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魚手札】我能為中大同學做的兩件小事 - 渾水

更新時間 (HKT): 2021.01.31 02:00
■如校園再生衝突,中大校方不會保護你,更不會息事寧人,而是找警察。受傷害的,最後也是同學。

代表極權、着住西裝的中大校友,指師弟妹行為卑劣,說他們是暴徒;校友也有很多種,一樣米養百樣人。新聞上見到中大同學再次受到傷害,作為師兄的我很痛心,也覺得無能為力。

最近我旁聽哲學系張燦輝教授講海德格的課,提到existential crisis這個字,很中二,也很警世。我們現在面對的存在危機感更濃烈,比2014、2016年濃;因為我們面對的不單純是空虛和意義失落,而是整個社會價值觀崩潰、是非對錯不分,有正義感的人不敢出聲,沒人捍衞公義,靠邊站的人成平庸之惡。

哲學家沙特的學生曾問,應該上前打仗還是在家照顧母親。面對兩難,沙特答案是:「你是自由的,你自己選擇。」聽起來有點不負責任,但在價值崩壞的社會,你是你自己的主人,旁人不能多說甚麼。

認清事實,國際形勢已變,拜登對華政策很清楚,就是Strategic patience,即綏靖政策復辟。成事需天時地利人和,天時地利都不站在你一方;如校園再生衝突,中大校方不會保護你,更不會息事寧人,而是找警察。受傷害的,最後也是同學。

是的,我是來勸架,勸你們棄甲曳兵。比起爭一時長短,我希望大家冷靜。當整個世界都在Strategic patience,我們只能跟着。同學也要記住,被甚麼人出賣,很多所謂國際線不停代表你、代表港人,支持拜登、支持警暴,在國會山莊暴力鎮壓。他們支持的偶像,是今天迫使你們要Strategic patience的人。

我只是一個滿身銅臭的中大師兄,能做的東西不多,第一件是提供就業機會;我現在聘請助理,沒特別要求,中英能力正常就可。如剛畢業的中大同學走投無路,前路茫茫不怕辛苦的話,找我。

一年前,我自掏荷包弄「自由人獎學金計劃」,已派出數十萬獎學金,今年繼續,這學期先派8萬元;與其在港掙扎對抗,倒不如往外走一走,增廣見識。如在讀同學已有exchange offer或在外地進修的offer,想分擔外地生活壓力又是唸人文學科的話,找我。

放心,我明白部份同學對中文大學校方已失信任,整件事不涉及校方,沒有甚麼行政程序,反正是我自掏荷包。歡迎email: muddywaterscholarship@gmail.com,門永遠為你們打開。

渾水

fb.com/muddydirtywater

關心你飯碗,貼近你生活,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