤,其中包括Anselm Kiefer的作品。事源擁有這批作品的台灣裔德國富豪鄭涂(Maria Chen-Tu)借出了342幅藝術品給中國商人馬躍,可是馬躍的漢堡貝爾藝術有限公司(Bell Art GmbH)已申請破產,並拒絕將作品歸還鄭涂。有指這些作品曾在中國多個城市的展覽出現,但現在已沒有人知道作品的去向,情況令德國文化界震驚。

另一邊廂,位於英國倫敦的White Cube Bermondsey畫廊正展出Kiefer的最新系列作品。Kiefer畫風的一大特色是以暗黑荒蕪的畫面描繪二戰時的景象,並把其他天文地理甚至物理學string theory的興趣化作符號加入畫作中。Kiefer把文化、歷史、及那些看似不相關的原理配置畫面中,將古代神話跟當代物理學編織一起,透過顏料和物料的層次變化,表達他心目中一直相信的想法── 「Everything is connected」。

Kiefer成長於一個天主教氛圍農厚的小鄉村,他的叔叔們大部份都是牧師。因此,小時候的他幻想長大後成為耶穌,天主教下所記載的耶穌是最美好、最優越的存在。到長大後,他知道成為耶穌是不可能的,就把想法「退一步」,希望成為教皇。當然,他最後也沒有成為一個充滿宗教性的人物。大學時期他修讀法律,到後來發現自己最渴望得到的,是透過藝術發現驚喜和想更了解自己。

Kiefer認為藝術家獨特之處,是可以把各種文化和興趣的關係連結在一起,猶如為它們建造一座可互通的橋樑。他坦然,如果創作過程中沒有驚喜出現,也不會有動力繼續畫畫。這樣就不難理解,為何新作展覽的名稱這麼「跳脫」── 「Superstrings, Runes, The Norns, Gordian Knot」。

雖然他多以戰爭為描繪主題,但其實這點和政治因素沒有關係,反而是個人原因走向這種創作風格。他回想在學校上歷史堂時,課室外是戰爭一觸即發的緊張環境,但他發現在課室內學習的東西不能幫助他去面對現實環境的局面,反而驚覺要靠自己去尋找方法如何在亂世中自處,而藝術創作就為他在困局提供出口,希望從繪畫過程中發掘自己未知的可能性。

亂纏糾結在一起的稻草,暗黑的天空下呈現一片頽垣敗瓦的畫面,這種陰沉的氣氛是被Kiefer形容為「真實的美」。Kiefer出生於1945年的戰火之中,除了在小鄉村的農場成長令他對物料比顏料更關心、更敏感,例如:稻草、泥土、樹枝等,長大期間經常見到四周被破壞的景象,令他感到有缺陷的東西是實在和真實的。Kiefer曾嘗試畫色彩斑斕的花,但最終還是不能接受,他表示:「這樣太過樂觀了。」有次在街上散步,見到地上有一隻己被咬穿肚皮、腸子外露的老鼠屍體,他停下腳步仔細觀看,並為它拍照留念說:「是一隻真實的老鼠啊,多美好呢。」

「破壞美」像是Kiefer的作品hashtag。Kiefer把握到物料的特性,看到它們潛存的美感,並加以發揮在畫布上。如果有機會站在他的巨型畫作前,觀眾的視覺瞬間陷入一片頽垣敗瓦中。細看那些不規則的多重筆觸,再抬頭一看,彷彿站在狂風怒號的風暴之中。

「一片頽垣敗瓦」最近香港也發生過,就是中大及理大戰役後校園內的畫面。事物被破壞是表象,而更真實、更重要的,是敗瓦中感受到抗爭者對抗極權武力陣壓的無比勇氣和堅毅精神。如果有些人只願看到表面繁華美好的香港,而不追問敗瓦出現的背後真正原因,那麼香港也只不過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 面對真相,Kiefer堅持繪畫頽垣敗瓦的主題。此舉除了對他而言,是一種個人的精神解脫,從中靈魂得以圓滿之外,也讓後世和世界更多人知道、銘記歷史的教訓。

「破壞美」的背後,往往是對理想的期盼。

關心你飯碗,貼近你生活,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