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Gut者言】再入戲院睇《幻愛》 - 徐家健

更新時間 (HKT): 2020.09.02 02:00
■港產片《幻愛》劇照。


疫情之下,戲院比食肆更慘。

據報道,今年暑假香港票房只有2,400多萬元,較上年約3億200萬元下跌超過94%。

是的,看電影不能堂食轉外賣,皆因我們亦未有經營戲院的港版Netflix。二月時我便說過:「當黃在瘟疫蔓延時,子華要告急。但假如香港有Netflix一樣的自家平台讓《乜代宗師》無限期放映,而且容許觀眾足不出戶安心在家中邊吃爆谷邊看電影,子華今次能夠投資回本的機會可能會高一點。」

果然,當疫情蔓延至全球,製作成本高達2億美元的迪士尼電影《花木蘭》,最終放棄票房轉戰到集團旗下的串流平台播放。本年度最矚目的港產片《幻愛》,票房將會受疫情影響多少?

戲院重開,今年的電影檔期卻必定亂晒龍。原來,決定一部電影何時落畫從來是個棘手問題。同事Andy Hanssen分析過30年代的荷里活影業,提出電影人開戲院的好處是方便溝通排片上映。要知道,再受歡迎的電影,放映日子久了,票房始終會下跌。分成合約之下,片商希望電影長映長收,院商卻希望換畫帶來更多票房和人流。人流重要,因為當年戲院大部份的利潤其實來自賣小吃。

同事發現,因同一企業內部溝通較易,有放映自家品牌電影的戲院,視乎票房好壞而更改電影落畫日期的機會較大,戲院排片於是效率亦較高。

邀請Babe重看《幻愛》:「套戲係可以拍得更好,但我哋唔支持有心拍好港產片嘅同路人,佢哋就冇機會再進步。」女友問:「主角劉俊謙做過子華套《前度》,呢套幾時落畫?」

我答:「愛港女,我堅持唔換畫。愛港片,我哋入場睇多幾次,套戲就唔會咁快落畫。」


徐家健

美國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fb.com/economics3.0/



關心你飯碗,貼近你生活,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