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方集】特朗普是抗共盟友? - 張宗永

更新時間 (HKT): 2020.11.02 02:00
■特朗普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利我主義者,打壓中國是美國長遠利益,支持香港的民主運動卻是利用多於信義。 資料圖片

人的政治立場是會改變的,普世價值裏包含的道德標準縱使不是永恒,也遠較政治立場長遠。我不是政客,亦沒有政黨背景,只是半個公共知識分子,好處是可以站在道德高位說三道四,而不用拘泥於功利。

今周的美國總統選舉,也許是有史以來最受香港人關注的美國大選,我個人是一貫地支持民主黨的。特朗普在任四年,我手上的美股升值了,他亦令中央壓制我支持的香港反對派有後顧之憂。但我以自由民主平等的普世價值為本,如果有票,也不會投給特朗普。

然而,支持和事實是兩回事,兩黨競逐期間,雖然特朗普一直在民調中落後,我長時間覺得特朗普會勝出,因為不敢低估他那口裏不說心實喜之隱形支持者。直到後期,縱使拜登在電視辯論中表現平庸,兒子傳出性騷擾醜聞,但民意仍然沒有逆轉,最後一根稻草令我改變主意是:消息傳來這次選民投票率會創新高,我才覺得拜登勝算在握。因為特朗普的鐵票是鐵但不會突然增加,新增選票估計大多是民主黨支持者。

誰當選都不改堵中民意

我支持拜登,可能有些黃絲朋友覺得不是味道,但如果你的目的是抗共,兩者的分別真有那麼大嗎?首先特朗普是「忽然」反共。2019年初,他還稱習近平是他的好朋友。香港社會運動初期,特朗普對抗爭人士的態度亦是很飄忽,他的反共立場真正硬起來是因為新冠肺炎。跟所有政客一樣,特朗普亦是用矛頭向外來遮蓋自己的錯失。

事情發展到今天,堵中已經是美國跨黨派的民意主流,誰入主白宮都改變不了。但特朗普是可信的抗共盟友嗎?特朗普的不按牌理出牌,黃絲看在眼裏也許會感到仇者快,但特朗普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利我主義者,打壓中國是美國長遠利益,支持香港的民主運動卻是利用多於信義。

我作為民主黨支持者,拜登完全不能夠牽動我的情緒,在芸芸民主黨初選參選人中,我其實是偏向於Elizabeth Warren,我覺得這位麻省參議員前法律教授的競選政綱充實,但因為立場偏左,不為民主黨主流接受。說到底,美國其實是一個中間偏右的國家,做了8年副總統的拜登是一子穩棋而不是奇兵。

張宗永

思博資本高級合夥人兼亞太區總裁

關心你飯碗,貼近你生活,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