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ss Talk|開泰菜餐廳轉跑道 王利民憶被康宏DQ:一手湊大,唔會放得低

更新時間 (HKT): 2020.12.10 00:00

「主席,唔該落單」「主席,這道菜好好味」一名中年男子在食客面前,手法純熟地劈椰青。他是這間泰國餐廳「泰泰」的老闆之一王利民,另一身份是康宏(1019)前主席。2017年,他一手湊大的康宏,捲入本港金融圈近年最大宗的「謎網50」醜聞,他與多名公司高層被廉署帶走調查,結果他未有被起訴,但真相未明前,已被公司新董事會單方面「DQ」其主席之位。

「唔會放得低,好似結咗婚幾廿年,以為相處得好好,點知有日另一半唔知用咗咩方法趕走你,喺外面抹黑你,生活變得一蹋胡塗,要花好多時間忘記一切。」他出事後3年首度接受《蘋果》訪問,透露曾躲在家中不敢外出見人,嘗試接受自身的巨變之際,又要面對自小生活的香港變天,加上今年突如期來的疫情,他充份體驗何為世事無常,「去年無可避免令人對香港感到失望,甚至絕望,但無論如何,一日喺呢度,仍然要攞少少嘅希望出嚟。變數永遠比計劃多,與其等唔知咩時候做,倒不如想做就去做。盡做啦!」

捲入謎網風暴 跌至人生低谷

一切緣於David Webb發表的「謎網50股」,揭發50家港股互相持股成為一個網絡,而康宏是謎網風暴的核心股份之一,促使證監會與廉政公署聯合行動,拘捕多名公司高層及相關人士。廉署展開行動當日,王利民身在台灣食炸雞。他笑言,無想過躲在台灣不回來,「我唔知返嚟香港會面對咩狀況,但只會想去面對。」結果,他翌日返港,回家不久就被廉署上門拘捕,同時被康宏單方面通知,暫停其一切職務。

王利民給外界的感覺,是很有自信的人,但由人生的最高處,跌到人生的最低點,他有好幾個月不敢踏出家門口一步,「以前行出街好泰然,但當時是一個好大嘅障礙,完全唔想見人。到逼不得已要面對呢個社會,每日都要用好大嘅勇氣。」

逼不得已要面對的,是因為出事後兩個月,剛好是農曆新年。王利民說:「以前返到公司個個都等住講恭喜發財攞利是,果陣講緊係派幾千封,甚至過萬封利是,但突然變咗只可以同樓下個保安講恭喜發財。環境係完全唔同晒,會覺得個世界冇咗好多嘢。有一種失去嘅感覺好強烈。」

面對大眾目光 「當時行出街好驚」

有次,他穿上印有「康宏」商標的上衣,到郊外行山。在大山中的小路上,迎面有不認識的行山客擦身而過。由於康宏事件成為當時各大報章的頭條,王利民的「大頭照」亦被刊登在各媒體上,被人認出是在所難免。他聽見那對陌生人細細聲說,「呢個咪啱啱畀人拉咗果個囉。」當刻,他扮聽不見,但心裡很難受,「行出街係好驚,會覺得所有人嘅眼光都係咁樣。事情都未水落石出,但社會、媒體輿論都已經蓋棺論定。究竟仲有冇機會扭轉?但我唔可以唔行山,以前頭就岳得高高咁行,依家就行咗就算數啦。」

不過,鼓勵的說話亦有很多。出事後,王利民如常在Facebook出帖,每個帖文都有不少留言,「99%都係鼓勵嘅說話。不外乎都係一句『加油』、『支持你』,但幾百句『加油』集合起來,係令人震奮‧‧‧‧‧‧發現認識我嘅人,係知道同相信我嘅為人。」

五十而知天命 重新經營事業

為了不想身邊人擔心,王利民開始學會接受。熱愛煮食、出過烹飪書的他,做起「家庭煮夫」,買餸煮飯一手包辦,又發掘新技能,學花道、雕塑,「當時唯一可以做嘅,係話畀佢哋聽,我可以繼續行落去,於是去做一啲成世人都冇諗過會做嘅事。」反而令他轉移焦點,從自怨自捱的心情走出來,「你問我心裡係咪好坦然,好心安理得?唔係嘅,有好多憤怨、唔甘心‧‧‧‧‧‧重新做返學生,每日淨係掛住今日插花插成點,做嘅過程就少啲諗返以前發生嘅事,又發現原來我50歲仍可以有新開始。」

不過,世事不是他所能掌握,今年疫情令地球近乎停頓。王利民的興趣班亦要暫停。他笑言,剛好感到有些百無聊賴,一次外出晚餐,認識到「泰泰」原有的班底,雙方一拍即合,密鑼緊鼓籌備開店,短短兩個月餐廳已開業。但這個時候開食肆,是否太冒險?「如果兩年多之前,絕對冇心情去做要花心機經營。就算今年6月問我會唔會開餐廳,我肯定答你唔會。但任何時間都係好嘅時間,只要做好準備,最壞嘅時候可能是最好嘅時候,而且去年同今年發生的一切事情(社會運動/疫情),發現呢個世界冇嘢係你可預計,變數永遠比計劃多,與其等不知咩時候做,倒不如想做就去做。」

王利民未有透露今次的投資額,但他人緣甚好,朋友、舊同事得悉他開餐廳,都紛紛來捧場,最誇張有「老友」一周來足三晚。開業一個多月,晚市訂枱晚晚爆滿。除了令自己有新的開始,亦是代表他對香港仍有希望。他坦言去年反修例事件後,有考慮移民,但認為「一日喺呢個地方,我對呢個地方自己都有責任,會諗仲可以做咩去令香港好啲。或者生活喺度的人唔係個個都有條件離開,或即刻離開,(開餐廳)係咪可以令大家食得好啲,生活得好啲?」他指,開業短短一個月,已有好幾次有食客喺餐廳食飯餞行,「有我識嘅朋友,亦有陌生人,雖然係餞行,但可以喺度開開心心聚埋一齊,對我嚟講,已經叫做咗啲嘢。」

逝去的感情留不住 「唔想做怨婦」

朋友、舊同事改不了口,仍稱呼王利民為「主席」。有沒有懷緬過去當上市公司主席的時光?「人一定會懷緬過去,唔會對公司已冇晒感情,但要話畀自己聽,呢啲嘢畢竟已過去了。逝去的感情留不住。」王利民說,已刻意不看關於康宏的新聞,「公司唔好,我又唔想好似怨婦咁話抵佢啦;公司好,戥佢開心就更加唔會。係人之常情,所以話畀自己聽,康宏已經唔關我事,盡量用咁嘅態度去面對。」

他被離開後,康宏內部權鬥不休。控制康宏董事會的「台灣幫」富邦,和「深圳幫」佳兆業(1638)太子爺郭曉群互興訴訟,近日康宏的灣仔總部更被打爆玻璃。由於康宏對他的民事訴訟仍繼續,他未有多談當時公司內部狀況,但指當時無法預計得到康宏會落得如斯情況,「冇諗過公司嘅管治,喺大家都唔太理解嘅情況下,可以一夜之間無端端DQ晒,成個決策機制顛覆晒以前大家個套。 」

王利民是傳媒友好,有問必答。但這3年,他消失了在公眾眼前,亦沒有就康宏發生的種種回應。他表示,當時他無能為力,唯一可做是保障自己請律師,「以前我都好積極面對傳媒,但當時一句說話都唔可以講,對我嚟講係好大壓抑。有口難言,有理說不清,令我好難過。」

至於廉署,去年已控告曹貴子及兩名康宏前高層串謀詐騙,但三人全部脫罪,而王利民則未有被起訴。他指,廉署並沒有就事件和他再跟進。不過事件仍未了斷,他坦言心理上有負擔,但「最差時候都已過去,自己不應該再被呢啲事拖住我嘅新生活。」

有失亦有得 不做主席更能暢所欲言

他指,3年前起已再沒有跟康宏聯絡,對康宏這些年的經營狀況,一概不知。他自嘲,被踢走都有「好處」─不需要交稅,「可能成為全香港人最大嘅羨慕,我都無諗過有日會做到。我成日都話唔應該交稅畀一個咁嘅施政單位。」此外,亦令他在去年能暢所欲言,「果刻會諗好在唔再係上市公司主席。因為我嘅立場,同對事情嘅判斷同堅持,一定會講出聲。當時如果我仲背住一間上市公司,某程度好難去講一啲嘢,會好壓抑。但因為我冇咗個身份,可以有果句講果句,相對有更大自由度。」

有否想過重返康宏?他說隨緣,「大家仲講緊『台灣幫』、『深圳幫』,我依家最關心嘅係『泰國幫』,即係依家餐廳嘅同事。雖然只係一間小小嘅餐廳,業務同經營比起以前係微不足道,但我投入全部嘅精神同尊重。當年做康宏,都冇諗過會做到上市,我只會想做好間公司,今日都係。我依家開食肆,就係想人食好啲,食得開心啲,經營一個咁的地方就夠啦。」

-----------------------------

掌握理財智慧 感受生活品味

investMAN全新網頁 優雅登場

-----------------------------

部署退休 輕鬆達至財務自由

點擊即睇《退休理財天書》

-----------------------------

【全球樓行】 Dream House零距離

屬於香港人的移民攻略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關心你飯碗,貼近你生活,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