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鮮舫結業】三十載老員工感慨:「以前3層坐爆 而家晚市剩8個客」

更新時間 (HKT): 2020.03.02 23:39

逾40年歷史的珍寶海鮮舫,繼1月傳出解僱約逾半員工後,昨日再傳出結業消息。在海鮮舫工作三十載的老員工回到深灣碼頭,見證公司的興衰,有駕駛舢舨的船家因為海鮮舫遊客大跌,生意一落千丈。

今年82歲的曾先生,在珍寶海鮮舫任職保安超過30年,可說見證公司的興衰。曾先生主要負責深灣碼頭的保安,巡查海鮮舫一帶及維持秩序,早在上年10月,曾先生已經接到珍寶海鮮舫的解僱通知,比起1月尾被解僱的那批員工還要早,現時他由全職轉為散工。他強調自己年紀大,所以理解公司決定,「我由得佢(公司)啦,我都82歲,請我又歡喜,唔請我都歡喜。」

雖然曾生認識其他老廚師和老員工,不過10月後彼此都沒再聯繫,所以他未知道其他同事的去向。對於今次海鮮舫暫停營業的消息他未有所聞,不過他指,由去年社運開始,公司就時不時傳出解散員工的消息。

「沙士呢度唔係好慘,而家唔夠畀維修費」

曾先生形容廿幾年前珍寶海鮮舫最風光,「以前3層坐到爆晒,而家鬼影都冇。」樓高3層的珍寶海鮮舫,在曾生的回憶中,晚市最旺時期可以3層全滿,深灣碼頭亦大排長龍,滿是等候到珍寶海鮮舫用膳的食客。以往人等船,現在船等人,顯得更是冷冷清清。他感慨,至上年開始人流就少了很多,有時晚市只剩下7至8個食客,「賺埋都唔夠隻船畀維修費。」

很多人將今次疫情與2003年沙士作比較,曾先生在海鮮舫同樣經歷過兩件大事情,「董建華做嗰陣時,沙士時期呢度反而唔係好慘,影響唔太大。外國人同大陸人都係一車車咁嚟。」

舢舨船家:要向海鮮舫月交租五千

另一位在香港仔駕駛舢舨的船家黃太,負責接載遊客到南區的海上景點巡遊,因此生意十分依靠海鮮舫。自去年社會運動,至今年武漢肺炎,遊客一直大跌,她的生意更是一落千丈。「揸咗30幾年船,社會運動反而都冇咁慘,今次(武漢肺炎)真係客都冇個。」

黃太分享,這行賺的錢不多,以往每天可以賺300多元,每月賺取約幾千元。但是現時幾乎每天都是「零生意」,幸運的話一天最多接到2、3個遊客,「有時可以冇錢分到」,比起高峰時期生意大減9成。黃太向記者透露,經營舢舨,不單止維修費和油費,舢舨船家要向珍寶海鮮舫每月交租約5,000元,現時生意淡薄,經營更是吃力。

區議員:新濠已為員工做好遣散手續

自海鮮舫結業的消息傳出,黃竹坑區議員徐遠華就收到不少街坊的查詢,他今早致電海鮮舫的經理,再查證消息。經理向徐表示總公司新濠國際(200)的說法是暫時停業,但就已為員工做好遣散手續。徐遠華指對於海鮮舫是暫停抑或是永久停業,仍未有肯定的說法。他暫時未接獲海鮮舫員工的求助報告。

對於海鮮舫結業的消息,徐遠華亦感到惋惜,他認為珍寶海鮮舫不止是南區人的回憶,更是香港一個重要標誌。「以前聽班街坊講,廿幾年前喺珍寶擺壽宴、婚宴係一好喜慶、好有面子嘅一件事。但呢十年八載,已經好少聽到街坊咁樣講。」他認為海鮮舫太側重遊客生意,忽視本地客生意,令到在他們在今次疫情中衝擊更大,「如果有一半係本地客,即使今次香港遊客少咗,未至於令到佢哋要有停業安排,太依賴大陸遊客,今次係一個致命影響。」

「太依賴大陸遊客成致命傷」

徐認為今次珍寶海鮮舫結業,不應只當作普通公司倒閉般處理,畢竟它是香港人一個重要的集體回憶。他呼籲旅發局、區議會以及其他政府部門合作,看看有沒有其他補救措施,「保育又好,NGO經營又好,起碼行到結業呢步之前,做啲工夫。」他嘆惜,今次一個代表香港的重要標誌結業,會否代表香港一個光輝時代的消逝。

記者:樊栩瑩

關心你飯碗,貼近你生活,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