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交所提高上市門檻 業界轟趕絕本地企業 「只想招呼國企及獨角獸」

更新時間 (HKT): 2021.01.18 00:00
港交所(388)建議將主板上市最低盈利要求大幅提升最多兩倍,業界大力反對。

港交所(388)建議將主板上市最低盈利要求大幅提升最多兩倍,業界大力反對。上市公司商會認為,新措施是趕絕本地及中小型企業上市,「唔好淨係想招呼大型國企同獨角獸。」有本地保薦人及律師預計,每年將損失近30億元生意,料有機構因此倒閉。

港交所為打擊「啤殼」,2018年將主板上市最低市值門檻,由2億元上調至5億元,但當時未有相應調高盈利要求,直至去年11月底,才「加辣」建議修訂在盈利測試內的最低盈利要求,並提出兩個方案。

方案一是跟隨早前最低市值增幅上調1.5倍,最近一年盈利最低要求由2,000萬元增至5,000萬元,前兩財年累計盈利由不少於3,000萬元升至7,500萬元,3財年累計不少於1.25億元;方案二是參考1994至2019年恒指平均增幅,得出2倍的升幅,最近一年盈利須不少於6,000萬元,前兩財年不少於9,000萬元,3財年累計不少於1.5億元。

上市商會:不應忘記為香港服務初衷

上市公司商會總幹事黃明偉認為,上調幅度過高,未有兼顧本地企業的實際情況,「本地企業可能專注做本土生意,但香港市場就係得700萬人」,故建議應維持現有的上市盈利要求。

他指,港交所的前身為四大交易所,曾助無數本地企業上市及發展,因此港交所不應忘記為本地市場服務及以香港為根基的初衷,而且健康的市場應多元化,「投資者都要分散投資,但依家港交所似乎只想招呼大型國企同獨角獸。但佢哋集資後啲錢去咗邊?係唔會留喺香港,全部拎晒返去內地做生意、做科研,幫唔到本港實體經濟。」如果有公司出現違規的情況,港交所應執法,而不是趕絕小型企業上市。

律師:港交所「一竹篙打一船人」

衛達仕律師事務所合夥人孫志偉表示,諮詢文件已嚴重打擊本地企業的上市信心,認為港交所根本不歡迎他們上市,即使達到上市門檻申請,都擔心有機會被拖長上市審批程序,最終上市不成。

他坦言有客戶已打退堂鼓,其中一例子為本地初創企業,創辦人亦是香港人,原本計劃這一、兩年內在主板上市,但得悉盈利要求或會提高後,上市計劃已被打亂,已重新考慮是否應繼續上市程序,「一宗上市費用至少2,000萬,對中小型企業嚟講負擔唔細,但上市唔成就化為烏有。」

對於盈利要求已超過20年沒有上調,他同意需要調整,但認為港交所建議幅度太大,反建議最近一年盈利增加至不少於3,500萬元,前兩財年不少於4,000萬元,3財年累計不少於7,500萬元,比現有要求增加50%。

他指,近年市場有少數害群之馬,為「啤殼」上市,股價亦遭舞高弄低,但港交所不應因此「一竹篙打一船人」,從上市門檻扼殺本地企業上市,「眼中淨係睇內地,市場唔係得螞蟻集團,而且大型IPO唔係冇風險,超大型嘅都有政治風險啦。」

本地保薦人:少60%IPO 4年損失過百億元

反對者還包括前上市委員會成員Julia Charlton,其律師事務所更代表10名企業融資顧問提交諮詢回應,指港交所多年為特定行業,例如生物科技股、第二上市的超大型中概股給予上市要求豁免,令以中國為主的企業得益,但另一方面卻拒絕本地及內地中小型企業上市,做法不明智,亦令規模較小的科技公司及創新型公司喪失上市機會。

該團隊傾向維持現有要求,但港交所若堅持上調,則建議最近一年盈利增加至不超過3,750萬元,前兩財年最低要求為4,000萬至5,000萬元。該團隊同意,目前5億元的市值要求與最低盈利要求「脫節」,但認為解決這問題,應是考慮降低最低市值要求至不少於3億元。

此外,該團隊指方案將嚴重損害香港金融業發展。諮詢文件顯示,方案一及方案二將導致2016年至2019年期間分別有59%(437家)及65%(486家)的申請不符合上市資格。該團隊指,以每宗IPO平均上市費用(不含包銷費用)2,500萬元計,相關專業上市團隊在該4年損失逾109億元,平均每年27.3億元,而且還未計算包銷商及券商蒙受的影響。

前景不明朗 或有企業結業

孫志偉有逾20年的企業融資經驗,專門就香港上市IPO提供法律諮詢。他表示,雖然本港IPO集資額排名多年名列全球三甲,但小型企業上市宗數年年減少,專做「細刁」的保薦人及相關上市團隊本身已競爭非常激烈,相信若港交所最終落實建議,只會令情況雪上加霜,上市參與者的生計及前景不明朗,甚至有機構因而倒閉。

他指,近年在上市過程中,切身感受到港交所不太歡迎小型企業上市。申請上市的企業,需要回答上市科的提問,這一問一答過程以往一般進行三輪,就會有上市申請結果,但最近有申請人回答了5至6輪問題都未能過關,因此行家們都心中有數。「你會覺得港交所好似戴咗有色眼鏡去審批,覺得細公司等於啤殼,但事實唔係咁。」

據了解,港交所曾向市場作非正式諮詢(soft consultation),但諮詢對象為少有承接小型IPO的大型投行,有業界人士認為是「問錯人」,「大投行做開大刁,盈利加到10億都無所謂啦。」

David Webb:小公司迫流亡海外

港交所前非執行董事David Webb亦反對調高上市門檻,指港交所擁有壟斷地位,有社會責任容納所有能滿足上市要求的的任何公司,但新建議令規模較小的公司別無選擇,只能被迫「流亡海外」。

港交所2018年調高市值要求至5億元,但事後發現有新股估值過高,市盈率更遠高於已上市的同業,但上市後未能達到申請上市時所提交的盈利預測。黃明偉稱,這是調高市值要求的後遺症。「新經濟公司PE(市盈率)大,你又唔覺有問題?但本地企業PE高啲,就是問題?港交所喺呢方面似乎有偏見。」

David Webb則認為,上市門檻與企業管治及投資風險無關,「上市前有盈利的公司可事後虧損。主板每年都有數百家企水錄虧損,部分更連連虧損。但港交所不會要求她們轉往GEM。只要它們符合披露和監管要求,投資者仍可以自由投資。」

諮詢將於2月1日截止,港交所預期新規定不會早於今年7月推行。同意提高上市門檻的立法會議員(金融服務界)張華峰認為,疫情仍肆虐,亦未知何時結束,因此現時不是合適時機,建議延遲最少一至兩年才實施相關建議。他稱,增加盈利要求無助杜絕「啤殼」活動,認為港交所應做好監管,才能治本。

本地企業轉投GEM 非解決辦法

對於有意見指,不符合新上市要求的企業可到GEM上市,各受訪者均表示不可行。上市公司商會總幹事黃明偉直言,「GEM is not the answer」,認為近年GEM的上市宗數、交投及形象都很差,上市認受成又低,不認為原本打算在主板上市的公司,會願意轉往GEM上市。他認為,提高主板上市門檻前,應先改革GEM,增加其吸引力,以提供一個合適的平台供小型企業上市,「唔係你要佢哋去邊?」

衛達仕律師事務所合夥人孫志偉亦表示,若港交所打算藉此活化GEM,恐是一廂情願。他解釋,除了因過往股價插水累積而來的形象問題,2018年GEM的改革亦「半天吊」,其定位不清晰,去年GEM僅有8宗,比上年減少一半,可見該板規模將愈來愈小,但GEM的上市費用與主板相若,轉主板的成本和新上市又差不多,因此根本無誘因吸引公司到GEM上市。他相信只有少部分一定要上市的公司,才會退而求其次在GEM上市。

Julia Charlton團隊認為,若要將GEM發展為適合小型企業的可行替代上市平台,需要對其上市流程及上市要監管進行徹底改革,包括恢復「轉主板」的簡易程序、刪除GEM發季度報告等要求。

-----------------------------

掌握理財智慧 感受生活品味

investMAN全新網頁 優雅登場

-----------------------------

部署退休 輕鬆達至財務自由

點擊即睇《退休理財天書》

-----------------------------

【全球樓行】 Dream House零距離

屬於香港人的移民攻略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關心你飯碗,貼近你生活,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