魑魅魍魎︱「我討厭政治」漸變「我討厭新聞」(十一少)

更新時間 (HKT): 2021.02.20 17:19
法新社
(蘋果新聞網)

西方和中國對傳媒和資訊的重視程度一向不同,近日就見到外國如何保衛媒體,中國與香港則選擇陰乾媒體,沒法子,廢官眼中的媒體報導總是逆耳,唯有把媒體當作敵人看待,自己才會感覺良好。

澳洲日前通過新法「新聞媒體議價法」(News Media Bargaining Code),強制要求科技平台未來如果連結至新聞內容,就必須付費給新聞媒體使用媒體內容付費,目的當然是要替傳媒,把被互聯網搶走的廣告份額,用另一種方式補償。

10年前紙媒掌握澳洲八成廣告市場,但因為使用科技平台投放廣告更精準,廣告商自然慢慢地把預算調撥至Google、Facebook、YouTube等科技平台,大大蠶食媒體收入,今次澳洲政府用行政手法去打救傳媒,可算是為經營狀況日漸衰落的媒體打開一扇窗。

媒體資源越多,自然能夠發掘更多好報導。雖然有評論把背後的澳洲政壇與傳媒集團的關連耐人尋味,更形容坐擁新聞集團梅鐸就與澳洲保守派過從甚密,現時的總理和財長也是受益於傳媒吹捧才登上政位;不過這種說法站不住腳,有盲點,因為這項陰謀論的前提是假設媒體沒有操守、沒有中立性。(縱使外媒圍攻特朗普一役實在食相難看)

我地盤,我規矩。澳洲的做法當然惹起Google和Facebook不滿,但到底這是誰的地盤 ,科技企業就有不同看法,最終前者妥協,後者則「unfriend澳洲」封殺當地傳媒,做法非常大膽。

Facebook就聲稱,澳洲只有4%用戶在平台上看新聞(信不信由你),新聞相對不重要,反問去年澳洲媒體靠着Facebook取得51億次點擊,折合價值約4.07億澳幣,如果媒體不同意這項「交易」,為何不停止張貼內容?語氣似曾相識,霸氣十足,。

回到中國和香港,在坐擁14億人口的中國眼中,資訊非常廉價,文章總是抄來抄去,就連國家級和巨企的官方回應也未必會陳述事實,又怎會吸引到讀者去付費閱讀,舉一個例子,去年底《財新》付費訂戶才51萬,人數比不上只有700萬人口的香港下的《蘋果日報》(香港人厲害吧),就看到中國對於媒體或付費資訊的需求有多低落。

不過香港人已由「我討厭政治」進化成「我討厭新聞」,儘管傳媒界發生一單又一單「白事」,香港電台編採人員成被藍營狙擊、《蘋果日報》繼續被瘋狂盯上、警察修改通例變相新聞處發牌警封殺網媒和學生記者⋯⋯相信不少香港人不但無咁好氣,還會想把新聞屏蔽,倒不如專心食買玩,做港豬,每天在社交媒體張貼食物、寵物、meme圖,來生再做中國人。

對於澳洲利用傳媒整頓科技公司一事,或許可以激發到廢官如邱騰華思考,東施效顰,先把自己最不喜歡的媒體清肅,繼而設立「愛國者傳媒白名單」,逼使在國安法下仍留守香港的西方互聯網企業,向愛國媒體繳交保護費,就能立下大功,既能為國家節省維穩費,也能西水東調,吃中國飯砸外國鍋。

十一少

http://fb.com/11mister

-----------------------------

掌握理財智慧 感受生活品味

investMAN全新網頁 優雅登場

-----------------------------

點擊即睇《Bitcoin投資入門手冊》

一書盡覽新手必讀資訊

-----------------------------

【全球樓行】 Dream House零距離

屬於香港人的移民攻略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關心你飯碗,貼近你生活,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