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禮物|地方雖然狹窄 使我們生活更親近(吳明德)

更新時間 (HKT): 2021.02.20 08:00

童年(1961-1970)

初到香港(1961-1962年),家裏一貧如洗,印象最深刻,就是父母和我們四兄弟一家只能租住在筲箕灣的一個牀位。雖然地方狹窄、擠迫,卻使我們生活得更親近、更融洽!

1963年,經爸爸的努力,我們獲分配到長沙灣廉租屋邨(即今日公屋),居住地方突擴大到200多呎,月租是80元。往後一年,我和二哥和三哥考進附近的政府小學,課餘時間,我們一起找工作幫補家計。大哥見家裡經濟拮据,所以便犧牲自己,連小學都無機會上便輟學到工廠工作,二哥亦只能勉強讀完小學便也要輟學到工廠工作。

1966年,二哥在「華生製衣廠」找到長期工作,三哥和我便在他的安排下而有機會做非法童工(當時的社會,非法童工是很普遍的);每當工業處來巡查有沒有童工時,老闆事先都意會得到,並通知我們一群童工暫避, 俗稱「走鬼」。

1967-68年間,我和三哥當時就讀小學四、五年級,每逢星期六、日、公眾假期及暑假,我們倆都到工廠剪線頭和當雜工。我們在工廠大廈的後樓梯級鋪上「雞皮紙」,席地坐下剪線頭,當年剪一打(12條)褲的線頭約有兩毫子;至於雜工就每天約有六元的工資,主要是負責傳遞車衣女工們要車的衣服,因為她們是專責自己車縫某一部份的工序,雜工則輔助她們將衣服不同部份匹配並安排傳遞,她們便能省卻時間,專注留在車衣間工作,提升生產力。

而我們每天需約工作10小時,還記得每日下午4至5時左右,也當我們有點兒肚餓的時候,總會有一位小販兩肩各挑起一桶紅、綠豆沙和麥米粥在後樓梯叫賣。三哥和我每天都掙扎着,是否兩人每人一碗或一碗兩份吃,因為當時一碗糖水需要一毫半子,如果每人一碗,我們需要剪多壹至兩打褲才能吃到。最終,我們每次兩兄弟只是買一碗紅一起吃。在這日積月累的日子裏,三哥和我也漸漸累積著濃厚的兄弟情!

工廠裏的老闆娘(洪太)對二哥、三哥和我非常好,她常將我們和她的兩個兒子比較,總是說我們非常「懂事和生性」。很多時候,她都會請我們三兄弟到她離工廠不遠的家裏吃午飯。有一天午飯時間,當我們到達她家裏時,她發現她的兩個兒子還在睡覺,便跟他們說:「你們還在睡覺,人家跟你們差不多年紀,已經上班開了幾小時的工啦。」

我記得當天的電視正在播映着美國太空人登陸月球的新聞。 屈指一算,這已是52年前的事了。

吳明德

資深銀行家,現職大學客座副教授

-----------------------------

掌握理財智慧 感受生活品味

investMAN全新網頁 優雅登場

-----------------------------

點擊即睇《Bitcoin投資入門手冊》

一書盡覽新手必讀資訊

-----------------------------

【全球樓行】 Dream House零距離

屬於香港人的移民攻略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關心你飯碗,貼近你生活,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BannerBanner