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網購口罩潮 塞爆集運倉 「貨量急升16倍 做一單蝕一單」

更新時間 (HKT): 2020.02.21 00:00

武漢肺炎疫情激起網購口罩潮,意外引發「集運危機」。本港集運商近日承接貨量,較傳統消費旺季還要多三倍以上。生意額雖創新高,可是多地往返香港空運航班數量大減,貨件抵港時間須延一至兩星期,同時運輸、倉儲和人手激增。兩間行內較為大型的集運公司ShipBao及BuyandShip,負責人均形容集運口罩是「蝕住做」,惟強調短期內絕對不會加價。

每年1、2月,物流業生意通常較淡靜。1月23日香港確診首宗武漢肺炎個案,消息引發抗疫物資搶購潮。見市面貨源不足,市民遂從海外訂購用品,再經集運送回來,推動集運高峯期。ShipBao總經理侯福星表示,近日接獲貨品最少90%為口罩,另有約5%是消毒搓手液:「每日大約有10噸貨嚟到香港倉,粗略估計比之前多16倍左右,主要來自日本和美國。」

貨以倍增 倉儲人手皆缺

BuyandShip聯合創辦人李兆倫稱,公司在農曆新年前後一星期內,新增超過50,000名用戶,接貨量相當於旺季四至五倍:「我哋通常會用半年時間,準備11月個『黑色星期五』,要安排人手、預約機位等,時間充足就唔難應付。今次嚟得太突然,場仗無足夠準備好難打。」

貨量短時間內以倍計激增,集運公司面對首兩項難題,是倉儲和人手不足。李兆倫指出,貨量增長「重災區」當數日本:「以前日本個倉,每日處理3,000至4,000件貨。放完農曆年假返嚟,就變成8,000、10,000件,個量仲要日日升。」近來海外同事「除咗瞓覺只剩工作」,倉務組忙着拆貨,其他人為運輸、短租倉庫和增聘人手四出奔走。

另一邊廂,侯福星的公司單在香港已增聘超過30名臨時工,由每日約10至15人團隊開工10小時,擴展至約40人輪班,全日無間斷拆件和回覆顧客查詢:「就算請多咗人,我哋同事每日仲要加班5、6個鐘,呢個情況已經持續兩星期。」他估計最起碼捱到3月底,待大部份市民存有足夠口罩,同事才可稍為鬆一口氣。

空運艱難 料2月蝕過百萬

「倉位同人手,用錢仲叫做解決到。最癲係飛機停飛。」兩人最擔心一點,乃疫情令往返香港空運運載力下降,使貨物滯留海外。按2月初情況,網購物品經集運回港,由日本倉寄出已須延誤6至13日,美國最多延誤兩周。若航班進一步減少,需時恐怕更長。

機位減少另一結果,是空運成本上升。從日本購買每盒50個口罩,約重1磅,利用集運服務送回香港,客人須付運費,一般介乎20至25元。有集運商透露,按近日經營成本推算,每盒口罩運送成本高達接近30元,即蝕最少5元。

李兆倫解釋,「而家就算搶到機位,都要以前四、五倍價錢」,加上航空公司按體積重收費,即貨件輕但佔位多,須額外補錢。他續道,往日接獲貨物多為電子產品、化妝品和其他消費品,「有輕有重,拉勻成本無咩所謂」,現在付運口罩為主,包裝空位多,「可以想像我哋用緊好多錢嚟運空氣」,以致「做一單蝕一單」,料本月最少蝕七位數,「咁我唔expect呢件事維持成年,即係可能4、5個月就可以變返好啲喇。」跟其他較具規模的同業一樣,他暫時無意調整收費:「我哋反而做咗個推廣。客人寄口罩返嚟,有運費減免。佢哋保護好自己,等於保護身邊嘅人。」

抗疫時代 集運有新意義

侯希望客人體諒,「有時貨件延誤,係因為完全沒有航班回港」。談到感觸處,他不禁慨嘆:「無機位,口罩堆晒喺外國,運唔到返嚟,我都好焦急。睇新聞見到個阿伯因為買唔到口罩而喊,個心真係好難過。」他重申自己和同事有同一願望,只想盡快送貨到客戶手上:「最怕一啲地方突然禁止口罩出口,好似之前泰國、台灣咁。我哋可以做嘅,惟有日以繼夜開工,趕喺禁令之前盡做。」

集運之於抗疫時代,問題多多還要蝕住做。兩位受訪者卻異口同聲道,最近工作反而多添一重意義。李說:「以前主要運衫褲鞋襪同玩具,而家關乎健康。寄口罩要蝕就唔做?唔可以。」侯形容疫市17年一遇,「而家唔係計較成本嘅時候,要共渡時艱⋯⋯如果我哋都放棄,唔接貨、唔幫忙,大家訂到口罩個機率會更低。至少我個人覺得,我哋嘅工作係幫到人。」

集運建議

1)避免運搓手液等危險品

場地提供:HOW

記者:鍾榮傑

關心你飯碗,貼近你生活,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