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登拾遺記 |「上海批盪」真的是來自於上海嗎?(黎雋維)

更新時間 (HKT): 2020.11.15 09:00

既然福建炒飯唔係來自福建,上海批盪也許亦並非來自上海。

五年前,我帶着這個題目,向來自新加坡的港大建築歷史學者成美芬博士(Eunice Seng)叩門,希望老師可以指導我的博士研究。題材經過改良之後,發展成為一個關於香港及東南亞上海批盪的文化歷史研究。

上海批盪和別名「意大利批盪」(Italian Plaster) 的水磨石類似,粗糙的表面驟眼看來就恍如花崗石一樣,因此很多時候亦會作為一種仿石來使用。而意大利批盪則是經過打磨處理,表面平滑的一種物料。由於上海批盪主要的物料是水泥,因此大部份都是呈灰白的顏色。只要調節白英泥和普通灰色英泥的比例,就可以得到不同深淺的灰色。亦可以加入不同顏色的礦物顏料,製成彩色的批盪表面。上海批盪的工序非常繁複,但亦十分堅固耐用。材料基本上是在一般的水泥砂漿之中,加入所謂「白石」的細小花崗石碎塊。師傅於批盪時要靠經驗將每一個部分壓實,然後根據當日的濕度,待批盪表面乾燥至一定程度時,以輕力洗擦,慢慢將水泥砂漿裏頭的碎石質感顯露出來。對批盪的手法、力度、以及時間的掌握均有很高的要求。而水磨石則是在批盪的基礎上,加入以磨刀石(carbonium stone)磨平表面的工序,使其表面光滑原圓潤,表現出花崗石碎塊的切面。

今日仍然懂得上海批盪的師傅並不多,而且通常會使用「洗米石」或者「洗水石」這個名稱。這兩個其實都並非舊有的稱呼。從歷史上來看,中國內地和台灣,習慣稱這種物料為「洗石子」、「汰石子」、或者是「斬石子」。而使用「上海批盪」這個稱呼的地方,就只限於香港和東南亞。因此「洗米石」或者「洗水石」這個稱呼,應該是來自於內地或台灣的一個變奏。上海批盪在1920年代中期開始在香港出現,它的英文名稱Shanghai Plaster亦在同一個時間出現在政府文件及報章雜誌之上。對於上海批盪的來源,其中一個廣傳的說法,認為上海批盪是由2、30年代來香港工作的上海師傅,將批盪手法傳給廣東師傅,因而令此技術流傳。的確,從1920年代開始,就有不少上海建築工人來港工作。而同期的上海,又的確有很多類似的建築物料應用。然而,同一個時期的廣州、澳門、以致東南亞各地,甚至日本及台灣,其實都有類似的物料和做法。而且,亦都有一些講法指,上海的洗石子其實是由當時從日本來華的日本工人傳入。日本稱這種以水泥制成的人工仿石為「人造石研」或「人造石塗」。當時日本為了解決殖民地台灣花崗岩短缺的問題,於是便大規模地在台灣使用這種物料。

凡此種種,似乎都傾向否定「上海批盪就是來自上海」這個單一的講法。再者,當時嶺南的工匠本來就已經以批盪及灰塑技藝見稱,而不少廣東工匠亦會到廣州、香港、澳門、及南洋等地打工賺錢。因此,上海批盪在香港及東南亞的流傳,除了和上海的關係以外,其實更加是關乎到嶺南的批盪工藝,以及南洋的海外華人活動。「上海批盪」這個稱呼,或許只是基於一種對於上海的文化想像,以及它所代表的摩登都會形象。

隨著1980年代香港工資上漲,以人力為主的上海批盪和水磨石工程越來越昂貴,因此逐漸被市場淘汰。上一代批盪工人逐漸退休,上海批盪和水磨石的工法慢慢失傳。歷史建築之中的上海批盪和水磨石保育和修復,亦面對不少技術上的困難。

黎雋維

80後英國註冊建築師及建築歷史學者。

討厭建築,所以寫建築。

FB 專頁

-----------------------------

掌握理財智慧 感受生活品味

investMAN全新網頁 優雅登場

-----------------------------

部署退休 輕鬆達至財務自由

點擊即睇《退休理財天書》

-----------------------------

【全球樓行】 Dream House零距離

屬於香港人的移民攻略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關心你飯碗,貼近你生活,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