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客飯】如果侵侵拜登是股票 - 曾國平

更新時間 (HKT): 2020.10.30 02:00
■從香港人角度看,拜登(右)是一隻悶到嘔的股票,特朗普是一隻大上大落的股票。 資料圖片

在美國以外最關心總統大選的地方,相信就是香港。香港自去年經歷過翻天覆地的改變,關心美國大選有其理由。非選民的熱情在美國一萬公里以外的城市燃燒,民意所歸,大部份香港人支持的是特朗普。畢竟黃藍對立,黃的當然希望特朗普可代出一口氣,制裁中港高官,但藍的卻不會「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無厘頭走去支持拜登。

黑白是良知,現實中的黑白往往沒有那麼清楚,不似電視劇忠奸分明。看拜登的選舉辯論表現,sleepy的不是他,而是我這個觀眾:熟口熟面的陳腔濫調,空洞無物的三幅被承諾,拜登其實是個在建制打滾多年、傳統到極的政客。若然成功當選,為了顧及大小利益團體,他的一舉一動都會受到重重牽制,難有所作為,也難作大改變,包括現時的對華對港政策。相反,特朗普奇特之處正是其包袱較少,除了言論相當奔放,也敢於改變或干犯過去沒有人敢碰的東西,但正是由於他無甚顧慮,政策立場隨時話改就改,包括對中港的態度。

打個比喻,從香港人角度看,拜登是一隻悶到嘔的股票,特朗普是一隻大上大落的股票。只是香港人近年輸得太多,難免會將感情押注到特朗普身上,希望只有大升沒有大跌,改變令人窒息的政治社會現狀。

曾國平

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fb.com/economics3.0/

關心你飯碗,貼近你生活,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