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方集】美國大選和英超聯 - 張宗永

更新時間 (HKT): 2020.11.30 02:00
■美國大選可貴之處在於制度透明,人民參與自由度高,傳媒發揮監察作用,最重要是政權替換縱使爭持激烈仍然會和平進行。 資料圖片

這周,特朗普放出消息:如果在選舉人投票中敗選,他會撤出白宮。周三,球王馬勒當拿因心臟病離世。

我距離球迷的日子已經很遠。我熱心足球的年代,皇馬叫真馬德里,我捧的港甲球隊是星島,因為守門員高佬興(何容興)長得俊俏,其實何先生的穩定性真是一般。很多年前看書看到:英式足球令人着迷之處是它讓球迷發洩身體裏的獸性。的確,遊戲規則簡單,敵我分明,球迷的群體意識強烈。

這次美國大選爭持激烈是近代之最。愛國小粉紅也許會視之為美帝制度又一大敗筆。我倒看到真正選舉可貴之處:制度透明,人民參與自由度高,傳媒發揮監察作用,最重要是政權替換縱使爭持激烈仍然會和平進行。

很多人用美國社會的分裂來引證美國政治制度的失敗。社會撕裂是事實,政府駕馭無力亦是事實。但我們應該分清因果,撕裂是因,政府的不濟是果。

選民與球迷的共通處

今次選情熾熱,特朗普貫徹地不按牌理出牌,在選程後段失利時,要求法院停止在某些搖擺州點票,以避開後勁凌厲的民主黨郵寄選票。在戰情激烈的州,有保守黨人嘗試強行進入點票站監票,兩黨的支持者表現出來的激情,又點止愛國咁簡單。這些衝動的選民令我想起英超聯的球迷。

美國總統選舉和英超聯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所捧的對象有機會問鼎冠軍是重要的,美國選舉互有輪替的兩黨制度,更能給予支持者做王的滿足感。

英超聯是世界上最成功的體育企業,英國的球迷亦是世界上操行最頑劣的粉絲,過往英倫球迷渡海前往歐洲觀賽,曾經因為滋事而被當地政府禁足球場。

我心裡不禁問:這些衝動的選民是愛自己的政黨多?抑或是愛美國多?滋事的英國球迷其實是愛球會多? 抑或是愛足球這運動多?北京是要求香港人愛國家多?抑或是愛共產黨多?

張宗永

思博資本高級合夥人兼亞太區總裁

關心你飯碗,貼近你生活,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