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魚手札】賺多兩個臭錢莊敬自強 - 渾水

更新時間 (HKT): 2020.12.06 02:00
■賺多點錢不代表你墮落,累積實力才能幫助更加多人。

以前跟人說寫財經專欄好像有點光環,好看不一定來自作家水平,或作家文筆;人會進步,我覺得現在寫財經的人普遍水平比以前高,只是以前世界較簡單,很垃圾的人都可出頭。

現在世界很複雜,大家花多了時間關心國際新聞、香港政局,會關心財經的人少了一點。有時睇新聞睇到精神崩潰,與其花數百字講一個財經知識,不如今日嘗試幫大家療傷,撫平傷口。

這兩年我做了一個人生最正確決定,是去中大讀哲學碩士。中大哲學系師資優良,我讀學士的年代是劉關張年代,名氣很大。我修了兩個學期劉創馥教授的課,由於工作壓力、政治環境和視像教學,我沒很集中精神上他的課,但最尾一堂有些較輕鬆的交流,反而較入腦。

每個人都帶着好奇走入這學科,我是因為社交媒體經常有些哲學學者互相較量,才引發我好奇;大部份同學因社運或對世界有某部份好奇,希望尋求答案。但通常修讀過程只會衍生更多問題,研究這些問題會得到滿足,未必搵到答案。

劉教授有一句說話不知怎樣很入腦,他說他對大部份的哲學問題都沒有很確實的立場。

兩年的社會運動,有些問題我都沒很確實的立場和答案,例如到底許智峯流亡是否道德?深黃同情他,本土派否定他,最投機取巧的會揀一個中性立場:既同情但理解。老實說我沒任何感覺,沒研究就沒發言權。又例如黃色經濟圈一些古靈精怪爭拗,或者現在抗爭派定位等問題,我會看不同觀點,但自己無太多想法。

最近兩個月我一直努力叫大家多賺一點錢,掌握多點財經知識;賺多點錢不代表你墮落,累積實力才能幫助更加多人。了解多點財經知識不代表你銅臭,而是整個世界格局都有一套金融法則去決定,好像經濟制裁就是一套金融法則。

這一年我派了30萬獎學金給我大學中學師弟妹,可能我是在買贖罪券。最近當我把心思放在工作或投資,換不了快樂但至少分散了心神。也許我變得犬儒,也許沒有,對現實大部份不公義現象,我仍很憤怒;但逆境下,我能做的是做好我自己,只有這樣我才能幫到更加多人。

渾水

fb.com/muddydirtywater

關心你飯碗,貼近你生活,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