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魚手札|美國總統大選讓香港人學懂了甚麼?(渾水)

更新時間 (HKT): 2020.11.09 19:15
即使去到民主大國的級數,媒體還是有一種大台的傲慢,覺得自己可以壟斷資訊,運籌帷幄,傳媒的偏頗和民意調查不可信,大家都見識到了。

幾年前,西方世界很和平,最大的爭拗是英國應否脫歐。我於自己社交媒體Facebook說用外圍賭局和股市去推算結果,有一點參考價值。馬上有網民跳出來說,要最真實的參考價值,為甚麼不直接看官方結果。

當時我笑而不語,科技革命衍生新的科技哲學,跟愚蠢的網民辯論不是理性的事,何況當時就算我提出解釋,網民都不會接受。時移世易,當大家見到美國總統大選不論民調還是點票都可以有這麼大的操作空間,我覺得民智好像開放了少許,我可以把自己的理論講出來。

直至今天,截稿前的這一刻,官方也沒有確實美國總統就是拜登,只是幾個大的傳媒機構一錘定音而已。

落地經濟學101 :「殺頭生意有人做,蝕本生意無人做」,只要外圍注碼夠大,即使最高級的足球聯賽也可以造馬,球員也可以被收買,那麼,在一些美國窮鄉僻壤的地區做手腳,又怎會是問題?

票數可以呃人,但是錢的流動騙不了人,莊家都要開盤,開盤就是反映着若干的資訊,說不定比經常變動的票站結果或選擇性報道,來得更加精準。說不定法庭有新變化,結果彈弓手,到時莊家就左右可以通吃了。股票是金權遊戲的工具,其流動也不會騙人的。

即使去到民主大國的級數,媒體還是有一種大台的傲慢,覺得自己可以壟斷資訊,運籌帷幄,傳媒的偏頗和民意調查不可信,大家都見識到了。從來資訊就不是免費,自由的空間知識增長了資訊的數量,並不包括資訊的質素,免費的才是最貴,有質素的媒體或KOL是需要訂閲去支持的,例如《蘋果日報》和區區在下。

以前是傳統媒體控制了輿論,現在是科技公司的天下,Facebook、Twitter太強大,未來說不定會衍生更加多競爭對手,媒體看來還有一些生存空間。範式是轉移了,但模式沒有改變。

凱撒大帝廢除了羅馬元老院,自己成為獨裁執政官,將既得利益勢力瓦解了,美國怕特朗普會變成這樣的角色,他們希望維持現狀。特朗普是狂人,但他是比較適應這個世代的變化,大家幻想可以回去以前美好的日子,但美好的日子是回不過去的,大家要接受現實,正如香港的民主派也一樣要接受現實。

美國那些白左知識分子和華爾街貪婪的銀行家本來在意識形態上極度對立,但為了共同敵人特朗普,他們居然成為了新反Trump共同體。現在他們有祈求特朗普復出失敗,否則他們的下場就和當時元老院一樣,成為唯唯諾諾的橡皮圖章。

我們這些人未必是最叻,但是我們出身比較簡單,沒有階級包袱,反而懂得用森林的觸覺判斷危機,比較適應這個世代的變化。

-----------------------------

掌握理財智慧 感受生活品味

investMAN全新網頁 優雅登場

-----------------------------

部署退休 輕鬆達至財務自由

點擊即睇《退休理財天書》

-----------------------------

【全球樓行】 Dream House零距離

屬於香港人的移民攻略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關心你飯碗,貼近你生活,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