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起義|美國選戰大輸家:fb霸權和黑命貴(尹思哲)

更新時間 (HKT): 2020.11.21 13:51

美總統大選連場激戰,最大的輸家,不是Trump也不是Biden,而是美國傳統媒體,以及矽谷科技公司。

經此一役,美國已經堀起了,像MeWe、Parler和Gab等新平台,直接給Fb、Twitter等社媒送上強悍反撲。在三者當中,由於Parler必須手機號碼,使用成本較高,Gab的政治立場又過於鮮明,於是最獲得港人歡心的,應是MeWe。

MeWe打著捍衛言論自由、站在反對Fb的道德高地而來,感召力當然也很大是沒錯。

講起Fb,相信不少人都感又愛又恨。愛者,是它當初顛覆了傳統新聞媒體,至少讓每個人透過直播,於很大程度上,也可以直接看到事情的真像。

恨者,就是它那不透明的algorithm,在作為一個封閉平台的情況之下,只要它願意,Fb是有絕對的能力,去恣意撥弄世人的情感,以及大家接收資訊的比例,以至左右總統選舉的結果。

若以國際關係去比喻,Fb和Google這些矽谷公司,發展至今,無疑已是科技世界的帝國主義了。

不是嗎?首先要知道,互聯網的初衷,本來是要去除非必要的中間人。諷刺的是,像Fb、Google等科技霸權,卻變成了最強大的「新中間人」,而且比起傳統媒體,更難以監察有沒有濫用影響力,達到滿足自己利益的邪惡行徑。

實情是,要這世上任何既得利益者自動交出權力,都是近乎不可能的事。

另一個痛點,科技霸權跟政治力量的利益關係,可說是千絲萬縷錯綜複雜。就像中世紀的蒙古帝國,以及當時伊斯蘭商圈密不可分的關係。假如沒有穆斯林色目人的支持,蒙古帝國橫跨歐亞的建立及維持,實際上是非常困難的。

時至今天,像「黑命貴」Black Live Matters及美國極左勢力,跟矽谷科技公司的關係,彷彿也是同出一轍共生關係。以上兩幫勢力,往往以「平等」作為號召,在社交媒體呼風喚雨招攬群眾。

他們對於自由價值固然是很大衝突,然而即便是站於其主張的所謂「平等」原則,從邏輯上也根本說不過去。因為根據真正的平等原則,我們應該可以看到和疾呼,任何人包括黑人,都不應該享有特殊的待遇,對吧?

假如在拜登最終當選,而他組閣的時候,黑命貴政客們就施壓說,因黑人被打壓,所以總統若不起用黑人任內閣,那就是歧視!

那時其他族裔只要問道:「你被打壓跟我有什麼關係?為什麼就要偏幫你?黑人憑什麼可優於別人?既然大家都是平等,就該得到公平的對待,必須任人唯賢!誰也不享有特權才對嘛!」

尹思哲

http://linkedin.com/in/wanszezit

-----------------------------

掌握理財智慧 感受生活品味

investMAN全新網頁 優雅登場

-----------------------------

部署退休 輕鬆達至財務自由

點擊即睇《退休理財天書》

-----------------------------

【全球樓行】 Dream House零距離

屬於香港人的移民攻略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關心你飯碗,貼近你生活,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